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一種無限可能的資產:視野

文 / 王力行    
2013-02-26
瀏覽數 9,600+
一種無限可能的資產:視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月下旬,接連濕冷的台灣終於放晴。位在嘉義的南華大學,驟然來了三位教育部長,他們都是參加南華大學新任校長林聰明就職典禮的貴賓。從星雲大師手中接下大學校長的印信,林聰明立即提出他對南華大學的期望:加強學生品格教育,透過佛光山在美國、澳洲和台灣辦的四所大學,希望讓六成以上的南華學生,有機會到國外遊學、參訪和再進修。他期許南華學生有更強的「國際移動能力」。

國際移動能力的延伸,就是年輕人的國際視野、國際競爭力。

最能詮釋國際視野的人,當屬《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透過他全世界採訪報導的文章解析,讓讀者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政治、社會、宗教影響下的衝突、轉變、趨向和競爭力。因此而有《世界是平的》《世界又熱、又平、又擠》《我們曾經輝煌》等引領思惟的大著。

另一位《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紀思得,同樣具備國際透視力,洞察機先。2006年,他在專欄中徵求一名年輕新聞系學生,和他一起赴非洲採訪10天。他深覺美國人太不了解美國以外的世界,缺乏同理心,因此在中東、亞洲都惹上麻煩。他警告美國年輕人:「21世紀,如果你不了解另一半世界的人,你就不能算受過教育。」

相對於美國,歐洲年輕人的國際視野就較寬闊。十幾年前,歐盟教育綱領就大力鼓吹青年加入國際學生交換計畫。北歐的孩子從小要學三國以上語言,芬蘭孩子超過1∕3都出國遊學,他們選擇的地方不是歐洲,而是亞洲的中國,南美的宏都拉斯、瓜地馬拉。有人甚至形容「在北歐,你已找不到沒有出過國的中學生」。

世界有多大 在於我們目光看多遠

台灣的青年如何呢?2012年下半年,我有機會到高雄中學去講話。面對一群聰明優秀、將來會走理工路的男生,我要講個什麼題目呢?最後我決定講我熟悉的故事:透過記者的眼睛看世界。重點是我如何詮釋我看到的各個國家和不同城市。於是我回顧過去30年點點滴滴採訪過的城市,從以色列的台拉維夫到中東的杜拜,從新加坡到東京,從紐約、矽谷到巴拿馬,從澳洲雪梨到南非約翰尼斯堡。從24年前的上海、北京、重慶,到24年後的三峽大壩、浦東、蘇杭……

會後,我得到了出乎意料之外的回響。這群聰明的孩子,他們真正聽進了我的話,明白了一張張照片和故事背後的意義。他們用「視野」「競爭力」「框不住的夢想」為聽後感下了標題。

高三的劉昱辰寫道:「當我們討論如何改造社區、如何促進國家發展、如何使世界更美好的同時,最基本的工作就是拓展一個人的視野。」

也是高三生的葉林豪寫著:「世界有多大,在於我們的目光看多遠,演講者告訴我:有一種無限可能的資產,叫做視野。」

另一位同學李楚睿去過丹麥交流,到過北京旅遊,他此刻才理解:北京清晨6點的塞車「是代表經濟繁榮」,丹麥學生的敢提問、敢發表想法「是競爭力的表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