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只剩親情、友情,留住「跑不掉」的人

我們為何回來〉給不起高薪、願景 台灣怎麼拚?
文 / 陳芳毓    
2015-12-29
瀏覽數 39,700+
只剩親情、友情,留住「跑不掉」的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來,笑一個!」 五位平均年齡不到35歲的政大商學院新進教師,燦笑著接受《遠見》拍照;站在攝影記者背後,一頭華髮的商學院副院長陳春龍也露出笑容,像一位自豪的父親,「他們是政大商學院未來的師資希望。」

當許多台灣人才往外尋找更高的薪資、更大的舞台,為什麼還有一群滿手國外聘書的年輕教授願意回家?

拉力1〉親情牽絆

父母年事高 妻小在台灣

首先是親情。

每一位大學行政主管都說,沒有銀彈,只好鎖定父母年邁或妻小在台的學者,提高搶人勝算。政大這群年紀35歲上下的新進教授不約而同表示,父母親年紀大了,為人子女想回家盡孝道,是回台主因。「誰想在外離鄉背井?親友都在台灣啊!」張祐慈在美國十多年,終究放棄了美國聘書回到台灣。

其次,是鄉親土親,想奉獻給自己母校與社會。

今年加入政大會計系的副教授陳宇紳是家中獨子,2007年取得美國紐約大學水牛城分校會計博士後,同時收到美國、新加坡、台大與政大的邀請。新加坡優渥的環境與薪資,使他覺得「充滿希望」,最後落腳新加坡。

果然,隨著國際名師都陸續加入,學校名氣迅速打開,國際排名一直往上竄。但在海外任教八年後,他的心境開始轉變。在新加坡最後兩年,他借調到新加坡財政部會計發展局擔任總監,替新加坡政府宣傳會計制度。

身為台灣人,卻替新加坡政府做事,夜深人靜,總讓他覺得荒謬。原本有權申請成為新加坡公民,也拒絕了,成了同事中唯一沒有新加坡國籍的人。

加上父母親年紀大,也想將所學奉獻給家鄉,他開始思考回台任教。正好政大會計系主任俞洪昭得知他在新加坡服務,開始積極寫信、打電話。

當時,另一所台灣國立大學也想邀請陳宇紳。最後,陳宇紳提早與新加坡國立大學解約,加入政大。「如果不是俞主任,我可能不會來,」他說。

拉力2〉奉獻母校與社會

在國外是打工仔 回台才有影響力

鎖定可能人選,頻繁邀請,已是國內大學行政主管搶人的例行工作。政大資管系新進助理教授夫妻檔莊皓鈞與周彥君,也是這樣被延攬回台。

多年前,陳春龍擔任政大資管系主任,就開始建立海外校友博士資料庫,追蹤求學進度,博士畢業前開始頻繁接觸;同時與院裡其他系所溝通聘僱名額,讓兩人能同時被聘用。

當時,莊皓鈞已取得歐洲鹿特丹管理學院聘書。「教台灣的學生,較能發揮影響力,」他說。

母校與恩師,也是海外年輕學者心裡的牽掛,成為吸引人才回流的原因之一。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明仁,大學就讀台大經濟系。曾有返國任教的同事與他分享,國外大學生素質很好,「但你就是個打工仔。」而回台灣,「是老師,也是系友,更想把學弟妹帶好。」

去年加入政大國貿系的助理教授蘇威傑,也是政大校友,研究主題是企業社會責任。美國德州大學達拉斯分校博士畢業前,他到加拿大的大學面試,當地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議題,是石油與環境汙染。

整整兩天,他與面試教授們的話題都繞著石油打轉,使他自問,「難道以後都要做石油的研究嗎?跟台灣的關係是什麼?」毅然決定推辭所有國外機會,回台研究台灣相關的主題。

不過這些回台灣的故事,聽來也令人五味雜陳。

「不加薪,台灣的大學就只找得到『跑不掉』的人,」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說。跑不掉,是因為父母和家都在台灣,如同「人質」。

在美國工作多年的交大前副校長、科技部政務次長林一平,1990年代中回台。薪水少1∕2,但他甘心情願,「我看到了機會!」他指的是竹科與清大、交大撐起的高科技榮景。但這一波回台心聲中,沒有聽見類似的期待。

沒有高薪、亦無願景,台灣憑什麼吸引人才?令人憂心。

本文出自 2016 / 01 月號

消失中的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