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耶路撒冷…啊,別為我哭

文 / 劉育東    
2013-02-26
瀏覽數 52,150+
耶路撒冷…啊,別為我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從小琅琅上口的永恆旋律,好像告訴世人,一座城市如果有災難,就應該用哭泣二字。以前知道以色列建國,最近又知道巴勒斯坦建國,兩族在同一塊土地建國,崇拜同一座聖城。有時看猶太屠殺、十字軍東征、回教聖戰的電影或新聞事件,沒有任何能力評價,只能心裡默想:「耶路撒冷,別為我哭泣。」

我曾受邀到以色列理工學院(Technion)短期客座,那是一所培養過3位諾貝爾獎得主的最高學府,到了以色列就會知道他們小國的生存之道就在創新,而且是運用古老歷史與悠久文化所激盪出的「創新」。科學家們除了「必須」發展飛彈與戰鬥機以外,也研發完全不需石油的太陽能汽車;工程師們除了「必須」發展軍事通訊軟體外,也研發都市成長與建築工法的軟體;農業專家們除了「必須」發展屯墾區擴建技術外,也研發「真能」造福人類的沙漠省水灌溉科技。

以色列創新力源自歷史與文化

這些創新的動力,來自4600年來以色列人持續求生的歷史與文化。這讓我想起人工智慧之父赫伯特賽門(Herbert A. Simon)教授,在創造力課程中告訴我們這些學生:「創造力除了需要個人的才智與毅力外,經常與民族性、持續性、文化性有關。」

由於我規劃過新竹舊城(當時我要求一切規劃只為都市空間、絕不要商業活動),結合清代城門、日本殖民時代建築、現代科技空間,新舊交融、從傳統中找創新。

教授們帶我到古羅馬時代的凱撒利亞港參觀,書上曾讀到的考古遺跡,有當年最大商港、港邊大型競技場、溫泉浴場、圓型劇場等等,遙想當年,商業、娛樂、藝術、音樂,盛極一時。我「依例」憑弔歷史古蹟、感歎蒼涼人生之時,竟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面,就在遺址裡面,以原有石材、原有風格,蓋起了兩棟新房子,走近再看,竟是以色列最大品牌的連鎖咖啡店和餐廳,難怪吸引那麼多人。

這完全與我的價值觀「衝突」。我問帶我來的老教授:「怎麼可以這樣,我從來沒有看過,在文化景觀上會不會衝突太大呀,」他笑笑說:「在這經歷戰亂與屠殺的衝突之地,這哪算衝突,我們只是依循古法,再把人潮帶來港邊,帶來競技場,讓大家更懂文化、更愛藝術、更熟歷史,如此而已。」 

之後才到耶路撒冷。聖城,82%猶太教徒、3%基督徒、15%伊斯蘭教徒能「和平共處」,三種人、三種宗教、三種靈魂,歷史上的征戰、聖戰卻「永不止息」。

三種宗教都宣稱同一根源、唯一真神,三宗教再加上基督宗教的東正教亞美尼亞教派,共四教,把聖城分割為1∕4分別居住。我總是問他們,為什麼耶路撒冷要分割為四塊?回答說,大家共同都來自猶太教呦!為什麼又分基督與伊斯蘭?回答說,兄弟喲!為什麼兄弟要從十字軍東征打到911事件、還打到今日?回答說,這對親兄弟滿常打架噢!這兩天又鬧彆扭,在北非阿爾及利亞17年前才剛打過一架,現在又打一架,基督教人質、伊斯蘭綁匪,全死。

連耶穌都曾說:「耶路撒冷…啊,別為我哭。」

(作者為亞洲大學副校長;本專欄由劉育東、劉維公、姚仁祿共同主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