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基因⸺取諸自然,還於大地

總編輯的話
文 / 王力行    
1993-05-15
瀏覽數 9,350+
基因⸺取諸自然,還於大地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過去,大家認為命運跟著星座走,現在,我們瞭解,基因才是人類命運的主宰。」發現DNA的華生博士(James Watson)回答美國時代雜誌記者。

四十年前的此刻,華生博士和另一位科學家法蘭西斯,克瑞克發現DNA的結構,揭開了人類生命之謎,解釋出遺傳的奧妙,也開啟生物科技行業的門。

遺傳,一直是人類探索的謎,為什麼人會有母親的金髮、父親的棕眼?母親、阿姨得了乳癌,是不是自己患癌的機會就大?

這些疑問在基因中找到了答案。基因決定遺傳,而基因要靠像密碼一般的DNA分子來下達指令,才能完成遺傳。

當這兩位諾貝爾獎得主發現DNA結構後,證實了遺傳學上的三種現象:

--複製,DNA分子可以複製,使上一代的特徵完整傳給下一代。

--交配,透過性細胞交配,DNA分子把父母特質,做選擇或兼容並納,傳給子女。

--突變,細菌在受到物理或化學刺激時,如X光、高溫等,會產生突變,DNA分子也會因此突變。

這個DNA重大發現,為後來的生命工程奠下基礎。

一九七三年,也是阿波羅太空船完成最後登月任務的一年,美國史丹佛大學生物學家進一步發現生物體能夠生長、運作和複製,是由於DNA中有三個遺傳密碼在下達指令。

只要能把甲生物體內的某個遺傳密碼成功轉放到乙生物體內,同樣的特質就可以在乙生物體上出現。

科學奇蹟 

依照這樣的發現,科學家在植物上創造了奇蹟。

一九七八年,西德梅爾博士孕育出一種地上部分結蕃茄、地下部分長馬鈴薯的,「蕃茄薯」;歐洲一群科學家還在研究,如何把咖啡樹發出的香味指令轉到豬身上,那麼豬臭不再,而豬肉有咖啡香了。

想像一下,過去只有在神話中出現的「牛頭馬面」,將來就極可成真。

所幸,這種怪異的基因工程目前只在正面使用。

在植物上,它培育新種,便植物抗病力強、營養更豐富;在人體上,它可能治癒疑難雜症,使人們罹患絕症而不再絕望。

醫學界發現,人類至少有四千種病是基因出了問題。困擾人們的癌症、老年癡呆症、氣喘,都和基因組合不健全有關;那些基因排列不同的人,很可能就是心臟病、精神異常的患者。

醫學界和科學界的合作,透過基因探測、基因移植,人類生命的歷史可以改寫。

三年前的秋天,發生在美國一位四歲女孩身上的故事,就是證明。

她得了「複合性免疫系統不全症」,小感冒就可能喪命。醫生發現她體內少了ADA基因。在注入一對ADA基因後,她可以上小學了。

科技與道德的拔河賽 


基因工程的突破,吸引大批嗅覺敏銳的企業,搶搭生物科技工業的列車。

美國孟三多化工公司投資買育種公司;艾利百合與必治妥藥廠收購生物科技公司;日本SONY公司研究生物晶片,連NHK都成立生物技術中心。

另一方面,道德與人類權益問題也出現爭議。

一位摩爾先生因癌症割除脾臟,研究人員把他脾臟中的某個基因取做治療愛滋病研究之用。他立即訴諸法律,要求分享利潤,因為「是我的脾臟」。

當母親測知肚子裡的胎兒會得心臟病時,她能不能墮胎?也成了科技與道德的拔河賽。

居禮夫人發現「鐳」元素時,她做了一個了不起的決定:任何人都可以用她的「發現」,她絕不收取分文。

李遠哲院士也曾經說過:我們都在無條件地享用先人努力的成果。

就連帶來這一場生命革命的華生博士,也很有感觸地說:「創造的奇妙沒有人能明白。面對無窮浩瀚的基因世界,手握新的治病利器的人,只有更謙虛才能帶給人類幸福。」

基因世界創造出人類幸福,它是否是一個取諸自然、還於大地的寶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