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世界的盡頭,南美洲最南端!

文 / 一流人      2017-11-25
站在世界的盡頭,南美洲最南端!


不管怎麼說,我們真的是很不聽勸。在路程長達三十二小時的巴士上坐到面目猙獰不過是幾天前的事,現在我們又搭上了一班路程超過十小時以上的長程巴士。為的是前往南美洲的最南端、也是地球的最南端,所謂真正的「世界的盡頭」─一個叫做「烏斯懷亞」的城市。實際打開世界地圖的話,就會發現位於最下方的城市正是烏斯懷亞。

這次旅行的契機完全出自於老媽崇高的挑戰精神,我們從北美到了南美之後,先是去了馬丘比丘,然後是烏尤尼鹽湖、佩里托莫雷諾冰川,一直不停往南走,某天突然發現我們竟已走過了長長的南美大陸,到了最南端的附近。我們的中南美之旅即將結束了,所以一直在煩惱要如何為這次的旅程畫上句點。而把地圖紮紮實實地看了又看的老媽,則說著都走到這裡了,總要去一下最南邊心裡才過得去啊,於是訂了前往烏斯懷亞的巴士票。老媽對旅行的熱情,一直到旅程的最後依然未熄。不過前往地球最南端的旅程畢竟不容小覷,烏斯懷亞是一個位在巨大島嶼上的城市,所以要先跨過海洋才行。巴士從智利邊境的小鎮─「蓬塔阿雷納斯」出發,停在麥哲倫海峽前,然後整台巴士被送上大型運輸船,連車一起跨海進入阿根廷國境,之後,又再度奔馳了好一段路。前後共花了十一小時,我們才終於抵達了烏斯懷亞。

海灘上立著一塊寫著「Fin Del Mundo(世界的盡頭)」的看板。走出巴士的時候本來沒什麼感覺的,一看見上面寫著「世界的盡頭」,胸口便緩緩升起一股感動。我們繞了地球一周,最後終於到了世界的盡頭,全身不禁微微顫抖著。

「老媽,辛苦了。真的很感動。」

「我兒子才辛苦吧,我們最後終於到這裡了呢。」

我抱緊老媽。真是讓人感慨萬千的瞬間,也是歷史性的一刻。六個月前從中美洲最北邊的國家─墨西哥開始的旅程,除了無法由陸路跨越國境,不得不搭飛機的巴拿馬──哥倫比亞區間外,我們只走陸路,趾高氣揚地穿越了整個中南美洲大陸。就算只計算我們移動的直線距離,也長達一萬三千公里,相當於地球周長的三分之一。兩人的年紀加起來有九十六歲,感覺繞韓國一圈都很吃力的母子倆,繼橫貫歐亞大陸後,又成功完成了中南美洲大縱走,雖然有點老王賣瓜,不過這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年過三十的兒子與超過六十的母親的組合,想必是史無前例的吧。

那些令人激動的瞬間迅速而鮮明地在腦海中浮現:從仁川跨到中國青島的那天、到達歐亞大陸最西側─羅卡角的那天、出發前往這次旅程的起點─墨西哥的那天,還有今天,我們抵達了地球最南端的烏斯懷亞⋯⋯抵達旅館之後,我們開了一個「only for us」的簡單小派對。

「媽,我們繞了地球一圈耶,還要去什麼地方嗎?」

老媽靜靜想了一下,然後回答:「嗯⋯⋯南極?」

「南極不是隨便誰都可以去的,就算能去也要接受非常嚴苛的訓練才行。」「也是啦⋯⋯」老媽說。

其實這個地方是離南極最近的城市,坐船的話,再航行一千公里就是南極了,不過是首爾──釜山來回的距離。因為未來的人生中恐怕不會再有和南極離得這麼接近的時候了,所以理所當然會有這種念頭,不過就像前面說的,南極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去得了的地方。但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查了一下,果然很不容易。去不了的原因有三個:首先為了適應氣候,必須事先接受訓練,一人大約得花上韓幣一千五百萬元左右,而最關鍵的是目前往南極的船已經全部額滿了。一聽到我在查南極行程就雙眼發光的老媽,也難掩失望之情。這位大韓民國媽媽失落的原因不是沒買到打折的五花肉,居然是因為沒辦法去南極,果然是我家的神奇老媽。沉默了一陣後,老媽迅速提出了非常精采的第二方案。

「那搭船到更南邊的地方看企鵝如何?」

這倒是非常值得一試。距離烏斯懷亞坐船三小時的地方有一個企鵝集體棲息的小島,每天都有船班出發前往那座島。

不管怎麼說,就算只多了三小時的距離,也算是往南多走了一點,離老媽的願望又前進了一點點。

隔天,我們登上了前往企鵝島的船。船上載滿了充滿冒險精神的旅人,抱著就算只有一點點也想更靠近南極的心情穿越比格爾海峽。航行中也經過了滿佈鸕鶿的島和躺滿海獅的島嶼,然而老媽的表情始終如一,她的願望是親眼看見只有南極才看得到的企鵝。船劃過茫茫大海,經過一陣稍嫌枯燥的航行後,我們眼中捕捉到了彼端遙遠的小島上正在動著的小黑點。因為距離太遠,沒辦法確認到底是鸕鶿還是企鵝,我把相機的鏡頭換成中距離,再把焦距拉到最近。驚!讓人不禁啞然失聲。是企鵝!那搖搖擺擺走過來的是真的企鵝!我先在悄悄在老媽的耳邊告訴她,然後故意大喊好讓其他人也聽見:

「哇!是企鵝耶!」

聽見我的聲音,所有乘客都跑到了甲板上來。接著人們開始不斷地發出驚喜的尖叫聲。雖然令人難以置信,但真的是企鵝。我和老媽到了南極附近,正在看著企鵝,不是養在動物園的企鵝,而是棲息在南極附近的野生企鵝;也不是十隻、二十隻,而是數百、數千隻的黑色企鵝覆蓋了這座小島。就像是祝賀我們的中南美洲終點之旅一般,無數的企鵝正歡迎著我們,讓人感動到幾乎要哽咽。好像沒有其他更完美的場景能為我們的旅行作結尾了。老媽似乎對沒去成南極也不感到遺憾了,正沉浸在感動中,身體輕輕搖晃著。這次的旅行真的是眾多不可思議的連續,僅僅一週的時間,就踏上了冰川、看見了企鵝。

我看向正為企鵝的姿態深深著迷的老媽,她不發一語地看著企鵝好一陣子,接著緩緩開口:

「源晙啊,這樣好像可以了。沒錯,這樣就足夠了⋯⋯」

我們各自背著一個小背包開始的旅行已經超過五百天了,在這期間徹底享受旅行,從來沒有提過要回韓國的老媽,說著:「這樣好像可以了」;毫無顧忌地遨遊世界,不斷出發前往下個目的地的老媽,點點頭說這樣已經夠了。

紅色的夕陽灑在回程的船上,我們的旅行也將在此美好地落幕了。

老媽的旅行筆記 #13

旅行正是細數過往、沉思自己的存在。

本文節錄自:《帶媽媽去旅行Ⅲ:中南美洲我們來了,這次的隊長是老媽!》一書,太源晙著,熊懿樺譯,EZ叢書館出版。

關鍵字: 旅遊閱讀親子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