alexa

交大校長:台灣每天都在做小確幸 而且做過頭了

文 / 聯合新聞網    
2018-01-18
瀏覽數 35,550+
交大校長:台灣每天都在做小確幸 而且做過頭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每天都在做『小確幸』,而且做過頭了!」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表示,台灣從未鼓勵大學教授做最尖端的工作,每天「小鍋小灶」,要升教授只需要寫幾篇論文,卻沒有希望你變成愛因斯坦,沒有驚天動地的格局,在國際上自然不會得到深刻的認同;此外,研究型大學最重要的目標是製造「學產」落差,「學」要引領產業,而不是「補」產學落差的漏洞。

張懋中表示,如果台灣的大學要比一些世界頂尖學校,必須面臨到的最大難題是「國際認可」,而不是「發表了多少論文」。他認為,台灣的大學要比論文數絕對不會輸,但最困難的是被國際所認同的程度,例如「諾貝爾獎」。

張懋中直言,台灣只重視小小的進步,「人家有大發明以後,才在人家的大發明上,做一點小貢獻」,但是我們卻沒有顛覆性的貢獻。人家做大工,我們總是跟著人家後面做小工,「天天促成小確幸」,沒有驚天動地的格局,他認為,國內大學在國際競爭的時候,應該往這個方向來思考,也就是,「台灣應該發明未來」。

「大學最重要的是要成為偉大的大學」,張懋中表示,大學要辦得好,不是「相對的」,比較論文發表數量,然後給你一點錢,做一點小事,大家就都很高興,這些都是「小鍋小灶」。我們應該要問的是,有沒有把大學辦成一間偉大大學,他強調,大學的價值是「絕對的」,不是「相對的」,「比較」的東西都是無意義的。

張懋中說,「學界應該要走在產業的前面,如果沒有,這個國家前途何在?」政府不能要求所有大學解決產學落差,而是要鼓勵最好的大學製造「學產落差」。他直言,現在台灣時常在講產學落差,但他認為,如果「產業界」有需要的人才,應該告訴科技大學,以「解決問題」,而不該要求研究型大學製造人才,就為了「填」產學落差的洞,這樣就不對了。

張懋中說,研究型大學應該開創未來、發明未來,為國家創造新的科技和企業,才是最重要的。

他說,產業界出問題,學界要如何解決產業界的問題,這是第二等的問題。台灣的工業已經飽和,現在只是補漏洞、拖延時間而已;第一等的問題應該是,學界要怎麼領導產業界,往產業界以前到不了的地方發展。

此外,張懋中指出,如果跟MIT、史丹佛大學等學校比發表的論文數,「我們可能會超越」,但如果是比「有沒有世界頂尖的先驅者或領導人,台灣就差很多了」,他認為,必須從教育做根本改變,將來台灣才有可能出現先驅者或領導人,而不是像現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一間大學要做所有不同的事情。

「大學應該要分類」,張懋中指出,台灣已經很小,經費很少,人才不夠,但每一間大學又要做研究、教學、解決產學落差、善盡社會責任等等,這樣一來,很可能「利多必分」。

(本文轉載自2018.1.17「聯合新聞網」,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等教育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