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課綱爭議看街頭公民課,台灣該怎麼上?

最好的機會教育
文 / 陳芳毓    攝影 / 陳之俊
2015-08-05
瀏覽數 12,550+
從課綱爭議看街頭公民課,台灣該怎麼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類歷史上的巨變,有不少始於學生運動。

以中國為例,建立民主與科學新中國的「五四運動」,是學生發動;「沈崇案」引發的學生反美潮,造成國共勢力翻轉;但50多年後的「天安門事件」,又幾乎撼動中國政權。

其他國家的學生運動更多不勝數。美國六零年代的反戰運動、日本「東京大學事件」、韓國「光州事件」、法國「五月風暴」,有的是不滿學校制度,有的是反對執政當局。即便現在,全世界每一處校園,仍有大大小小的抗議正在進行。

台灣今天的民主,也來自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

那是國民政府來台後的第一次大規模學生抗議。學生提出「解散國民大會」等四大訴求,與當時總統李登輝達成共識,開啟民主新局。

對現狀不滿、進而起身改變,是年輕人最珍貴的特質之一。

定規則的往往大人,規矩卻是年輕人在守,走上街頭,便成為爭取平等對話權的非常手段。

當意見被表達,改變就可能觸發。即使罷課、熬夜的只是少數,但當下台灣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受到那一代年輕人衝撞的影響。

為什麼,年輕人經常是劃時代改變的發動者?

因為尚未享受名利的甜美,所以不怕失去;因為還沒夾在老闆與部屬中間,所以沒有顧忌。即使成家立業後,大人們也會為高房價、補充保費等各自的不滿上街頭,只不過改革的熱情,難免要被替孩子換尿布、幫家人做晚餐等瑣事消磨。

25年時光荏苒,當年中正紀念堂前的野百合世代,現在已是電視機前看轉播的大人;而現在又有一批年輕人站在教育部前,為撤回課綱而嘶吼。

許多人酸他們是「屁孩」「被煽動」,所作所為幼稚、無意義,「乖乖回去讀書!」但是,如果只因為「年紀」就否定年輕人的一切主張,我們可能扼殺歷史改變的機會。

因為,社會運動不只是絕食與靜坐,還需要高度的組織動員力、壓力耐受力以及韌性。

太陽花學運時,年輕人席地而睡、與警方僵持,這還不是最驚人的;他們利用網路與科技社群媒體,運籌帷幄數位街頭戰的能力,才讓所有人見到:趨勢正朝年輕人的優勢傾斜,如此明顯,而且不可逆。

但必須要強調的是,這不代表年輕人永遠是對的。

因為熱情、憤怒、沮喪,使他們容易因為衝動而謾罵、甚至觸法,使一部分大人們感到反感。加上台灣特殊的政治環境,導致永遠有另一群台灣人認為,這場高中生抗爭,背後可能存在著政治人物與利益團體操弄,使得反課綱運動抹不去政治操弄的聯想。

然而,要因為這樣就全盤否定年輕人嗎?或是該因此更仔細檢視,究竟是什麼原因,使他們不惜一切要衝撞體制?

台灣學生運動愈來愈頻繁,世代之間要從中汲取何種教訓?達成何種共識?這一堂以社會為教室的公民課,是最好的機會教育。

我們不想一邊鼓勵孩子批判思考,一邊卻要他們閉嘴聽大人的就好;我們也不想教出只會說「我不知道」「隨便」的孩子,因為,那意味著對未來毫無期待。

永遠要給孩子犯錯、嘗試的空間,否則,創新永遠不會發生。大人的責任是引導與守護,引導孩子自主思考後採取行動,守護他們不要犯下無法挽回的錯。

不管哪一黨政治人物與團體,都應該用守護他們的心,想出最佳的解決方法。不該一味否定他們,更不可私心利用他們。

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終將老去;站在教育部前的孩子,正在長大。當數十年後,孩子們成為主導台灣發展的決策核心,將記起當年被如何地對待;而這,或許將左右他們決定用哪一種方式,對待下一代吧。

如果,能好好地上完這堂公民課,十年後的課綱,或許也會記上一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12年國教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