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社會底層怒吼,揭發金融黑暗

台灣的「半澤直樹」在哪裡?

文 / 彭杏珠      2013-10-15
台灣的「半澤直樹」在哪裡?


「半澤直樹」儼然成為日本金融界的另類「廖添丁」。

短短10集戲劇,不僅創下平均42.2%的收視,奪下日劇收視冠軍寶座,在日本更颳起「半澤直樹」風潮,連在台港兩地也同樣受到觀眾吹捧。

半澤為何會同時得到不同地區觀眾的共鳴?

除了高潮迭起的緊湊劇情滿足觀眾「嫉惡如仇」的報復心態外,更重要的是,毫不遮掩地演繹出金融界的醜陋惡習。雖然戲劇難免有誇大渲染之處,不過半澤也確實代替了觀眾發出怒吼,說出了社會最底層的聲音,揭發了金融業「雨天收傘」的冷血行為。

這部戲的時空背景是日本經濟泡沫年代,距今已有20幾年時間。但是,20年後的今天,即便金融監管機制日益嚴謹,違法情事依然存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台灣也是一樣。不然,怎麼還會有廣三集團總裁曾正仁違法超貸、力霸集團王又曾淘空中華商銀,卻又逍遙法外的情事?

難怪民眾會私下感嘆:「小老百姓有抵押品都不見得借到錢,但掏空銀行幾百億的大老闆卻在海外吃香喝辣。」

令人氣憤的是,部分大公司更是吃定政府,仗勢著「大企業不能倒」的迷思,舉著「倒閉將影響數萬個家庭生計」的大旗,不斷從銀行搬錢,最終產業沒落,工廠歇業,員工還是沒頭路,而借貸出去的龐大資金早已化為烏有,追討無門,最終卻是全民埋單。

反觀中小企業呢?如同東京中央銀行常務大和田的行為一樣,他不僅違背借貸的承諾,更無視半澤父親的苦苦哀求,扼殺了一條寶貴生命。

對銀行員來說,捍衛銀行的權益遠超過對企業的協助,不管經營者多有決心,產品是否具有競爭力,只要預判將造成銀行虧損,立即斷絕借貸,甚至可以說話不算話。台灣有近九成都是中小企業,其中還有不少微型業者,相信多數經營者看完半澤直樹會有「心有戚戚焉」之感。

當半澤對著大和田說,「銀行員不是為了保護銀行而工作,而是為了這個國家的勞動人民而工作,我們不是為了公司和組織工作,即使對方企業規模再小,只要他們認真工作,我們就沒有權利踐踏他們的熱忱。」

這段話也贏得許多觀眾的共鳴。

但是,半澤畢竟是杜撰的人物,現實社會中,真的有可能會出現半澤嗎?

誠如大阪國稅局查察部統括官黑崎駿對著半澤所言:「國稅局是保護國民稅收的崇高職業,你們是自私自利、只會斂財,骯髒的放貸人」黑崎駿的話某種程度也真實反映了民眾的心聲。

這幾年,銀行不斷編列預算作公益,努力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經營者與其砸大錢刊登廣告,美化形象,還不如要求行員效法半澤,多花點心思,向需要幫助的企業伸出援手。畢竟金融業不同於一般行業,就像半澤對伊勢島飯店社長湯淺說,「沒有醫生會對有希望的病人見死不救

期許,台灣也能出現這樣的「半澤直樹」!?

關鍵字: 金融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