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開放是唯一的生路-訪蘇聯中國通岡察洛夫

文 / 劉曉莉    
1990-05-15
瀏覽數 13,800+
開放是唯一的生路-訪蘇聯中國通岡察洛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三十四歲的岡察洛夫(Serguei N. Goncharov)是個俄國人,他不屬於KGB(編按:蘇聯國家安全局),但訓練有素,其銳利的觀察、學習和分析能力超越許多諜報人員;他知道的中國歷史及中國從古至今的軍事戰略,比一般中國人還要多,這名蘇聯中國通說:「幾十年後,中美蘇還要較勁,閉關自守等於自殺,開放是唯一的生路,對蘇聯、對中國,都是一樣……。」

岡察洛夫是蘇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中蘇關係研究處處長。在蘇聯,除了KGB外,有兩大研究亞洲及中國問題的機構,一個是遠東研究所,專門研究當代事務;另一個是東方研究所,針對古代及近代史做探討。這兩個機構所做的報告與蘇聯政府決策,有著極密切的關係。

岡察洛夫曾於一九八九年十月四日在蘇聯文學報發表署名文章,題為「從聯盟經過敵對到睦鄰」,引起很大反響。中共於一九八九年十月三十日在「參考資料」全文刊登譯文,他的觀點受到中共高層的重現。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

岡察洛夫於今年二月份來美,此行有兩項重要任務:一是與史丹福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約翰.劉易斯(John Lewis)討論有關蘇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與史大戰略研究所研究生交流計畫。劉易斯教授是國際聞名的中國問題專家,也能講、寫流利的中文,他近年對亞太地區國際安全和軍事控制諸項問題的研究,九具心得。劉易斯與該所副研究員薛理泰曾於一九八八年共同完成「中國核彈工程」(China Builds the Bomb)一書,是西方首次對中共發展核武秘密過程做全面探索的專書。

岡察格夫的第二個重要任務是與劉易斯所長及薛理泰共同從事一項史無前例的中、美、蘇三國人士研究計畫,他們預備在一九九0年底出版一本書,題為「中蘇聯盟與韓戰」(The Sino-Soviet Alliance and the Korean War : Security and Sovereignty in Transition),對中共在何種狀況下參與韓戰、冷戰出現的成因、中蘇聯盟的關係等均有內幕性的探討。他們希望能在吸取歷史教訓的同時,為東北亞的和平尋找一條出路。

岡察洛夫在列寧格勒大學主修中國歷史,曾用俄文寫過一本「宋朝中國外交」,他先在東方系歷史組、向一名蘇聯教師學中文,一九八四年中蘇恢復交流後,他被派到北京大學研讀(註:中蘇於一九八三年正式恢復交流,當時蘇聯派十名學生到中國學習,一九八四年又派七十位學生至大陸做學術文化交流,岡察洛夫是第二批留學生之一。)現在因為工作需要,他每年要往來中國一、兩趟。

李鵬訪蘇的背後

以下是訪談記要:

問:李鵬於四月二十四日訪蘇,是五0年代中蘇決裂以來,第一個以總理身分訪問蘇聯的中共高層幹部。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在他這次莫斯科之行,即同意在中蘇邊境減少一百萬駐軍,這是否意味對鄧小平提出的三大障礙之一做了讓步?蘇聯這一舉動對未來亞洲政策及軍事戰略會有什麼樣的轉變?

答:七0年代開始,蘇聯就提出建議,要舉行裁軍談判,並請軍事、外交專家聯合小組研究減少中蘇軍事對抗措施。但七0年代中蘇關係艱鉅,最大矛盾在爭議地區,沒有進展。

七0年代中期,中國制訂自立自助對外政策,一九八二年開始與蘇聯磋商,中國方面要蘇聯部隊撤出蒙古,但也無具體成果。戈巴契夫執政後,一心一意與中國改善關係,從去年十月到今年冬天,北京、莫斯科有一連串的裁軍談判,目前為止進行得很順利,李鵬到莫斯科所談的重點並非軍隊具體減少的數字,而是原則性的問題。

軍事力量不實惠

站在蘇聯的立場,邊境非軍事化是最終的目標,在中蘇邊境的軍隊將減少到赫魯雪夫時期(一九六二年)的水平,換句話說,頂多只有十二個師,除了有防禦作用外,絕無能力進攻,中共也會在軍事上減低到一九六二年時期的標準。對兩國來說,戰爭並無實質利益,真正威脅並非來自外面,而是國內,未來把邊境的部隊調動成常規軍,用來穩定少數民族地區動亂,再進行經濟改革,是雙方迫切需要的。

我們實在要感謝鄧小平提出的三大障礙(註:三大障礙是指大量蘇軍部防在中蘇邊境、蘇軍占據阿富汗、越南占領柬埔寨,後兩個障礙已經清除。)表面上是蘇聯向中國讓步而裁軍,實際上是對自己做了讓步,因為軍事力量並無實際利益。蘇聯在這之後,會徹底改變亞洲政策及軍事戰略,對亞洲影響的重點將從軍事轉移到政治、經濟、文化的層面。

蘇聯計畫在西元兩千年將駐在國外的軍隊全部撤回,從過去自東歐、越南的撤軍可略見軌跡。戈巴契夫於一九八九年底在聯合國也宣布,將自蒙古撤出四分之三的軍隊,爭取蒙古統一,他同時同意西元兩千年撤完所有在蒙古的軍隊。

恢復經貿合作

問:李鵬與蘇聯簽定了自五0年代初期以來首次重要信用貸款協定,蘇聯將提供中共長期信貸,興建兩座一百萬兆瓦電力的核能廠。蘇聯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邊界的車諾比爾核電廠於四年前發生爆炸,四百萬人受到嚴重傷害,到中國去建造兩座核能廠是否就有保障呢?中蘇之間經貿合作的實質意義何在?對美國是否會產生威脅?

答:蘇聯在車諾比爾核能廠發生意外後,做了另一種新的設計,防範措施非常完善,並不需要擔心。

至於兩國之間的經貿合作,對中國來說,最大的問題是交通與能源。中國最發達的工業基地多半遠離沿海的地區,燒煤炭造成大量汙染,暖氣也不敷使用,因此發展核電廠能解決能源問題。蘇聯在輕工業方面有很多優點,在能源上能有所作為。

中蘇的經濟合作成果,若折算成美金,規模不是很宏偉,按美國標準,改善也很小,對美國不可能造成威脅。

學習不同制度的優點

問:台灣已正式核定對蘇聯貿易投資採直接開放措施,中共與蘇聯會做何種反應?

答:台灣無論直接或間接與蘇聯發展貿易,基本上中共領導人不會干涉,但發展太快或太接近,則中共會不高興,甚至在邊境出現新的威脅。蘇中邊境裁減部隊並不意味安全不重要,而正是要雙方保證邊境的安全,在考慮自己的利益下,莫斯科自然會徵詢北京的意見。最近莫斯科出現不少台灣商品,台蘇之間間接貿易發展很多,有些是經由中國大陸,這種方式也可行。

問:現在中蘇都在積極發展經濟,是否說明資本主義優於社會主義?

答:蘇聯在國內產生一種情緒,認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分野老早過時了,蘇聯的社會並未像馬克斯、恩格斯所描寫的社會主義社會,市場價格有其客觀規律。市場經濟並不就是資本主義,我們必須要學習不同社會制度的優點,整個國家才有轉機。資本主義社會也無一定的模式,例如台灣與美國的資本主義社會就不一樣,每一國家的人民腦子不一樣,文化、歷史背景不同,因此兩種主義並沒有絕對的分界。

問:現在在美國的蘇聯留學生不斷增加,未來是否也會產生人才外流危機?

答:蘇聯要打破閉關自守,自然要付出代價。學生不回國,表示國內情形太糟;國內若搞好了,就算還是比不上美國,但基於心理及社會因素,許多人還是會回去的。比如說,以留學生居留美國人數計算,台灣的人才外流比大陸厲害,但這些留學生仍然會與國內保持聯繫,也沒有人會指責他們背叛國家,終究他們對祖國仍會有所貢獻。特別是科學研究沒有國界,幾十年後要與美國「打仗」,不開放、不往來便是死路一條。

問:前一陣子據一位從蘇聯回來的美國工程師說,蘇聯民生凋敝,人民分到一塊肥皂要用上一個月,這是不是真的?

答:這是不確實的。蘇聯生活水準比不上美國,但卻比中國大陸高。蘇聯的房子比中國大,有不少人在城裡擁有住宅,在郊區也有別墅,平常在中國很少有小汽車,在蘇聯卻很普遍。我們的體制、意識型態及艱苦的歷史使得目前經濟落後,也同樣壞到谷底了,不徹底改革便沒有希望。史丹福大學有特別頻道接收蘇聯的電視台,蘇聯每晚都有新聞聯播,李鵬訪蘇時,戈巴契夫公開表示,要在今年五月十日徹底實施改革方案,蘇聯的經濟學家、政府官員也密切注意波蘭的改革,做一借鏡。

蘇聯的民族特性

問:蘇聯的民族特性是什麼?

答: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你知道,蘇聯是由一百五十多個民族組成,每個民族都有其特有的個性。成吉思汗曾經統治俄國,我想俄國人的血統中含有亞洲人的成分,應該是歐亞與亞洲的混合。基本上是勤勞、善良與熱情的。

問:除了準備與劉易斯、薛理泰合寫書外,你最近還在做些什麼研究?答:我這裡有毛澤東到莫斯科與史達林談判的秘密電文資料,其中五0年代初毛澤東曾計畫攻打台灣,但被美國干預阻止。談判有許多內幕不為外人所知,我計畫寫一本書,探討有關蘇聯與中國在五0年代的軍事合作,此外對蘇中對抗關係加入新的資料,提出新的看法及解釋。

(劉曉莉現任職於舊金山世界日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