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註定的那個他

文 / 一流人      2017-11-03
命中註定的那個他


不管從哪個層面來說,她都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之一,很有氣質,清淡出塵,知書達禮,溫良賢淑。

她並不是精神病人。我來見她,只是因為她的弟弟不放心,透過朋友找到了我,希望我勸勸她。

和我見面時,她穿著白色的薄裙,留著一頭長長的黑髮,就像是從古畫裡走出來的女子,她還給我泡了一壺茶,臨走前還送了我她親手燒製的紫砂壺。

那只做工精細的紫砂壺,如今已經是我最珍貴的藏品之一。

追求她的男人很多,向她求婚的男人也不少,但是都被她拒絕了。

她只屬於他,在等到他之前,她是不會嫁人的。她這樣對身邊的人說。

我:「他是誰?」

她:「那個定好了和我度過一生的人,只屬於我的人,而我也只屬於他。」

我:「妳的意思是,妳現在還沒有碰到讓妳心動的男人,是吧?」

她:「我碰過很多優秀的男人,讓我心動的男人也有過,但是他們都不屬於我,那不是和我緣定此生的另一半。」

我:「連讓妳心動的男人都不屬於妳,那妳怎麼知道妳的另一半是誰呢?」

她:「如果我見到他了,自然就會有感覺的。就像你走在路上,突然碰到一個人,覺得他很面熟,但是你又想不起來他到底是誰、在哪裡見過他一樣。」

我:「可萬一妳這一生也見不到他呢,難道妳就一直這麼等下去嗎?」

她笑了,就像是一朵緩緩綻放的海棠花:「不,總有一天,我會遇到他的。在遇到他之前,我會一直等他。」

我:「這樣的說法,最開始是誰告訴妳的呢?是妳母親嗎?」

她:「是的。但是我母親起初也是我的外祖母告知的。我們都相信一點。我外祖母最後找到了她等待了很多年的對象,我母親也等到了,她們一輩子都得到了幸福。所以,我想我也能等到他。」

我:「可是就算妳能等到妳說的那個男人,也許也需要很多年,也許妳要等五十年、六十年、七十年甚至八十年,說不定直到妳死的那一天他才會出現。難道妳一生幾十年就為了那麼短暫的一刻相逢?」

她:「是啊,仔細想想,那是很讓人悲傷。但是想到和他見面的那一天會有的幸福感,我想就算真的等了那麼久,也是值得的吧。幸福和等待,是成正比的。」

我:「可是妳的弟弟,還有妳的其他親人也替妳著急不是嗎?他們這麼關心妳,妳也得考慮一下他們的心情吧?也許主動去相親試試是個不錯的選擇。」

她笑了,笑得很溫雅:「不了,一切皆是命中註定的緣分,真正的有緣人,就算我足不出戶,只是等在家裡,也終究會找到我的,這就是緣分。這個世界上,太多太多的人都太心急了,他們都還沒有等到真正和自己命中註定的另一半,就匆匆決定了伴侶,到頭來也只是姻緣不合,或是移情別戀,或是琴瑟不和,最後落個勞燕分飛的結局吧。相親愈多,傷的人也愈多,我不去相親,也是因為不想傷到更多的人。」

我:「那妳見過有人找到命中註定的情人了嗎?」

她靜靜地笑著,抿了一口清茶:「除了我的外祖母和我的母親,我就沒有再見到過。也許只是因為我沒有見識更多的人情世故吧。我母親很早就對我說,上蒼在把我們帶到這個世上的時候,就已經給我們安排了命中註定的另一半,只要我們肯等,就終究能夠等到那個只屬於我們的人,得到他,我們就能得到無上的幸福,也因此不枉此生。這關鍵呢,就是要有耐心。大多數的人都在中途堅持不住放棄了,就將就著找了一個湊合著,那樣他們下半生都很難得到幸福的。」

看到我一副完全不信的神情,她又笑了:「其實,我已經見過他一次。」

我:「妳見過?」

她:「嗯。那是去普陀山的時候,上山路的時候,我向下瞭望,在人海之中,遠遠地看見了一個人,雖然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但是那時候我就知道了,他就是我一直在等的那個人。可惜我們離得太遠太遠了,後來任我怎麼回頭去找,都再也沒能找到他,他已經淹沒在人海中了。」

我:「那可真是遺憾了,如果那時候妳找到了他,也許你們那時候就已經在一起了。」

她笑著說:「沒關係,只要緣分還在,我們一定會在一起的。小時候,我母親帶著我去白雲觀看過一位算命先生,他是一輪迴道行高深的老道士,很受人敬仰,也從來就沒有算錯過,他親口對我說了,我終有一天會等到我的意中人的。」

我:「也許妳可以找找那位大師再讓他給妳算算。」

她:「那是不可能了,那位大師已仙逝多年。但是他算準了我父母因事故過世的年月,所以我相信他的話是不會錯的。我會繼續等下去,直到他出現。就像我的外祖母、我的母親一樣,雖然她們的一生並不長,但是她們都得到了幸福。」

我:「就算為此付出了一生的時間,妳也不後悔嗎?」

她:「不後悔。」

我本想用男女人口性別不對稱的理論來說服她,對她進行心理輔導,但是思索之後,我還是放棄了。我不想因為科學理論的機械式嚴謹而破壞了一個女人內心的浪漫與夢幻。

我告訴她弟弟,她並沒有精神問題,這只是她選擇的人生方式,總有一天,她會想通的,不必著急。

離開的時候,她很感謝我和她的談話,她把親手做的紫砂壺給我作紀念:「幸福和等待是成正比的。你現在陪在你身邊的人,真的是你這一生真正尋找的那個人嗎?祝願你終有一天能找到你真正的幸福。」

五年以後,我得知了她結婚的消息,我打電話給她的弟弟,祝賀他們,順便詢問她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她的意中人。

可是她的弟弟卻給了我失望的答案。

「沒有,她到最後也沒有等到她等的那個人。她一直都不肯結婚,可是她都過了五十歲了,再熬下去,連孩子也生不了。實在沒辦法,我們帶她去了終南山,找到了一位叫虛雲的高僧,那位高僧告訴她說,她等的那個人早已經先她一步去了,讓她不必再等了,來世如果有緣,他們還會再相見的。就是這樣,最後她才勉強答應了與人相親。」

我又問他,她對新郎滿意嗎?

她弟弟說,滿意是滿意,但是訂婚之後我就沒有再見她笑過。

掛斷電話後,我愕然,心中空空落落,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那晚,我看著壁架上那只依舊精美的紫砂壺,聽著窗外撲打木葉的雨聲,心中不由想起了《中華聖賢經》中所言:「百世修來同船渡,千世修來共枕眠。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

也許,對她來說,嫁為人妻的喜悅,也遠遠不如她在等待歲月中獲得的那些悲傷吧。

本文節錄自:《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一書,楊建東著,寶瓶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Jonatan Pie

關鍵字: 健康醫療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