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學生上最後一堂課 北醫大教授捐大體

病理學教授堅持教學到最後一刻
文 / 聯合新聞網    
2016-09-24
瀏覽數 204,100+
為學生上最後一堂課 北醫大教授捐大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生鑽研病理、研究病理、教授病理,在人生最終點,還把身軀捐給台北醫學大學進行病理解剖,他是北醫大病理科教授黃德修,日前因肝癌過世享壽86歲,今天他要為北醫、萬芳、雙和超過200名病理科醫師及醫學生上最後一堂病理解剖課,他也是北醫大首位捐大體做病理解剖的教授。

上「最後一堂課」前,全體與會人員起立為黃教授默哀追悼。

曾是黃德修教授門生的北醫生殖醫學中心主任曾啟瑞表示,黃德修教授「嚴格中有愛」,課堂上對學生要求很高,不點名、但用隨堂小考代替,沒達標準的學生,他也不生氣,但會把學生「請」到研究室去聊聊天、喝黑咖啡,以愛心「陪伴」學生讀書,解答學生問題,直到學生成績趕上進度為止。

黃德修教授作育英才無數,不少國內的大老醫師,求學過程中,都喝過黃德修教授請的黑咖啡,當時黑咖啡搭配苦讀陪讀的用心,讓學生點滴在心印象深刻;而如今黃德修教授離世,學生再度品嘗黑咖啡,黑咖啡的苦澀,喝起來嚐出更多甘甜與感恩。

曾啟瑞表示,黃德修教授不說重話,也不會罵人,但他與學生的「黑咖啡之約」,嚴格中帶有慈祥,即使不少學生喝了多年咖啡,後來在國內外都是赫赫有名的大醫師、大教授,回到學校來,還不忘探望黃德修老師,「若沒有感情,學生怎麼會來看老師?」

曾啟瑞說,北醫的橄欖球隊非常有名,黃德修教授也曾是北醫橄欖球隊的一員,教授也希望學生認真念書之餘,也應該多運動強身健體;而病理科壓力很大,師生互動熱絡,即使退休後,仍每天到辦公室來,也參加醫院每個月臨床病理討論,和學生互動切磋。

也是黃德修門生的台北醫學大學醫學院副院長陳志榮表示,黃德修教授在民國102年底發現罹患肝癌,且有好多顆腫瘤,已經不適合開刀,各院學生、醫生們紛紛建議各種最新療法,在黃教授自我評估後,都被拒絕了。

陳志榮說,黃德修教授當時轉述,病理科醫師最了解疾病的進展與病程,當時他的肝癌用什麼治療成效已經不大,因此他拒絕積極治療,並且著手開始自己留下病程紀錄,他讓學生知道肝癌在自己身上的進展,對器官的破壞與影響,以及藥物治療的成效如何。

黃德修教授過世前,仍交代家人要捐大體做病理解剖,為醫師學生們上最後一堂病理解剖課,直接讓學生看看罹患肝癌的病理組織如何,身為老師,他堅持教學到人生最後一刻,無限大愛,令人動容。

「最後一堂課」的上課學生們專心聽講。

「最後一堂課」的上課學生們專心聽講。

 

(本文轉載自2016.9.24聯合新聞網」,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