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印度統一全國稅制 拚製造業升級、吸外資

70年來最大稅法改革 經濟成長超越中國
文 / 黃維玲    
2016-08-30
瀏覽數 47,550+
印度統一全國稅制 拚製造業升級、吸外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20年來,同樣擁有廣大國土、十幾億人口的印度,常常被拿來跟中國比較。但發展一直趕不上中國。

直到兩年,隨著中國經濟成長遲緩,印度與中國終於出現死亡交叉。

去年,印度7.3%的經濟成長率已經超過中國的6.9%,同時,印度也取代中國,成為外資最愛的國家。

《金融時報》FDI情報研究顯示,印度2015年外商直接投資(FDI)已達630億美元,超越外商在中國投資總額566億。

近來,許多高知名度的外資陸續宣布在印度的投資計畫,包括台灣的富士康也宣布,未來五年內將投資50億美元,在印度打造智慧手機組裝工廠。

不過,一直以來,在印度做生意,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

除了基礎建設欠缺,遠遠落後中國,官僚體系效率不彰、種姓制度限制發展外,最嚴重影響外商投資意願的,還有中央與地方的稅務法令,堪稱疊床架屋,複雜程度到令人頭昏眼花。

GST新制 將取代各邦稅項

8月初,印度國會上議院,終於通過憲法修正案,為稅法改革邁出了重大的一步,成為吸引外資的重要誘因。

這項被形容是印度70年來最激烈的稅法改革,在國會已經爭辯近10年。

法案通過後,未來一個全國性的銷售稅「貨物與服務稅」(GST),將取代現行的中央貨物稅和服務稅,及地方各邦如加值稅、印花稅、入境稅等17種稅項,把印度各地凌亂的稅制統一,為建立印度單一市場鋪路。

按照印度外商高層主管的說法,「這是印度與英國脫歐(Brexit)逆向而行的重大時刻。」莫迪總理兩年前上任時,一再宣示要進行大膽的經濟轉型,但一直被批評,只聞樓梯響,沒有實際作為。如今上議院通過修正案,可以說是莫迪政治上的重大勝利。

一般預測,新稅制將為這個每個月就有100萬年輕人進入就業市場的國家,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經濟學家預測,可讓印度經濟成長增加0.5%到2%。

29邦22種語言 經商大不易

表面上,印度是一個國家,但內部29個邦、22種語言,各地各行其是,讓經商十分不易。

過去英國殖民時代,因為全國性行政制度未建立,貨品一出工廠大門,就由地方政府徵稅,成了日後各邦自行其事的源頭。

因此從財政角度來看,印度一直不是一個單一市場,每個邦都有獨立的徵稅權力,29個邦,等於29個國家,始終是發展的一大障礙。

拿印度許多地區流行的「比迪」(beedis)來說,它是用天杜葉(tendu leaf)把藥草和香料捲在一起的捲菸,價格比香菸便宜。廉價的天杜葉,正好可以反映印度破碎的財政制度。

在拉賈斯坦邦,邦政府只抽4%加值稅,因為它屬於民生必需品,在阿坎德邦,它抽的稅是一般標準的12.5%。但在中央邦,捲菸草的人則需要付出高達25.3%的稅。

印度財政制度破碎的嚴重程度,在它的中央銷售稅(CST)更是展露無遺。

提升運輸效率 杜絕貪汙

它由中央政府制定,但由各邦徵收。一家公司如果跨界到不同的邦銷售產品,購買的人必須在購買地點的邦付加值稅。但賣東西的人也必須向供應這商品的邦付2%的中央銷售稅。

對製造商來說,最好的辦法並非把貨物運到29個邦的經銷商,而是在每個邦設自己的倉庫,否則跨邦送貨,就要額外支付中央營業稅。

因此,為了避稅,往往得犧牲效率。一些大製造商被迫在各邦設立小工廠,或蓋些完全沒必要的倉庫。

GST新制推動後,也可望免除各邦間邊境檢查造成的貨物延遲及官員貪汙。

跨邦邊境檢查原本是為了杜絕逃漏稅,反倒讓不法官員有了中飽私囊的機會。

一名新德里傢俱製造商馬赫拉,在印度各偏遠角落收購藝品,複雜的稅制是他經常面對的夢魘。他說,「你可能在邊境枯等,排在300輛卡車的後頭,而只要少一張文件,你的貨物就全部被沒收。」

而根據全印度運輸公司與印度管理學院合作的研究,一輛從加爾各答到孟買的卡車,沿路經過各邦不同檢查站,總共可以浪費掉32個小時。

三大戰略 重振「印度製造」

對莫迪總理的印度政府而言,GST稅制改革背後,更重要的還有它在跨國貿易的戰略目的。

全世界開發中國家,幾乎都以製造業為驅動經濟發展的動力。但是印度在製造業的表現卻差強人意。過去20多年來,印度製造業成長停滯,占GDP比率只有16%。

莫迪總理從上台之後,就一再強調要重振「印度製造」(Made in India)。從這個角度看來,GST稅制改革是對印度的產業環境轉型和升級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

首先是降低生產成本。GST稅制對製造業直接的助益,就是降低了現有稅制造成重複課稅的問題。

其次,貨品物流將更便捷。各邦邊境檢查站,目前負責貨品的檢查與地方稅的徵收。這些檢查作業竟然占了卡車貨物運輸超過一半時間。

新制的推動,可以降低整體的製造與物流成本,提升印度在產品運輸上與國際對手的競爭力。

再則是供應鏈的重整。新稅制對跨邦貨品和服務徵稅方式,將帶動企業對於倉儲重新設計。移除供應鏈當中不必要的倉儲設備,帶來更多效益。

印度KPMG會計與諮詢公司的薩欽門儂形容,GST將會是印度目前所有經濟改革之母。它將會帶動印度消費,提高本國與外商的投資與生產。

不過,這個新稅制的好處可能不會在短期內見效,甚至在2019年印度大選時,也未必有成果。

莫迪政府打算在2017年4月,也就是新的會計年度開始時,施行這項新制度,不過這仍需要朝野各政黨之間強烈的合作誠意和共識。

這項法案還必須在今年11月前,得到至少半數的邦議會認可。其中,像是稅率的訂定,必然會是棘手問題。因為地方政府希望提高稅率以擴大稅收,而中央則希望壓低稅率,避免刺激通貨膨脹。要讓中央、政黨、地方政府同時滿意,必須像走鋼索一樣小心拿捏。

難怪BBC的記者不禁感嘆,GST未來如能成功推行,「不啻是個小奇蹟。」因為從來沒有這麼大又複雜的國家,嘗試過如此規模的稅改。

GST固然解決了聯邦體制裡一個長期令人詬病的問題,不過要吸引外商投資與製造業升級,這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本文出自 2016 / 09 月號

哈日新主張 風格就是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