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30個工作人員 關愛一個法託少年

國際社福機構〉阿尼色弗兒童之家
文 / 王一芝    
2009-10-01
瀏覽數 44,000+
用30個工作人員 關愛一個法託少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車子才駛進台東縣卑南鄉的綠色隧道,遠遠地,就看到一幢幢白牆紅瓦的建築,走近一看,映入眼簾的滿是青蔥綠意,嫣然盛開的花草,撲鼻而來的清新空氣,還有環繞園區的通幽曲境,彷彿來到景致宜人的度假村。

然而,這裡不是什麼度假村,而是被喻為「社福界台大」的阿尼色弗兒童之家。目前安置了80位需要幫助的小孩。

「環境本身也是一種治療,」台東基督教阿尼色弗兒童之家院長呂立漢說。

他認為,這些孩子的原生家庭已經充滿很多缺陷與不足,因此從環境開始,就要讓孩子們感覺舒適,以及向心力,「我為什麼要跑?這裡有飯吃,還有人愛我,」他引述一位剛結案返家的青少年說法。

阿尼色弗是一個國際社福組織,40年前,美國總會為了關心台灣偏遠山區的小兒麻痺兒童,派了傅約翰牧師到台東創會。

後來政府推動預防保健,小兒麻痺病童銳減,可是隨著社會演進,再加上台東原住民、老榮民的特殊社會文化,無力扶養孩子的家庭愈來愈多,於是阿尼色弗開始肩負起養育的責任。

法官來的那一天,上帝給了一個新任務

地處邊陲的台東,資源有限,早期只有阿尼色弗一家社福機構,所以不管是受虐或被家暴、性侵害等的孩子,統統往這裡送,呂立漢笑著形容,就像「什錦麵」。

後來開始收容輔導青少年,源自於一位法官的請託。呂立漢猶記,2005年的某一個週末下午,他正揮汗如雨地在花園推土,當時台東地方法院法官姜麗香,就穿著一身運動服突然造訪。

「有些孩子,關也不是,不關也不是,」她為難地告訴呂立漢,那些青少年並沒有真正犯罪,還不至於需要判他們進少輔院接受感化教育,但如果把他們放回家,漠不關心的父母,以及外頭壞朋友的教唆,相信不久後,他們又會再回來法庭。

那天,姜麗香一再拜託呂立漢,收容這些置身危險邊緣的青少年,讓他們在像家一般的民間機構,度過容易誤入歧途的青春期。

於是,呂立漢報請董事會,同意開放收容孩子總人數1∕10來安置迷失青少年。

既關愛也嚴懲,已有30多人重返社會

目前80個孩子裡,有8個是法院託管的青少年,其他72個就是孤兒、單親或弱勢家庭的孩子,年紀從4歲到18歲。

不能多收的原因在於,這些青少年都絕頂聰明,比較難管教,他們的負面行為,也容易成為院區孩子仿效的對象。

呂立漢認為,法託青少年是「費心照顧,但比較好管理,」意思是說,他們社會化很深,壞習慣不容易改正,必須靠輔導老師們三叮嚀、四囑咐,不過,要是他們真的講不聽,只要半威脅、半恐嚇地提醒,「你知道下一步將被送去哪?」,多半會乖乖守規矩。

超過十年的時間,阿尼色弗兒童之家收容輔導的30幾位法託青少年,追蹤到成人,發現他們不是上大學,就是當兵、工作,幾乎沒有一個失敗。

成功的關鍵,除了愛他、關心他,把他當成自己孩子看待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用風氣影響他們。

掌握黃金100天 組織照護安全網

阿尼色弗的教戰守則是,絕不會同時收兩、三個法託青少年進來,堅持一次只收一個。呂立漢知道,如果同時進來2、3個孩子,就會成群結黨做壞事,其他社福機構就發生過第一天進來5個,第二天就逃了13個的誇張狀況。

當一位青少年住進園區,阿尼色弗30個工作人員都會把關注力放在他身上,跟他閒聊、互動,並糾正他的惡習,直到他明白是非對錯。

「當所有的水都往順時鐘流,剛滴下的一滴小水滴,自然也必須跟著一起順時鐘流,」年輕時從醫的呂立漢說。

不只如此,更要把握入院後的黃金100天,取得孩子的信任。

這100天內,阿尼色弗每個工作人員必須想盡辦法瞭解入院後的孩子,包括星座、血型、個性、習慣、交友等,「我們甚至還教他們談戀愛,」教保組長陳慧娟笑著說。

一旦孩子犯了錯,阿尼色弗從教保人員、組長、社工以及督導等工作人員,就會組成一個安全網,輪流和孩子談話,瞭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如果孩子死不認錯,或是情節實在太重大,就會移送到呂立漢辦公室,祭出家法伺候。對呂立漢來說,打孩子是十八般武藝裡的一種教養方式,但如果能不用,當然就儘量不用。

他甚至告訴學校老師,「如果孩子考零分,那是因為他在原生家庭基礎不好,千萬別打他;但若是偷東西、欺下犯上,請你不要客氣地修理他。」

積極排程學習 讓孩子沒機會虛度青春

平常時候,阿尼色弗的80位孩子分別到自己的學校上課,午餐時間,阿尼色弗的工作人員也會像媽媽般,一個個送便當到學校給他們,下課後再由專車接他們回到這個四人一間、擁有專屬書桌和衣櫥的大家庭。

「每個孩子下課回來都很忙,」呂立漢堅持,為了防止孩子胡思亂想,他不讓孩子有無聊的時間,在園區備齊了像舞蹈教室、棒球場、攀岩場、網咖等設施,也開設了各種豐富多樣的課程。

呂立漢要求,每位孩子離開之前,都必須學會三種技能,包括了電腦、語言和開車,「儘量讓他站在高一點的地方,走未來的路,」他感性地說。

阿尼色弗的使命是,陪孩子走一段路,並在途中協助他發現不為人知的潛力。

呂立漢舉例,之前一個國中生,一學期只上17節課,比人家一星期上的課還少,校長和輔導主任只好每天開車到處找,後來才得知,他來自問題家庭,繼父只會簽六合彩,母親天天打麻將,沒有人關心他。

到了阿尼色弗,這個孩子改掉了抽菸的壞習慣,住在院區的四年內,連一堂課也沒有翹過,甚至還開始練健力,抱了三個全國冠軍回來。

「我們的祕密武器,就是為孩子禱告,」呂立漢強調,當孩子知道有人愛他,自然就會改過不學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