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再看《親愛的》:我們失去了什麼?

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文 / Ju Chung    
2015-03-09
瀏覽數 19,600+
再看《親愛的》:我們失去了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圖:趙薇這次罕見以幾近素顏示人,為演好農婦形象,把自己逼到絕境。

文|Ju Chung

陳可辛導演,趙薇、黃渤主演的《親愛的》故事改編真人實事,該片在去年在金馬影展上,趙薇憑農婦一角入圍了金馬影后,雖然最後沒有得獎,但是精彩的演出也讓影迷大飽眼福。

電影雖然像現實故事般,無法讓人樂觀,而就在陳可辛和趙薇來台宣傳的當天,卻爆發該片女主角李紅琴原型「高永俠」向陸媒舉報,稱電影部分情節並非事實,對自己造成名譽侮辱,不排除向製片方提告。此事來得相當及時,陳可辛也已代表劇組向該婦人道歉,後續事件有待追蹤。

《親愛的》觸及「打拐小孩」事件,包括黃渤在內的人物,都是樂觀的悲觀主義者,他們從不願意對這個世界放棄,不過痛失親人的痛苦,卻「時時刻刻都像千萬根針扎我在心上」,不僅恨自己當時大意,也恨這個社會過於冷漠。

當事人寧願相信,當法律失去評判,人們只能倚靠道德力量來譴責罪惡,甚至有時動了一絲念頭,「希望孩子賣到別人家,好過流落街頭」,而電影用冷靜和理智去堆砌出真實事件的兩面視角,不強行說教,而是讓觀眾自行體會。

圖:黃渤飾演的原型彭高峰,曾在自己日記中詳述尋兒的孤身奮戰之旅,雖遙遙無期,卻從未放棄。

中國大陸平均每年約有20萬兒童失蹤,至今在尋找的家庭有60萬。在《親愛的》中,最讓人難過的,其實是親情並非只來自於血緣,養育父母和親生父母之間所產生的差距,讓人在道德的選擇上感到茫然。一邊既是血緣關係,另一邊則是好心撫養的養育之恩,若是真正遇上了,也許真的難以取捨。

趙薇為戲演農婦扮醜,黃渤也滿臉苦相,兩人在拍攝該片時都不好受。黃渤一來跋山涉水尋親路,趙薇意外得子,卻還是感到「一半溫暖,一半缺失」。有時甚至讓我們相信,「失去的,好像遠遠超越所能承受的」。

黃渤角色的原型「彭高峰」雖然在失子3年後找回了自己的孩子樂樂,不過在離開親生父母一段時間的樂樂,一時間卻不認得自己親生父母,甚至對他來說,親生父母才是那個要「拐走」他的人。

黃渤日前接受雜誌專訪時也表示,自己是受到陳可辛和片中演員的誘惑,進而接演這部電影,「雖然這部電影的題材不像是大眾熟知和我常演出的類型」,在電影中,「失而復得」和「得而復失」兩者同樣辛苦,同樣難過。

黃渤說自己從來沒有挑戰過這類的角色,也說看完劇本的感覺是「非常害怕」,已婚的他,還說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完全無法想像,「因為短短幾秒鐘,整個人生和世界都跟著改變了」。

他還透露,有場要到山裡拍的戲,因為體力消耗,和小孩演員不熟,於是就把片中小孩換成自己孩子的名字,立刻找到演戲的感覺,好好「品嘗痛苦」。

圖:陳可辛導演作為香港導演「北上」(赴陸)拍片,《親愛的》讓他獲得更多矚目。

趙薇第一次看到《親愛的》劇本時不敢接,不過她因為很想和陳可辛導演合作,加上自己天生有想挑戰讓人跌破眼鏡的角色,像是之前挑戰《少林足球》的醜女,讚美導演一來會給演員意見,二來會讓演員很放心,沒壓力。

她更因戲讓自己素顏,還說自己如果愈漂亮,可能就愈不像這個人物,也不像這個環境中如此悲慘。她母親看到她的扮相,還笑說「這個弄得倒是挺真實的」,並給她鼓勵。

陳可辛導演則表示,這部電影是我的新高點,《投名狀》、《武俠》是他的投石問路,《海闊天空》算是他和中國大陸的一次契合,直到《親愛的》回到一種完美的狀態。嶄新的題材,讓觀眾看到一次「很不一樣」的他,透過峰迴路轉的故事,讓種種感情自我選擇,以及碰撞。

更多文章請至【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