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文化傾銷攻防戰

文 / 賓靜蓀    
1994-03-15
瀏覽數 14,500+
文化傾銷攻防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卡車將巴黎第六區的聖傑曼大道封鎖,著名的法國大鼻子演員傑哈.德帕迪厄率領上百名電影工作人員和演員,衝進幾家電影院,搶出「侏羅紀公園」的影片膠捲,當街焚毀。警察趕到,已為時晚矣……。

這「大快人心」的一幕,只在大多數咬牙切齒法國人的想像中「上演」。真實的情況是,好萊塢導演史蒂芬,史匹柏的「恐龍」正橫掃全法四百五十家戲院,而「最後魔鬼英雄」的阿諾.史瓦辛格,也在另外三百三上家戲院展現他懲惡的冷酷手腕。

因此,當美國關貿總協GATT文化項目代表 美國電影協會主席瓦勒提指出歐洲媒體市場「歧視」美國產品的現象應停止、歐體要求電視節目五0%要歐洲製作的「配額」及補助電影工業等形式的保護主義必須消除時,立刻引發一場歐洲文化保衛戰。

電影業的保衛戰

德國「法蘭克福總論報」及法國「世界日報」,在同一天各以全版刊登一份由全歐四千四百名導演、演員及文化人聯名簽署的「文化例外」請願,抗議關貿總協將電影、電視等視聽媒體都列人規範。他們提出的論點是:電影不同於鋼板、起司等「產品」,它是藝術,具有和書籍、電視一樣儲存集體記憶、創造認同感的功能,因此應以獎金、補助金、貸款優惠等方式扶持及保護。

一九九二年美國對歐洲視聽產品(電影、電視、錄音帶等)出超高達六十一億馬克,而歐洲對美國的輸出數額,還不及十分之一。歐洲放映的九0%電影、三分之二電視影集,也來自美國。歐洲人不瞭解,在這片早已被美國占據的市場上,美國人還要求怎樣程度的開放?

許多歐洲人擔心,歐洲文化和多元主義已瀕臨末日,認同和精神已遭摧殘,歐洲人的想像力即將受控於美國加州比佛利山的「電腦心理設計師」,好萊塢的「獨裁時代」即將開始。

歐洲電影工作者的這種危機意識,有其現實因素。所有歐洲重要的導演,不論是法國的楚浮、高達,德國的法斯賓達、溫德斯,英國的彼得.格林威,都是靠各國或歐體的補助金,才完成他們的作品。沒有補助,就沒有歐洲電影文化。因此關貿總協的反保護、自由貿易原則,自然直接影響全歐電影相關人員的生存。

在這場文化保衛戰中,反應最激烈、也居於領導地位的是法國人。上至總理巴拉杜、前文化部長賈克朗,下至在德國教法文的女老師,都「義正詞嚴」地反關貿總協。

法國名社論家杜哈瑪在其新書「法國人的恐懼」中,直指法國人「對現代社會所提供的一切,不論是都市化、移民或民主制度,都心生恐懼」,尤其擔心法國經濟的未來,因此特別要保衛高盧主義的精神,亦即在保護經濟的國家主義之上,再加進反美主義。政治家在被迫放棄農業補助的堅持之後,轉而另闢文化戰線。

法國人文化自覺高

只要回顧電影發展史,就可看出法國人的文化自覺及優越感,不是沒有道理。一八九五年三月,法國人盧米耶兄弟在里昂拍攝人類第一部電影,同年十二月在巴黎首映;全世界第一部卡通動畫片,是在法國完成的;五0年代,巴辛、楚浮、高達等人在法國「電影筆記」雜誌上,揭櫫「作者論」,強調主導電影藝術價值的,是導演的個人視野,而非編劇,對世界影評產生革命性的影響。

到今天,法國是全歐第一大電影國(世界第二),製作最多電影(三倍於英,二倍於德、西),法國觀眾最愛看電影(每年平均二、一次),全法有四千四百家電影院,也居歐洲之冠。柏林自由大學戲劇系的德籍教師蕾納特.黑爾可,在看完二月的柏林影展後表示,法國是歐洲真正有電影文化的國家。

法國也是補助歐洲電影的「金主」。歐洲國家每年以二十億馬克補助電影,其中一半是由法國發出。法國的國家電影中心,更以每年五億馬克預算,主管電影製作、買賣、進出口及廣告,即使娛樂片也可獲得支持。

歐體多項「極為複雜、只有少數官員能窺全貌的」電影輔導促進計畫,對象甚至涵括北歐、東歐及土耳其。各項計畫的目標是維持歐洲電影在主題內容及藝術形式上的多樣性。

「所謂歐洲電影,是用歐洲的資金、歐洲的人員和技術,拍攝歐洲的題材。」在德國科隆有一家個人電影工作室、瑞士籍的年輕導演杜畢尼,以自身經驗及理念,一點也不激情地分析:「美國電影由私人片廠支持,出錢老闆一定也希望賺錢,因此拍片前會先考慮觀眾的需求。」

然而,以理念、藝術性優先的歐洲電影,都不敵掌握全球影片租借、發行的美國華納、福斯等大片商及其下院線布出的市場強勢。被稱為「美國唯一重量級對手」的法國電影,只占其法國市場的三五%;國外發行除在日本尚有生存機會之外,只能在美國紐約曼哈頓的實驗、藝術電影院中放映,全球觀眾不過十萬。德國影評人基爾伯形容,「歐洲就像一條人工培養的金魚,把它丟到大海中,只有被鯊魚吃掉的份。」

歐洲媒體的弱勢,在電視市場上尤其明顯。私人電視台急速增加,對電視影片、影集的需求也大增,只有在本國市場已賺回成本的美國影片,才能廉價銷售其電視播映權。如果沒有歐體五0%的配額,歐洲的「小銀幕」也將「淪陷」。

「好萊塢無罪」?

平心而論,美國得以「文化傾銷」的真正原因,是美國國內市場夠大,電影工業的一則鐵律是:電影製作費不高於本國市場的售價。總人口數本來就高於歐洲各國人口的美國人,又較法國人、荷蘭人、德國人都愛看電影。一部平均製作費為四千三百萬馬克的美國片,在其本國市場就已可收支平衡。

另外,姑且不論品質優劣,美國電影的強處,在於其內容簡單、具有全球性。一部好萊塢電影可以使義大利人、波蘭人、德國人都瞭解,甚至感動,再加上其全球性的行銷、廣告,自然勢不可擋。

認為「好萊塢無罪」的歐洲文化人則認為,補助使得歐洲電影完全與市場現實脫節,完全失去競爭能力,愛之適以害之。而在衛星時代,堅持電視配額也沒有太大的意義;儘管法國禁止美國CNN泰德透納的TNT卡通頻道網,但是該有線電視網由倫敦透過ASTRA衛星向全歐播放,法國觀眾仍可收視二十四小時、百分之百美國製的卡通及娛樂影片。

去年十二月,為了容許討論七年之久的各項關稅協定順利過關,美歐同意將視聽媒體列為例外項目。法國總理立刻宣布這項「勝利」,法國的電影製作人協會,也已積極展開一項自由貿易對電影、電視效應的經濟調查,並吸收戰友。

目前,義大利、西班牙都有可能加入法國的文化戰線。宣稱絕不「投降」的法國文化部長,更大手筆撥出二千九百萬馬克,做為今後四年替法國電影打入美國市場的經費。

就在美歐各據其理的同時,「電影史上賣座最成功的導演」史匹柏,推出了他第一部探討歷史真相的電影「辛德勒的名單」(Schirder’s List)。開始時歐洲人對於這位前後以「大白鯊」、「外星人」和「侏羅紀公園」打破全球票房紀錄的美國導演,能否嚴肅探討二次大戰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這類藝術性極高、沈重陰鬱的題材均存懷疑的態度。

因此身為猶太人後裔的史匹柏,有意避開好萊塢,全片在波蘭拍攝,採用歐洲演員,最後在美國東岸長島進行剪接。他強調,「這部電影的韻律、邏輯、氣氛、品味都是歐洲式的!」

也許這部轟動的美國製、歐洲式電影,能稍稍紓解歐洲人的反美國心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