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們心中,到底還潛藏多少歧視?

從奧斯卡反思種族爭議
文 / 魯皓平    
2016-03-03
瀏覽數 31,500+
我們心中,到底還潛藏多少歧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6年,第88屆奧斯卡(Oscars)典禮正式結束,也許幾家歡樂幾家愁,但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終於成功鍍金成了眾人津津樂道之話題。但在風光背後,「種族歧視」一直是鬧得沸沸揚揚之爭議,有人批評奧斯卡獎「太白」,也有人極為黑人演出打抱不平。

綜觀這次奧斯卡獎所有的入圍人選,完全沒有半個黑人受到肯定。包含演出《震盪效應》(Concussion)的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的奧西亞傑克森(O'Shea Jackson),或《金牌拳手》(Creed)中的麥可B喬丹(Michael B Jordan)等,美國影藝學院(AMPAS)覺得他們的表現連入圍都沒資格?怪不得很多影迷們群起抗議。

不光只是黑人議題,亞洲影片或影星們也在此次奧斯卡獎全軍覆沒,包含侯孝賢執導、在坎城影展(Festival de Cannes)耀武揚威的《刺客聶隱娘》、香港電影《破風》、韓國電影《辣手警探》等,沒有一部亞洲電影獲得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肯定。

因此,在各社群網站上如Twitter、Instagram,出現大量「#OscarsSoWhite」貼文,不只外國人看不慣這樣的現象,連許多美國人自己都受不了,選擇為那些表現良好、卻不受肯定的努力演員發聲。

不過,就算有獲得奧斯卡提名,有時候劇中的角色似乎也隱含某種歧視存在。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在奧斯卡歷史上,有10位黑人女性獲得最佳女主角提名,但其中9名飾演的是無家可歸、弱勢、貧窮、沒有丈夫的角色,像是女僕、傭人、農婦或受災戶。

黑人男性演員雖然看似比較好,一共獲得20次提名,其中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獲提名奧斯卡男主角獎4次,有1次榮登影帝;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提名3次,薜尼鮑迪(Sidney Poitier)與威爾史密斯各入圍2次。

不過,在這些入圍的電影中,有15部涉及暴力或犯罪,不然就是遭到不平等待遇。

最令大眾耳熟能詳且深刻的,當推1999年的電影《綠色奇蹟》(The Green Mile),已故黑人演員麥可鄧肯(Michael Duncan)當時因此片入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那段在監獄上演的傳奇故事,探討黑人遭誣陷入獄的人性反思。

雖然在近幾年,的確不乏有黑人當英雄與主演的角色,但在潛意識中,黑人角色的弱勢與卑微卻是常態。

今年的奧斯卡黑人主持人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就在典禮上表示,「何必針對這屆奧斯卡?這是第88屆奧斯卡,也就是說,沒有黑人入圍已經發生差不多71次了。50、60年代發生這些事時,黑人沒有抗議。知道為什麼嗎?因為當時黑人有真正的議題要抗議。」

他說,「他們遭性侵、私刑處決,哪有時間關心誰贏得最佳攝影獎。當家人被吊在樹上,很難去關心最佳外語片得獎是誰。」

克里斯洛克講的很有道理,但他自己卻也不忘「歧視」一下亞裔人種。他找來三名亞裔孩童上舞台,把精通數學與童工現象當笑柄,揶揄這些孩子是會計師事務所的員工。

林書豪對此就大力抨擊,他厭倦美國人這種歧視亞洲人的心態。

《菜鳥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的台灣裔女演員吳恬敏、《臥虎藏龍:青冥寶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Sword of Destiny)華人演員岑勇康也對此大力抨擊。

如果把戰火從奧斯卡獎拉回美國著名影集《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上,在幾週前的最新劇情,飾演瑞克的安德魯林肯(Andrew Lincoln)與飾演黑人女武士米瓊恩的戴奈古瑞拉(Danai Gurira),兩人在劇情中被湊成一對,卻招致大量網友漫天的謾罵與批評。

單看膚色爭議的言論,「為什麼要配黑人」「看來他們想喝巧克力牛奶」「我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組合」等論調比比皆是,且絕大部份都是針對外貌上做批評。

事實就是,在這個我們認為種族歧視早就已經不存在的時代,許多人的潛意識中,還是永遠有這種刻板印象根深蒂固。

期待有一天,我們的社會能一如奧斯卡最佳導演阿利安卓伊納利圖(Alejandro Inarritu)在致詞時所說的,「我今晚很幸運,有人不聽你說什麼,只是看你的膚色,其實今晚可以證實,你的膚色和頭髮長度一樣,永遠沒什麼特別的。」

人人生而平等,沒有人應該因為自己的膚色感到卑微,就像出生在墨西哥的阿利安卓,用自身表現證明了一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