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陸調控台灣經濟

文 / 許彩雪    
1993-11-15
瀏覽數 8,600+
大陸調控台灣經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有一天,美國打噴喨,台灣不再跟著發高燒;取而代之成為大陸感冒,台灣就跟著咳嗽,那不只意味著台灣對外經貿關係的更張,更是台灣整體生存命脈的轉變。

最近兩岸經貿往來的現實面,似乎為這種更深沈的互動關係揭開了序幕。

從去年底開始,大陸經濟體這艘緩慢航行的大船開始捲浪調頭,逐步推行一連串的經貿改革。而在今年七月三日,由中共副總理朱鎔基宣布實施十六項宏觀調控措施而帶入最高浪頭。雖然最近,中共中央又為結束這一波宏觀調控營造氣氛,觀察家預測,到明年春天以前,用大陸的話說,宏觀調控即將「著陸」,台灣這邊卻才剛剛揉開了眼,瞧瞧究竟。

展開深層互動

從兩岸經貿關係大幅發展以來,台商似乎是第一次全面浸染在中共的整頓風潮之下,隨著這一波起落,一些思考台商生存危機的人不免擔心,會有多少台商受其波及?幅度有多大?會不會「株連」台灣本身?

答案似乎憂喜參半。

經濟部投審會宣稱,從七月開始,台商對大陸投資申請案有逐月下降的趨向。主管兩岸經貿的行政院陸委會急忙抓緊時機,放出台商營運困難的訊息。

確實有些不利台商的政策和現象出現。

從事大陸經貿多年的濟東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崔中分析,台商如果是獨資、外銷導向,受波及較小;內銷導向者就會受較大影響;既合資、又做內銷,影響就更大。

據大陸傳回來的消息,房地產業者受衝擊最直接。業者透露,許多原本談好的抵押貸款,因為大陸金融緊縮而遭取消。匯豐銀行海外投資部經理蕭世棋也觀察到,一些建築商回頭向台灣的銀行申請貸款,而台灣各銀行雨天收傘的結果,造成業者資金套牢。

調控措施利弊參半

在大陸這波包含稅制、銀行制度、會計制度等的經濟整頓過程中,中央與地方權限的拉鋸戰,最讓台商擔心。許多地方單位當初滿口應允的法令或行政命令,因為中央下令檢查而失效。不僅使台商成本增加、銷售減緩,也已使未去的台商決定繼續觀望。

往來大陸十五趟、看過六十二家工廠的南僑化工董事長陳飛龍,就對中共將於明年初實施的新稅制感到不可思議。據他瞭解,中共新制把台商過去在地方所受的優惠都解除,並且還要追繳過去短繳稅款,對短繳者更將無限期地限制出境。過去陳飛龍就一直堅持,在大陸投資合同必須符合中央法令才安全,對最近大陸的變動,他更躑躅了。

另一方面,部有一些對大陸改革有信心的人士,把這些「感冒」朕兆歸諸投資必有的風險,反而從中得到前所未有的啟示;大陸市場經濟不會走回頭路,而且,中共透過調控措施改革大陸經濟體質,對外商有好處。

包括許多台商和研究兩岸經貿發展的學者都同意,大陸官方的宏觀調控是朝改善經濟體質、制度的方向走。就長遠來看,這對在大陸的台商是有利的。「投機活動把經營成本炒得太高了,整頓結果起碼讓大家喘了一口氣,」在廣東深圳郊外投資音響工廠已經六年的裕響電子董事長施毓龍表示。往來兩岸的台灣國際標準電子總經理毛渝南更肯定,中共調控之後,會有更多國家資源導向建設性的發展,「至少企業可以開始談策略、計畫,」毛渝南認為,短期的痛苦值得忍受。

「以後是走正規戰,外(台)商強的會愈強,」與大陸外商接觸頻繁的匯豐銀行蕭世棋做了註解。

無論如何,這波短期調控措施已使兩岸展開第一類接觸。

大陸經濟、兩岸經貿、台灣經濟,原本像是三個各自轉動的輪軸,如今都串聯在一起,彼此牽動。

經濟依賴問題浮現

加速的投資貿易活動,把三個輪軸串在一起。根據香港統計資料顯示,一九七八至一九八八年,兩岸經香港的轉口貿易增加了五十七倍;預估到今年為止,兩岸貿易將增加到一百億美元,約為一九七八年的二一三倍。而台灣對大陸的投資也同時快速增長,據中央銀行估計,到今年七月為止,台商對大陸投資累積總額已達一百億美元,是一九七九到一九八七年總和的一百倍。

這樣的數字讓台灣官方坐立難安。才不過一年以前,行政院陸委會憂心忡忡地宣告台灣對大陸的貿易依存度,突破一0%的警戒線;一年之後,陸委會新近完成的「台商大陸投資.對策信號」指標系統上,又急急閃著超過二十分的「過熱」信號。官員千般不願,但是商人的輕舟已過萬重山。

「動,是兩岸經貿唯一的現實,」一位研究兩岸經貿的經濟學者說。

就在這樣不斷推高雙方經貿層次的演變中,「經濟依賴」這一長程思考的問題,終於被迫匆促地提到檯面上來。

當大陸經濟整頓波浪傳向台灣這艘在旁隨波起伏的小快艇時,官方及部分學者不得不擔心大陸經貿情勢變動→兩岸經貿關係→台灣經濟發展的連鎖影響。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陳文郎就進一步分析,去年台商投資大陸約一0.五一億美元,占民間投資額的四.三九%。「以比例來看還好,但是這個trend會很快。」他不得不提醒,將來大陸的利率、匯率、物價等財政及貨幣政策,都會強烈影響台灣。陳文郎甚至引述野村證券的研究,預言明年台灣就會受到影響。

打開兩岸經貿的收支帳,從台灣這邊算,有些人認為,台灣在這幾年拿了好處。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高長統計,從一九七八年到一九九一年,兩岸貿易差額累計約一三五億美元。換言之,十多年來台灣從兩岸貿易中賺取了這麼多外匯。

由於對歐美出口減緩,對日貿易逆差又持續擴大,去年台灣對外貿易出超,由前年的一三三億美元降為九十五億美元,創下八年來最低紀錄。如果不是對香港一三六.四億美元的出超,將出現巨額赤字。

台灣處於劣勢

但是另一些人都有不同的算法。研究貨幣經濟的前台大商學系教授、現任玉山銀行董事長林鐘雄就持較保留的態度。他認為,如果把觀光、探親、置產、營運財務支援的外匯流失算進去,從一九八四到一九九一年,台灣對中國大陸的累積國際收支逆差在一百億至二百億美元之間。「兩相抵銷,我們對大陸的出超就不見了,」林鐘雄說。

回顧幾年來兩岸經貿發展的痕跡,兩岸的互賴關係已大幅加深(見表)。

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調查,台灣一些外銷產品如人造樹脂、飲料、紡織製品等,依賴大陸市場已超過二0%;少部分產品如漁類,依賴大陸進口的比例也已超過一0%。而大陸方面,紙漿、廢紙等產品,出口到台灣的比例也超過它總出口的一0%。

相互依賴,就相互影響。從經濟的角度看,轉機與危機仁智互見。

一九八八年,大陸曾經停止供應台灣急需的鋁、銅、生鐵等農工原料;一九九一年初,又減少棉紗出口量,都一度造成台灣市場混亂。

另一位經濟學者從實質面分析,目前到大陸投資的台商,九0%都屬水平分工;另外大陸台商所生產的產品和台灣同質的又占六0%以上,「將來產品回流台灣,對台灣本地產業會造成很大威脅,」這位才從大陸回來的學者擔心。

高長則另外發現,台灣每增加一美元出口到大陸,可直接、間接地誘發台灣各產業增加生產值二元左右。兩岸貿易對台灣產業關聯效果已愈來愈明顯。

也因此,在政府苦口申誡兩岸經貿過熱時,部分人士都提醒,「別忘記台灣是小經濟體,且希望GNP往上爬,」毛渝南就說:「兩岸經貿成長對我們的經濟有助益。」

從政治的角度看,則充滿了憂患色彩。官員和部分學者最怕負面影響大過正面,政治面影響又大過經濟面。

一些觀察者憂慮,台灣對大陸的依賴顯然比大陸對台灣的依賴要深,相對之下台灣就處於劣勢。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陳文郎在一次由中國信託主辦的座談會上指出,兩岸經貿關係快速發展,官方對衍生的問題卻掌握不住,這是目前台灣最大的窘境。

下一步如何走?

走過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吳榮義所稱的兩岸經貿發展「貿易恢復期」(一九七八年~一九八六年)、「投資恢復期」(一九八七~一九九二年)、和「內銷市場期」(一九九三年~);或經濟學者高希均拉長時間所看的「台灣生存期」(一九四九~一九七八年)、「台灣優先期」(一九七九~一九九二年),究竟兩岸經貿下一步要怎麼走?

吳榮義指出,兩岸經貿關係未來的演變,繫於台灣面對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所因應的策略;吳榮義和高長分析,未來的發展同時充斥利與不利的因素。

有利點包括:

.大陸經濟成長率如維持在七%以上達十年,台灣經濟可望維持榮景。

.大陸繼續加深與國際經濟互動關係,只要外來經濟占大陸經濟比例愈高,中共對台灣採取經濟戰略的可能性就相對降低。「中共必須考慮對台經濟制裁要付出國際輿論制裁、及台商不再繼續投資的代價,」高長指出。

.大陸經濟因為加入國際關稅暨貿易總協定、國營企業比例下降、產權多元化等,使市場化的程度加深,對台商在大陸的經營活動及拉齊兩岸經濟水平有正面作用。

不利點則有:

.台灣出口倚賴大陸,但大陸對外經貿持續成長,台灣占其整體對外貿易比重下降,兩岸經濟將失去對等、平衡。

.未來大陸總體經濟如果不能擺脫週期起伏變動,台灣總體經濟也會跟著不穩定。

.大陸進一步拓展國際市場,台灣在勞力密集的低價產品上,難以和其競爭,除非加快產業升級腳步,否則只有把市場一個個讓出。

台灣主動性不大

「有一天大陸可能把我們卡死,不是政治理由,而是經濟理由,」一位深人大陸研究大陸經濟發展策略的台灣學者提出警語:「不是誰當權的問題,而是經濟壓力的問題,經濟蕭條時,他就可能把門關起來。」這位學者強調不該慣性、情緒化地用政治理由去解釋大陸的動作。

國策中心研究員、台大政治系教授朱雲漢更指出,未來台灣在思考生存策略時,必須考慮中共漸進式的政經演變,成為國際大經濟體後,可能使台灣的機會空間變小,「可能只有七到十年,以後情勢會逆轉,也許永遠扳不回來。」

如何因勢利導便考驗著台灣。一些觀察家指出,台灣的兩岸關係應該放在全球的角度思考,跳開兩岸你輸我贏的小格局。

林鐘雄分析,要打破兩岸膠著關係,重點在國際局勢演變,但這「絕不是兩岸一廂情願的事,」他指出,世界主要國家都在摸索二十一世紀本國在國際政經環境上的定位,及與他國的互動關係;「我們要看他們怎麼動,從中找出我們的空間。」他無奈地認為,台灣在這方面沒有太大的主動性。

而加入聯合國及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等國際組織,是目前可以看到的官方行動,但是一般認為並未具體化。中共在國際上刻意阻撓是原因之一,「國內並不真的清楚自己要什麼?」朱雲漢認為,就台灣而言,經濟上成為跨國企業跳板,政治上維持與國際的多邊關係,這些是台灣的日標,而這些目標也正使兩岸政經矛盾更加惡性循環;而這個問題遲早要解決,兩岸才可能全面進行交流。「需要最高智慧來化解。」他預料,台灣當局遲早要將所有問題做成一個包裹議案,和對岸談判。

唯一的路是等待

敏感人士猜測未來一、兩年內,李登輝總統會對兩岸僵局有突破性的作法,「很可能是在第三地與中共領袖碰面,」立委林正杰表示。朱雲漢則預估會是在總統選舉、國軍二代武器更新之後、總統累積國內聲勢到最高點時,才有可能。在此之前,兩岸經貿關係只是繼續膠著。

兩岸經貿似乎唯有通過談判,在台灣和大陸互免脫離或兼併的猜疑之後,才能正常交往,並且以健康的心態開始思考長遠架構。

美國時代雜誌評論北京和台北的僵持時說,耐性是中國人性格的精髓,而實用主義也是。等待,也許是目前唯一的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