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的台灣夢:出現《更正報》

文 / 高希均    
2014-05-29
瀏覽數 12,350+
我的台灣夢:出現《更正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文明社會,早晨讀報是一種等待,台灣讀報是一種遲疑。報量下降,不只是受網路影響,更因假新聞不少,壞新聞太多。

1961年最年輕的美國總統甘迺迪入主白宮,就說過:「早晨讀《紐約時報》,沒有看到對白宮的負面新聞,就是我一天快樂的開始。」從馬總統到各級首長是沒有這種奢侈。每天看到的都是被罵的新聞。民粹當道時,公眾人物還敢辯護?即使要更正,誰理會?

(二)

當前的媒體生態是劣幣驅逐良幣。剛於5月初去世的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貝克(Gary Becker)教授被譽為是「20世紀下半葉最偉大社會科學學者」。他常以「誘因」(Incentive)解釋各種社會現象。在言論自由的大旗下,以聳動不實的新聞刺激銷售,沒有受到道德譴責,法律制裁,市場就提供了「無所恐懼」的誘因,使失實報導的惡性循環就會變本加厲。

有《更正報》,受委曲的人找到了救星。他們終於可以在另一份報紙來辯護。

(三)

優秀人才不肯進政府,還不是薪水低,工作時間長;更是因為首長們常在媒體上被修理,在立法院被羞辱。其他公眾人物──高科技、金融界、影視界等等──面對各種扭曲的報導,也束手無策。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14 / 06 月號

以色列,教育就是不一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