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帶路」亞洲振翅高飛

遠征5國各大城市 透視經貿新戰略
文 / 邱莉燕    
2015-06-17
瀏覽數 27,300+
中國「帶路」亞洲振翅高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福建莆田南少林寺的小武僧,拿起一條鋼板朝自己的腦袋上一砸,鋼板瞬間斷成三段;豔麗的比基尼美女在身上貼滿QR-Code,頻頻呼喚路人拿手機來掃瞄;頭戴草帽身披花圈的東南亞樂團演奏爵士版《小蘋果》、台灣布袋戲一邊搞笑,一邊噴火……。

古絲路復興運動 中國帶領全球賺錢

這裡是第11屆海峽旅遊博覽會的現場,天南地北本不可能齊聚一堂的表演,卻在同一棟建築內上演「大雜燴」,把廈門國際會展中心妝點得熱鬧非凡。

展會上還有個臨時插入的安排,是原本不在節目表上的「中國海上絲綢之路旅遊推廣聯盟」的成立。

聯盟由福建省帶頭,聯合「海絲」沿線十個中國地方,加上香港、澳門等旅遊機構,打造出名為「絲路風情‧經典攬勝之旅」「絲路風情‧山海文化之旅」等的跨省市旅遊產品。

不是中國獨奏 而是沿線國家合唱

這正是中國各地大大小小商展的最新流行。目前全大陸各地的展覽名稱,無論如何都會想辦法跟絲路「掛勾」。

例如在西安舉辦過18屆的西洽會,今年更名為「西洽會暨絲綢之路國際博覽會」;福州年度盛事「海交會」,如今也變成「海交會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市長論壇」,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這一切的緣起,要從今年3月28日那天說起。

就在這一天,中國國務院授權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與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正式揭示了中共中央有史以來最宏偉的國家旗艦工程:一帶一路。

對華人而言,絲綢之路是一條始於2100年前從中國大陸聯通亞歐的商旅征途。

若從古城長安(今日西安)出發,沿途經過中亞,到大食(古阿拉伯帝國),駝隊蜿蜒徐行於沙漠,駝鈴聲脆。

如果由古刺桐港、今日的福建省泉州港啟航,千帆齊發碧海遠影,橫跨印度洋,最遠可以抵達東非。

繁榮的古絲路早已凋零千年,誰想到了現代,卻在中國手中賦予了新的時代意義,不管從陸路、還是海路,已成為一帶一路新絲路。

「一帶一路不是中國的獨奏,而是沿線國家的合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博鰲亞洲論壇上,面對各國元首侃侃論述一帶一路建設的原則是共商、共建、共用。

條條大路通歐洲 商機龐大

其實早在2013年,習近平上台沒多久,就拉開了一帶一路的戰略大幕,卻沒引起太大關注。

但隨著習近平權力愈來愈穩固,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愈來愈高,今年終於得到全球矚目。

《經濟學人》評論,一帶一路展現了中國領導人的深遠謀略。《華爾街日報》認為,一帶一路將改變國際貿易規則,發展基礎設施,也促進了貿易增長。

德國《每日鏡報》也指出,一帶一路是中國和歐洲國家緊密合作的重大經濟專案,能減少沿途貿易限制,提高基礎設施,德國也將成為受益者。

印度《經濟時報》的說法更是耐人尋味,深怕被孤立:「雖然印度政府積極加入了亞投行,但卻始終在一帶一路規劃之外,在中國雄心勃勃的海上絲綢之路藍圖上,加爾各答眼看要成為一個孤獨的港口。」

中國大陸企圖再造國際經濟新秩序,竟也為台灣安排了一席之地。在3月8日這份推動一帶一路的總體方案裡,第六章明白寫著:「為台灣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做出妥善安排。」

一帶,全名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共有三條陸地路線,重點暢通三大路線。

一是,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二是,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三是,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

一路,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重點方向有二。一是從中國沿海港口行船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二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

「很清晰的是,一帶一路是條條大路通歐洲,」絲綢之路經濟帶專家、中國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世界經濟與貿易系主任馬莉莉指出,除去最後一條海路,一帶一路幾乎每一條路線,均實現了歐洲與亞洲的聯合。

馬莉莉強調,一帶一路的規劃,既是陸地三條,海路兩條,但不一定每一條路是齊頭並進,每一條路線都可能遇到難點,也不是馬上能看到成果。但只要有一條走通了,便會讓原本不太願意參加的國家看到成效,產生示範效應。

一帶加上一路,初步估計涉及44億人口、高達21兆美元的經濟規模。中國在未來十年投資於一帶一路的金額,預計將達1.6兆美元(約台幣50.65兆元)。效益若良好,中國與沿線國家的貨品貿易成長,將從2014年1.12兆美元,成長到2023年突破2.5兆美元。

簡而言之,一帶一路企圖完成絲路沿線國家的「五通」,通國、通路、通商、通錢和通心。

中國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張燕生指出,一帶一路在設施連通方面、電力基建、能源基建、通信基建會產生大量的機遇。

經貿版圖大洗牌 歐亞重回世界核心

自從一帶一路正式提出後,響應及涉及國家已增至65國,換句話說,中國已決定要做這件事,而且有65個國家會幫忙。

而已擁有57個會員國的亞投行,中國出資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加上金磚五國合組的「新發展銀行」(前身為金磚銀行),則全是一帶一路的金融工具。

即將改變世界經濟格局的一帶一路,對中國,也是意義深遠。「一帶一路提出了歐亞大陸做為世界核心,也就是EUROSIA的思想,」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杜紫宸指出,一帶一路是數個層次意義疊加在一起的大布局。

EUROSIA是Europe和Asia兩個英文字的濃縮,其實在15世紀海權時代興起以前,歐亞陸橋才是世界的核心。如今,中國企圖回到那個時代,讓歐洲加亞洲重新成為世界的中心,「所以歐洲人非常歡迎,」杜紫宸說。

一帶一路涵蓋如此眾多國家,之於全球同樣意義非凡,是它促使國際舞台向亞洲中心靠攏,形成嶄新的全球化模式。

「我們研判,未來世界經貿格局,歐亞融合是一個主流,」馬莉莉分析。

其次,習近平的「中國夢」,是讓中國變成世界的中國。他提出向西走、向西南、向南走,就是不提出向東走,是避免被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中,遭遇太平洋島鏈的圍堵。

第三層意義,中國大陸有太多的過剩產能需要大市場來消化,包括水泥、鋼鐵、鐵公路、建築、石化業,所以往西走到中亞,往西南走到南亞、西亞,往南走到東南亞和南亞,這些國家的基礎建設可透過亞投行的貸款,將中國國內的過剩產能往國外輸出。

「一帶一路有濃厚的能源運輸考量,是中國的長期戰略準備,」熟稔大陸市場、富邦證券投信董事長史綱分析,海絲和陸絲均是能源運輸路線,中東的石油進入中國,要經過馬六甲海峽,但這裡是美國掌握的區域,一旦中美衝突被封鎖,就斷了中國一條油路。

利益相同 邊陲配角躍主角

「一帶」也是如此,途經哈薩克、伊朗,皆是中國油氣進口國。一帶一路至少包含了四條國際大油管線路,「新絲路就是油路,」史綱下了個論斷。

這也是為什麼中國要和巴基斯坦這麼小的國家結盟,並列為最高層次的結盟關係──「全天候戰略伙伴關係」,巴基斯坦對中國非常關鍵。

很多人質疑,陸上絲綢經濟帶這麼多國家,政治制度不同,偶有軍事爭端,而且很多是貧窮的欠發達國家,怎麼進行一帶一路的建設?

「歐亞互聯將會提供非常多的共同利益,」馬莉莉指出,若是把中國與歐盟兩個大市場融合在一起,中間小國的產業和企業便立刻面對一個非常大的市場,所以一帶一路找到了合作基礎及可能性。

一帶一路上的國家,向來是世界經濟舞台的邊陲,因為一帶一路,邊陲或將蛻變為中心。這樣的案例已出現在中國的境內。

例如陸絲起點西安,海絲起點福建,以往皆是中國經濟繁榮的配角省分,卻因為一帶一路加持,被推上主角。

鏡頭再轉到雲南邊境,一批與東南亞互聯互通的國際鐵路,只見工人漏夜趕工,正在不斷加快腳步建設。

長期處於鐵路末梢的昆明,正在變成一帶一路的新樞紐。中國交通運輸部的想法是,昆明到玉溪、大理到瑞麗的路段皆在中國境內,至少先蓋好,以便接通未來的中寮鐵路、中越鐵路、中緬鐵路及中泰高鐵。

末稍變中樞,致使企業布局完全改觀。福建陸地港集團董事總經理李子興指出,中緬鐵路若打通,物流業會完全不一樣,不必再繞一大圈走馬六甲海峽,改走陸運,運輸時間及成本立刻降低,對企業是很大的利多。

儘管一帶一路施行細則尚未出爐,但已率先顯現了「外溢效應」:中國的商展以「絲路」冠名;一帶一路,旅遊先通,已有郵輪公司開闢了海絲航行路線攬客。

更多的是,各行各業無不展開「走出去」研究,甚至提前搶進,希冀分得一杯羹。

「一帶一路提供福建的金融業一個嶄新的發展方向,」中國銀行福建省分行副行長王曉說,現在中國的經濟成長率下滑,一帶一路剛好給中國銀行新的海外機會。

台泥資深副總黃健強也十分肯定。原來台泥在大陸設廠分布廣東、廣西居多,如今為了連接海上絲綢之路,廣東正積極建設基礎設施,包括珠江兩岸城市軌道要全部連通,珠港澳、深港澳跨海大橋正在施工中、廣州機場、廣州港均要擴建,「建設如此暢旺,台泥馬上受惠,」黃健強說。等到五年後,一帶一路建設趨於成熟,黃健強指出,台泥也會考慮往東南亞擴充。

愈貧窮落後 商人愈有機會

看好亞洲基礎建設帶來的新商機,中興工程董事長曹壽民抱持相同的觀察。「我非常非常樂觀,」曹壽民一連說了兩個「非常」。他認為,亞洲國家需要從事基礎建設,又有亞投行提供融資,商機無限。

廠區位於浙江嘉興和安徽蚌埠的台商、賀特士國際總經理黃國欽,也在心裡盤算著搭乘「一帶」的順風車到中亞做生意。

2014年11月,賀特士國際生產的自有品牌「聖伯納」雪絨服、衝鋒衣,正式舖貨到新疆,在烏魯木齊的商場裡販售。一帶一路的中國新國策,燃起黃國欽的新念頭,他計劃再過數月飛往烏魯木齊,與當地經銷商洽談,是否能將休閒服飾賣進哈薩克。

「因為新疆的經銷商曾經和中亞國家做過邊境貿易,」黃國欽說,他正在思考沿著「絲綢之路經濟帶」進軍這些連國名都沒聽過的陌生市場。按照過往經驗,愈是貧窮落後,商人愈有機會。

秉持「醫生無國界」,從事幹細胞產業的宣捷生物科技總經理宣昶有,也計劃跟隨一帶一路的布局。「我們有個基金,下一步計畫從亞投行申請貸款融資,」宣昶有信心十足,這項合作不會是天方夜譚。

一帶一路描繪區域經貿新藍圖,從此刻,到未來至少十年,將深深牽動全球經濟及政治的發展格局。

2015年06月

一帶一路啟動東協新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兩岸要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