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澄社之變,知識之惑

文 / 林蕙娟    
1992-06-15
瀏覽數 14,450+
澄社之變,知識之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期能發出「第三種聲音」的學者,表達對政治社會的關心時,究竟該扮演定奪是非的裁判?為一方助陣的啦啦隊?或者,投入場內當球員,為自己認同的隊伍效力?

在台灣,這道是非兼選擇題,並不容易答得好,即使答得好,也難扮演得巧。

「知識分子聰明,但仍有智「障」,」一位澄社學者感慨,這「障」,摻雜著省籍、情緒、好憎、利害得失等因素,影響知識分子所言所行。

國內第一個知識分子論政團體--澄社--已成立三年;處在最混沌不明的民主轉型期,它的歷程也正像轉變快速的社會大環境一樣,在上運問題各答案裡變換迴旋。

近幾個月,澄社在調整角色;匯整成員發表在報紙專欄摘要;每月在北、高二市各辦一場演講;除了已出版「解構黨國資本主義」一書外,也準備將進行中的反核運動調查、廣播電視問題、土地政策等專案報告,出版成書。

「新的作法,其實是想更落實創社時定下的宗旨,」社長瞿海源解釋。這次轉變,被現為想把澄社拉回三年前的定位--一個「論政」、「超然客觀」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團體。

回歸原點的作法,是對過去三年反思的結果。澄社三年,幾樁具代表性的事件,似與原本宗旨漸行漸遠,使它備受爭議。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