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建平保家衛產

文 / 林蕙娟    
1992-11-15
瀏覽數 20,000+
陳建平保家衛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雄市議員李復興陪看陳建平到小港農會拜訪。「待會兒向大家介紹時,第一句先說這是議長的公子,年底要競選立法委員。」李復興叮嚀農會總幹事。

民國四十九年次、三十出頭的陳建平,一臉白淨書卷氣。在他出現的公眾場合,不乏年輕女孩、中年父兄竊竊私語:「他是誰?好英俊,結婚了沒。」

地方人士以一張白紙來形容政壇新人陳建平。他去年十月才回國,今年六月底決定參選、加入國民黨,沒有經過黨內初選,而獲報准參選。

但一提到陳建平的家世背景,這張白紙立刻變成一本內容豐厚的書。

他是高雄市議長、國民黨中常委陳田錨的次子。往上推,追溯到他曾祖父陳中和。

日據台灣時代以糖業發跡的陳家,購買的土地幾占高雄市一半。南部富商陳家與北部板橋林家、瑞芳顏家,中部霧峰林家、鹿港辜家,並稱近代台灣五大家族。

代代子孫活躍政壇

五大家族中只有陳家代代有子弟活躍政界。台灣光復後,第二代子弟陳啟清(陳建平的祖父)擔任過第一屆高雄市參議員、制憲國代、省府委員;實施土地改革時,陳家配合政策釋出大量土地,換公司股票,受當時總統蔣中正的重視,並寫信給陳啟川(陳啟清的哥哥),希望他參選高雄市長,陳啟川也順利當選兩任高雄市長。

此外,政壇聞人黃朝琴、谷正綱、邱創煥、張豐緒、陳奇祿、戴炎輝等,都與陳家有親戚關係。

「我們陳家人出來競選,常是別人要求的,」陳建平點出國民黨黨部偏好輔選政商實力強、容易當選的候選人。

這次陳建平人國民黨、角逐立委,就是高雄市黨部主委黃鏡峰找陳田錨詳談後促成。因入黨時間耽擱,錯過黨內初選的時機,也少了「多剝一層皮」的機會。參與黨內初選的市議員蔡媽福,因此抨擊黨工「抱富家子弟大腿」。

陳家過去的樁腳、鄰里長則扮演敲邊鼓的角色。每到選舉,總有一些人積極地找轎抬,著眼現實上,希望坐轎者當選後能為其化解大小問題。

而陳田錨預計在本屆市議員任期結束後,退出政壇。「父親周遭的朋友說,你扎根三、四十年,一旦退出,人脈就散,「高雄市大家長」必須有接班人,」陳建平說。

早在幾年前,陳田錨已考慮到政治資源的延續。最初希望推派長子陳建東競選監察委員,因與競選其他民代相比,競選監委不需動用太多的人脈與金錢,「以陳議長的名望與政治關係,安排陳建東當上監委毫無問題,」一位與陳家熟識的市議員指出。

然而修憲後監委選舉方式改變,陳建東不具獲遴選二屆監委的資格(資格為三十五歲以上、大專學歷以上,曾任省(市)議員以上、司法界、法學界或行政系統一定職等),陳家必須尋求替代方案。

陳家親友認為,若要參選立委,在形象上,瘦長身材、戴著眼鏡的陳建東個性內向、說話慢條斯理,不及弟弟陳建平外表瀟灑、談吐行止具親和力,更適合擔任立法委員。

長子情結

不少親友指出陳田錨有「長子情結」,本身就是長子的陳田錨也承認,一直將傳承政治香火視為「長子的工作」。直到今年五月,陳田錨內心矛盾,怕長子陳建東心理不平衡,遲遲不敢對外宣布陳家推出陳建平參選第二屆立委。

陳建東認為「父親多心了」。接管家族企業、欣高石油氣公司的副總經理陳建東,過去並不樂與媒體接觸,近幾個月,陳建東為了弟弟競選立委,已不排斥見記者,接受拍照,為弟弟造勢。

「我從來沒有想過從政這件事,」陳建平坦白說,過去陳田錨期望他能把大眾銀行經營好。他出國念加州大學財務管理,正符合父親對他的要求。

陳建平目前在大眾銀行擔任襄理。一位高雄記者認為,從陳建平「小小襄理」一職,可見陳家本來沒有要他參選立委的準備。「那裡像尖美建設推出的張智惠,大學剛畢業,二十三歲就是副董事長。」

雖然倉促表態,但陳家志在第一高票。「陳田錨比兒子還緊張」一位大樁腳說:「世家的家長輸不起。」

世家豐沛的人力、物力資源,立即彌補陳建平起步慢的不足。陳家仍是高雄市最大的地主,地方人士形容全市馬路旁的三角窗空地,十之八九屬陳家所有。近日這些空地都搭起陳建平笑容可鞠的大型看板,廣告效力之強,引起其他參選人忌憚。

大眾銀行的十樓立刻成為競選服務處,直到十一月初三多二路成立競選總部,助選工作人員掏出名片,大多數由銀行調來支援。

從政是為保固家業

許多高雄市南區的市議員也為陳建平助選。市議員李復興帶著陳建平到自家經營的電子公司發名片,李復興指著陳建干對員工說:「這次不是董事長競選(指自己),不要選錯人啊!」

陳田錨連任三次議長,與多數議員保持良好關係。一般評價他主持議會手法圓熟,常以輕鬆口吻化解議事廳裡不祥和的場面;此外,他樂於輸財,解決議員財務困難。

日據時代陳中和靠與日本人合作糖業生意發跡,受當地人不諒解,形象引起爭議。世代交替,一般評價陳田錨已非發跡祖先草莽形象,他世家子圓融溫和游走政商的姿態,在高雄市鮮少政敵。議長室裡,掛著陳啟清寫的家訓「以德為人」,陳建東解釋,「以德服人」有上對下的意味,不如反求諸己。

著眼現實利益層面,「議員也不願得罪他,因為陳家家大業大,有實力做後盾,雖然不發威,但別人不敢小看他,」一位當地記者觀察。

地方人士分析,高雄市陳家的政治企圖心不及王家,從政多少是為了保固家業,與經濟實力相輔相成。談到世家從政的意義,陳田錨搖搖手,表示「我們只是關心地方事務,不做官,」他曾多次婉拒中央官派他當高雄市長,「當官需要專才,民意代表還可以兼顧事業。」

問及政治與經營事業孰輕孰重?仍對經營銀行表露興趣的陳建平說:「應該事業擺第一。政治方面如果沒人脈、沒有財力擁護,沒有人會支持你。」

究竟「這張白紙」入主中央民代會有何表現,有待時間考驗。

本文出自 1992 / 12 月號

第07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