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尼爾《高成長八國》書摘

中國,是這個世代 最偉大的傳奇故事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2-04-11
瀏覽數 11,300+
歐尼爾《高成長八國》書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其中,中國大陸當然是八國中最亮眼的國家。 縱使中國已經放慢成長的步伐,不太可能一直維持兩位數成長,但「只」要它每年達到7%至8%的GDP成長率,就足以在2027年之前與美國匹敵。

到底這位金磚四國之父,如何看待中國的未來發展?本刊摘錄《高成長八國》的中國篇部分精華,供讀者參考:

1990年,我第一次造訪北京。我在旅館附近散步時,看到街市上人潮擁擠,買賣熱絡,我第一次意識到,中國共產政權和生活,和我原本所預期的邪惡暴政截然不同。

我很喜歡造訪中國,也很認同中國人的樂觀態度。今天在西方一天到晚都聽到憤世嫉俗的負面論調,大家似乎對未來早已失去了熱情,到中國旅行可以轉換一下心情。我喜歡置身於13億充滿嚮往、力爭上游的中國人之中。不時有人對我說,由於中國本身的巨大重要性,我應該把中國從金磚四國中單獨抽出來。這種說法有它的道理。

中國,是我們這個世代最偉大的傳奇故事,我造訪中國的次數比我到其他三個金磚國家的次數加起來還要多。

不只是對13億中國人而言如此,對我們每個人來說,中國都非常重要。我在1995年加入高盛的時候,中國的經濟規模大約5000億美元。如今卻在短短15年內,成長了10倍以上,每年實質GDP成長率平均都達到10%以上。中國2001年的GDP還不到1.5兆美元,落後英國和法國,但今天中國早已將英、法兩國遠遠拋在後面,更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人口結構〉龐大勞動力,要面臨人口老化挑戰

最先了解中國潛力的是一批縱橫國際商場的生意人,經營跨國公司、知名品牌及通訊帝國的企業家,他們經常造訪中國,親眼看到中國發生的變化。但是任何經常訪問中國的人都看得到中國的變化。我在1990年初期第一次造訪中國的時候,北京只有一條巨大的環形道路。今天,北京周邊已有八條這樣的公路。

人口眾多是中國高速成長的關鍵因素。中國政府在1980年代決定參與全球經濟之後,就啟動了經濟改革,促使中國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加速成長。數百萬人從鄉村遷居都市,既貢獻勞力,同時也從中獲益。

生產力愈來愈高的龐大勞動力是持續強勁成長的不二法門。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確實要面臨一些挑戰。中國的工作人口逐漸老化,而且可能很快就達到高峰,如此一來,中國可能將和義大利、日本、甚至俄羅斯等國面臨相同的挑戰。年輕人的數目急遽下降。中國總人口中只有16.6%的年齡低於14歲,幾乎只是20年前的一半。

同時,65歲以上的人口占了9%,高齡人口的數目幾乎是20年前的兩倍。如果中國的人口成長趨勢在未來20年仍然不變,工作年齡人口將大幅減少,GDP成長率也會直線下滑。

不過已經有種種跡象顯示,中國政府似乎漸漸在較繁榮的都會區(例如在上海和北京)放寬一胎化政策,有不止一個子女的家庭開始變得比較常見。

中國或許還可以藉由其他方式來彌補人口成長趨緩的現象。根據人口普查統計,住在都會區的中國公民比率已經從36.2%上升到將近50%。我相信都市化之後,人們必須相互競爭,以改善生活水準,同時以更快的速度分享知識,因此對GDP成長產生極大的正面效應。

成長率也和工作人口的生產力有關。受過中學教育的中國人快速增加,也將促使中國的經濟成長更加強勁。愈來愈多中國研究人員躋身全球最傑出的科學家和工程師之列,顯示中國在重要領域的生產力正逐漸上升。

隨著人民幣繼續溫和升值,到了2050年,中國的GDP可能到達70兆美元,人均GDP則將近5萬美元,幾乎是2011年的10倍。中國人雖然還不是全世界最富裕的民族,但以這樣的GDP水準,中國絕對會出現全球最多的億萬富翁。

政治體制〉獨裁政權令西方焦慮,中國在國際舞台角色吃重

我們在2003年的報告中指出,中國有朝一日可能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這個預測令許多西方人感到十分沮喪,即使看到後來的發展,許多人迄今仍然不肯接受這個論點。為什麼中國充分發揮經濟潛力的想法,會令我們如此害怕?

我們的第一個焦慮與政治有關。西方大多數國家都早已受到制約,變得不信任任何形式的獨裁政權。顯然中國人的觀感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只要中國政府繼續促進經濟繁榮,中國人似乎頗能接受目前的政治體制。

西方人對於中國崛起感到焦慮的第二個原因,是中國不願承認自己的重要性。中國領導人把全副心力投注於解決內部問題,對於全球事務似乎興趣缺缺。他們和過去的殖民主義國家一樣,到非洲去敲定大宗商品交易,但是看不太出來他們這樣做是因為關心非洲人。有一些證據顯示,美國在20世紀上半葉同樣也不願意隨著經濟地位上升,在全球舞台上承擔更吃重的責任,直到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才把美國從保護殼中拉出來。今天中國的情況也如出一轍。我預期中國持續進步後,情況將會改變。

第三,許多人似乎認為,中國有所得意味著西方國家會有所失,但其實不盡然。因為就國際貿易的角度而言,中美雙方都會從中國崛起中獲益。

就好像1980年代的日本人一樣,今天的中國人也不願意讓他們的貨幣升值。日本人一直刻意阻止日圓升值,以保護仰賴出口的製造業。直到美國人威脅不讓日本商品進入美國市場,日本政府才放手讓日圓升值。

現在中國也面臨同樣的情形,中國在2005年以前,一直不讓人民幣升值。如果未來幾年美國的工業生產始終看不到實質復甦的跡象,失業率也依然很高,而中國卻持續強勁成長,那麼美國也可能會威脅著禁止中國產品進口。

經濟泡沫〉中日大不同,中國人以更開闊心胸加入世界

雖然中國不無可能重蹈日本覆轍,但我始終質疑這種簡化的類比。兩者之間其實有很大的差異。即使到了今天,發生了2011年311大地震與大海嘯悲劇後,日本依然是個比較拘泥形式的封閉社會。日本人對細節的注意令人驚歎,但反面則是服務業浪費了大量的人力資源。日本人幾乎都不說英語,所以要在日本四處逛逛並不容易。

中國人恰好相反,他們無論在商業、政治或觀光旅遊事務上,都花更多心力和外界溝通。我造訪中國時見到的中國人經常都令我印象深刻。對西方訪客來說,中國和日本最明顯的對比,是許多中國人都能說英語,或很快學會用英文來表達,所以我們無需透過翻譯,就可以自由交談。

幾年前,內人和我沿著桂林附近的遇龍河岸騎單車。騎到一個小村落的時候,我注意到有一面破牆上頭貼了一張告示,上面寫著:「學好英語,前途光明。」一句簡單的話完全道出中國人如何把學英文當作實現雄心壯志的重要手段,也顯示中國人願意以更開闊的心胸加入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只自我封鎖在中國文化的身分認同中。

另外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中國人老是憂心忡忡,通常我才是應該操心的人,但我很高興中國人替我操了很多心。幾年前,我應邀對一批中國政府中階官員演講。演講結束後,有三名官員來找我,問我擔不擔心中國出現房地產泡沫。我很高興看到中國人也認真看待這個問題。

這種情況和1980年代的日本截然不同,當時日本官員拒絕承認幾乎每一種資產都正在泡沫化,日本決策機制對這個後來令日本深陷泥淖的問題幾乎採取全然否認的態度。十年前,當中國人知道他們的銀行體系需要大幅改善時,他們成立了一個委員會來解決這個問題,從全球各地網羅了六位傑出的金融專家擔任諮詢委員。願意主動接觸外面的世界,在問題發生時坦然面對,中國這種務實的做法令人耳目一新。

房地產投資〉中國還未充分都市化,房產不易泡沫

就像有關中國的其他一切一樣,中國面臨的挑戰非常巨大。我曾經看到河流塞滿垃圾;待在北京的時候,也曾經連續幾天都看不到陽光,因為汙染太嚴重了;在上海,常聽到有人因為環境汙染罹患相關疾病而過世。

常聽到的另外一個對中國的批評是,投資支出太高,獲利太低,因此往往無以為繼,和1980年代的日本一樣。中國過去幾年的投資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要到未來十年才能有所論斷。這些資金大半都投入於基礎建設。

最近擴建的北京機場算是好投資,還是不好的投資?會比英國擴建希斯洛機場第五航站或美國類似航站擴建工程更浪費嗎? 在我看來,美國的機場航站擴建工程其實不會為旅行增添多少便利舒適。但身為經常搭機出差的旅客,我很肯定中國擴建北京機場的計畫。同樣地,雖然中國大城市外圍很多新開闢的道路幾乎看不到什麼車子,但是不太可能永遠都這樣。沒錯,有一些建築物閒置在那裡餵蚊子,但是我卻不像其他人那麼擔心,因為隨著中國愈來愈都市化,這些房子遲早都會被填滿的。

許多人害怕中國房市崩盤,我也一樣。美國避險基金經理人查諾斯(Jim Chanos)素以喜歡放空而聞名,對於中國的經濟展望,他也是知名的悲觀論者。他曾稱中國的房地產泡沫為「杜拜泡沫的1000倍,或更糟糕」。這個比喻實在非常荒謬。中國直到今天都還沒有充分都市化,對於住宅還有龐大的潛在需求。中國領導人懂得未雨綢繆,在住宅需求和基礎建設等問題上比老百姓看得更遠,所以雖然偶爾會出現餘屋過多,但很快就會被需求填滿。

調整出口模式〉鼓勵國內消費,追求更平衡經濟發展

另外一個常被提起的問題,是中國太仰賴出口來達到經濟成長。1990和2000年代,中國利用廉價勞工的優勢,吸引到全球跨國公司的訂單,過去20年來,出口暴增,加上投資熱絡是中國崛起的重要關鍵。

2007年,有一度中國單單出口到美國的商品總額就相當於GDP的12%,當然,這樣的情況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任何嚴重的外部風暴,例如伴隨著全球信貸危機而來的經濟風暴,就會令仰賴出口的中國經濟動盪不安。美國經濟走下坡確實令中國受到重創。

但我認為就長期而言,金融海嘯其實對中國有益,迫使中國人制定更多刺激國內消費的政策,並追求更平衡的經濟發展。中國人不能一直仰賴出口和公共投資來支撐經濟成長。改採新的經濟發展模式,鼓勵更強勁、也更廣泛的國內消費,不但對中國有益,絕對也有益於世界其他國家。

從2007年起,中國有了很大的改變。中國的貿易盈餘急遽下滑。2010年,中國進口了價值近1.4兆美元的商品和服務,比前一年增加了4000億美元。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中國的進口金額可能在五年內超越美國。

很明顯,未來五年,中國決策者在成長議題上將會重質不重量。換句話說,他們將提高私人消費占整體GDP的比例,採取措施改善醫療照護措施和提高養老金,為都市中的民工爭取更多權利,並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加強替代能源的使用。

2011年7月,中國東部有兩列高速火車相撞,35人因此喪命。這次事故就引發了中產階級乘客巨大反彈,勢必將迫使決策者更審慎思未來的重大建設。這事故引發的初步反應正印證了我愈來愈強烈的信念,中國即將邁向新的成長階段,而且新階段將更重視品質和永續發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