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赴日取經 以溝通取代訴訟

醫病和諧的推手 李詩應、陳永綺醫師
文 / 黃漢華    
2015-07-01
瀏覽數 9,050+
赴日取經 以溝通取代訴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沒有骨折,綁個繃帶,回去吃藥,兩天後回骨科門診追蹤,」這是書田診所小兒科主任陳永綺一次帶受傷的兒子急診,醫師看了X光片,面無表情,帶點不耐煩語氣對她說的話。

好幾年了,陳永綺還是忘不掉那位醫師的神情。她也是醫師,實在想不透,為什麼有些醫師總是用冰冷的態度面對病人?

陳永綺回想自己的爸爸在2006年被診斷出胃癌末期,她當時告訴醫師,希望自費打營養針,卻遭拒絕。「我是醫師,還如此被對待,更何況是一般民眾?」她說。醫師對待病人,如果能夠面帶微笑,就能減少醫病衝突,雙方都會是贏家。

陳永綺因自身經驗,又有感近年醫療糾紛和訴訟案件逐年增加,有的醫師因為被告,無法承受壓力,有人離開工作崗位,甚至有人自殺,實在很可惜。她便在2008年把爸爸留下的遺產,創辦陳忠純紀念促進醫病關係教育公益信託。

獲日本調解協會聘為教師

從2012到2013年,陳永綺還和擔任西園醫院神經科主任的先生李詩應,十多次自費往返日本,向早稻田大學糾紛交涉研究所所長、日本醫療衝突管理學會理事和田仁孝,以及法人山形大學教授中西淑美,學習醫病溝通調解方法。2013年,他們將所學寫成《當醫療遇上衝突糾紛,訴訟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一書。

李詩應表示,日本在2002年後,將醫療疏失視為刑事案件,醫療人員偶有糾紛,常被當成嫌疑犯對待,雖然病人安全更受重視,卻也讓社會不信任醫師,情況比台灣還嚴重。

看到這些亂象,和田仁孝便提出「院內促進溝通調解」,提倡每家醫院內均設置調解員,當發生醫療糾紛,調解員要馬上出面,向病人、家屬表達遺憾,並聆聽醫師解釋,三方對談。和田的調解模式很成功,很快被其他醫院接受,2005年開始培訓協調員,讓許多醫院均有專人調解。2013年,日本健保還支付協調費用,如今連美國、加拿大的醫院也認同,他一年教導3000多人。

李詩應和陳永綺則是頭兩個獲得和田仁孝、日本醫療調解員協會認證的海外教師,這對醫師夫婦還把和田的教材引進台灣,出版《醫療促進溝通調解》。

從2013年開始,他們更將在日本所學的一切,和台北市衛生局、14個醫事團體合作,每年開班授課,兩年多來,已訓練了150個專業的醫病調解員。

事實上,這對醫師夫婦為了尋求醫病和諧的方法,自掏腰包,除了往返日本的學費、投入公益信託的資金約500萬元,李詩應為了了解法律,看診之餘,還花了八年時間念完台大法律系進修部、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陳永綺則常陪著先生到台大上課。

加強三方溝通 傳達和諧觀念

夫婦倆看到法律界不諳醫療生態,無法正確判斷,因此透過教育公益信託,每年舉辦一次醫、病、法研討會,加強三方溝通,還舉辦徵文、音樂會、話劇,向社會傳達醫病和諧觀念。

「台灣醫療崩壞的速度比我預期得快!」李詩應感嘆,短短幾年,從四大皆空變六大皆空。

令李詩應感到惋惜的是,他的期待至今仍難實現,多數醫院並不願意在醫院內設調解員,李詩應和陳永綺嘗試遊說的醫院至今都沒有成立,受訓的150名調解員當然也無用武之地。

雖然如此,這對醫師夫婦仍努力不懈,於2014年成立台灣醫病和諧推廣協會,2015年9月將到香港參加健康品質與安全國際論壇,還要在國內舉辦六場課程,安排學員扮演醫、病、調解員角色,體會不同心境和立場。

參加過的律師黃鈺就說,角色扮演的課程讓她更了解醫病衝突,有助解決接手的醫療官司;新光醫院督導張明真也對角色扮演留下深刻印象。

「角色扮演竟然幫助我改善人際關係!」國泰醫院板橋分院院長室特助劉郁薇有意外收穫。她表示,傾聽是溝通的第一步,現在,當自己和親友發生衝突,她會靜下心來體會對方感受。

儘管充滿困難,他們仍願意一直開班教下去,直到台灣像日本一樣,醫院廣設調解員為止。

本文出自 2015 / 07 月號

一部勞基法 搞慘360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