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港星改寫日本婦權史 懷孕照讀史丹福

文 / 一流人      2017-12-16
這位港星改寫日本婦權史 懷孕照讀史丹福


Attend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Education PhD program

無論多渺茫,也不要放棄千載難逢的機會。

「美齡論爭」成為婦權運動的源動力。有輿論的支持,國家成功通過了《男女僱用機會均等法》;學者和政治家更指出,日本需要有產休法例,以保護媽媽的產後健康和復職機會。

我的論點得到認同,還開始改變社會,右派更加不滿,對我的攻擊日漸惡化,雜誌以子虛烏有的謠言中傷我,希望打擊我的形象。

當時我除了在電視電台有十多個節目之外,還在大學講書,也是一個熱門的演說家,更為十多間企業當代言人,在社會有一定的影響力。我的存在,令反對我的人十分不舒服,成為他們的眼中釘。

「我們要趕絕這個中國女人!」「她只是一個貪日本錢的中國人!」聽到這些說話,我很傷心。

我明明嫁了日本人,日本是我的第二故鄉。

當時公司時常收到恐嚇信,但金子力都不讓我看。

有一天我回到公司,金子力不在。我拿起他桌面的信來看,其中一封寫著:

「陳美齡,你別得意!月黑風高的晚上,小心你的孩子!」

我打了個寒顫,發覺論爭已進入瘋狂境地。我緊抱和平,怕有人會對他不利。

論爭成為國際新聞,連美國的《時代雜誌》也報導了。有一位史丹福大學的教授看到報導後,通過共同的朋友聯絡我,希望與我見面。剛好有一間加州的大學邀請我去演講,於是我們一家人赴美,演講後順道到史丹福大學會見她。

她是一位十分有吸引力的女權經濟學學者。她細心聆聽我的話後,對我說:

「你應該來跟我進修男女學、經濟學和教育學。這樣你會明白為什麼論爭會發生,和如何改善婦女的情況,否則這個論爭就會只停留在一個藝人受到攻擊的程度。來史丹福修讀博士學位吧!對女人來說,有一個博士學位,特別有利的。」

聽到她的提議,我有一點驚訝。

難道她不知道我已經是一個媽媽?而且在日本有千萬份的工作等著我去處理,留學根本不是一個現實的選擇。教授把入學申請表交給我。

「考慮一下吧!你一定不會後悔的。但入學不容易啊,而且還有幾天就截止了。加油!」

我拿著申請表,回到酒店和金子力商量。

「史丹福大學!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先試試可否考得上吧!」

申請入學除了要寫論文外,還要在國際性的共同考試(GRE)中得到優秀成績。而且截止日期迫在眉睫,共同考試雖然可以回日本後考,但論文卻非要在一兩天內寫好寄出。我知道成功率很低,但本來就沒有期望,考不進也沒有損失,故決定試試看。

當天晚上,和平睡覺後,我用酒店的信紙,寫我的小論文。內容提及美齡論爭,表示希望研究女性的歷史經濟,及如何用教育推展平等和沒有歧視的社會。那天晚上我十分集中,一氣呵成,徹夜完稿。

我把申請表填好,連同手寫的論文和申請費,寄去史丹福大學教育學院博士課程新生入學部。

回到日本考了GRE,成績不錯,但仍然沒有多大信心能入學。

一九八九年春天,我收到通知書,考上了史丹福大學教育學院博士課程!

我喜出望外,覺得是找尋「美齡論爭」的真正意義的好機會。

但事情不是這麼簡單,因為同一時間,我發覺自己又懷孕了!

一邊上學,一邊帶一個孩子已是不容易,帶兩個孩子就更是難上加難,幾乎是沒有可能做得到的。我決定放棄留學,接受現實。

我打電話給教授:「對不起,我還是不去了。」

她沒有說話,過了幾秒鐘,她問我:「你是否懷孕了?」

我嚇了一跳,為什麼她會知道?

她繼續說:「很多女士都是用這個藉口放棄自己的夢想。你是否希望將來對你的孩子說,為了你,媽媽放棄了去讀博士學位?」

我答:「當然不想⋯⋯」

教授鼓勵我:「不要怕,在美國有很多父母都是帶著孩子求學的。放膽來吧!我們一定支持你!」

一九八九年九月底,我大著肚子,帶著兩歲多的和平仔,到史丹福大學報到,成為教育學院博士課程的研究生。加州陽光普照,校園氣氛開放,和平滾在草地上玩耍,跑來擁抱我說:「這地方真好!我喜歡這裏!」看到他的笑臉,我心裏的懷疑消失了。

我對著藍天許下了諾言:

「不勝不歸!一定要拿到博士學位,不能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

(首圖圖說:我的恩師 Myra Strober 引導我了解男女平等的構造。)


本文節錄自:《人生的38個啟示--陳美齡自傳》一書,陳美齡著,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出版。

關鍵字: 親子閱讀高等教育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