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每週讀好書】
文 / 一流人    
2016-12-03
瀏覽數 389,500+
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本週推薦好書:《16: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作者:王美玉、午台文/時報出版

書籍介紹:

凱凱一身的傷,被關在禁閉室等死……

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少年清楚,卻已無聲……!

生前最後7天在桃園少輔院內的監視器畫面,不眠不休的看到結束,而他重病被扔進獨居的禁閉室直到死前的26.5小時無聲畫面,卻像發出了對這個世界最淒厲的控訴。

26.5小時,整整1天又2.5小時,監視器畫面顯示的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正在倒數他的生命,能想像一個身上有大片傷痕、病中孩子,無人照顧,活活等死的滋味嗎?……他竟似一個破布玩偶被丟在一旁,無人聞問……。

媒體形容買生枉死在桃園少輔院,有如一片悄然落地的黃葉,又被掃乾淨。讓監察委員王美玉決定立案調查……。

少輔院的曬豬肉、體能訓練、獨居房;矯正中學的霸凌、私刑;感化教育機構內見不得人,而且是習以為常的祕密與令人目不忍睹的陰暗面,在這本書中一一揭露!

書摘搶先看:

凱凱在晚上5點57分被送進急診室,已沒有氣息,但媽媽及阿嬤,卻是分別在6點07分,及6點42分,才接到桃園少輔院的電話,通知內容竟僅僅是急救中,隻字未提無生命跡象。不論家屬是否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縱使在接到通知的當下,奔赴醫院,面對的依舊是一具冰冷屍體,官方機構顢頇,莫此為甚!

凱凱媽媽約莫7點半先到了醫院,經少輔院人員告知孩子已亡故,她隨即打電話給凱凱阿嬤。阿嬤剛下班回到家,才想換衣服,再到醫院,卻被女兒的電話給嚇呆,手腳發軟,慌亂中,拜託姪子開車載她到醫院。

阿嬤紅腫著雙眼,雙手止不住顫抖地衝進急診室,一聲又一聲地喊著「凱凱、凱凱……」當時已晚上8點多,她慌張的身影,醫護人員一看,與少年長得神似,身材都高瘦,且哭得如此傷心,想必是少年的「母親」。上前詢問,是否是凱凱的媽媽?阿嬤忽而點點頭,忽而搖頭,一旁的姪子代為解釋,她是凱凱的阿嬤。

護理師說明病情,並拿照片讓她確認,只是阿嬤聽不進任何一個字,愕然地瞪視著孩子的最後一張照片,她無法置信自己看見了什麼:凱凱胸前的那片血海。

凱凱媽媽此時以幾乎聽不見的音量說,孩子在太平間。凱凱母親的怯懦,來自她清楚,孩子的死,會引來阿嬤的激動怒罵,此時此刻,她無言以對。

太平間,瀰漫死亡氣息,面對裝著凱凱遺體的屍袋,阿嬤除了心疼痛哭,什麼也做不了,一旁的少輔院、葬儀社人員勸著,別哭,孩子會走得不安心。

少輔院人員述說,從凱凱到少輔院後,院長、主任、老師們都很照顧他,發生這種事,大家都感到遺憾,請阿嬤冷靜,冷靜後再來看孩子。只是這番言論,不講還好,一講反倒令阿嬤心頭一震,她要知道,凱凱究竟發生什麼事?

葬儀社的人員,打開屍袋,卻只露出孩子的臉,阿嬤要求整個拉開,怎知竟遭眾人勸阻,直說會打擾亡者。骨肉至親,如何能阻擋,何況心中疑惑愈擴愈大,她執意拉開屍袋,發現孩子穿著乾淨的藍色制服。

凱凱阿嬤不死心,她必須親眼看到孩子身上的傷,當制服被掀開之際,她終於忍不住驚恐與憤怒,撫屍再度哭喊,怎麼會這樣?

凱凱的右胸口至後背,滿是紅青紫色,夾雜鮮紅色斑點,血絲在皮膚底層,一絲一絲的透上來散開。桃園少輔院的人,沒人可以,更或許是不能,回答這位白髮人心底最沉痛的疑問。

凱凱阿嬤拿起手機,拍下孩子身上所有的傷,因為她知道,此時自己孤立無援,但她更清楚,不能讓凱凱死得不明不白,這是她這個做阿嬤的,能為孩子盡的最後一點心力。

拍完照,阿嬤與凱凱媽媽一同到最近的派出所報案。

可悲的是,一個年輕生命的消逝,不是在佛樂,或祝禱聲中,送他離開,而是在一群大人的爭執聲中結束。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少年清楚,卻已無聲,只希望這世上有任何一個知情者,或許在未來,良知未泯,能道出真相!

 —摘自16: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圖文提供:時報出版;瞭解更多本書,請上時報出版官網查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