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流浪現象2〉大學生瘋打工 不急畢業急就業,21%讀書是副業

文 / 彭漣漪    
2008-12-01
瀏覽數 81,550+
流浪現象2〉大學生瘋打工 不急畢業急就業,21%讀書是副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說現在的大學生都在「瘋狂打工」,相當貼近事實。這種新文化與10~20年前大學生零星打工文化已大相逕庭。

教育部針對95學年度大學畢業生做過一次大規模的調查,結果發現,81%畢業生有工作經驗,其中21%是全職,簡直把讀書當副業。其他是兼差型打工,包括打零工和家教。

勞委會針對大學生打工也做過專案調查,發現有四成大學生打工,其中女性高於男性,私立學校高於公立學校;大二、大三學生打工比率較高,分別為45%及47%。

雖然打工有其必要、也能讓大學生有實務工作經驗,但如果打過了頭,書沒好好念,其實是枉費一路辛苦才得來的高等教育受教機會,本末倒置了。

「台灣很多大學生不念書,簡直荒唐,」台北大學社會系主任黃樹仁有感而發,他主張老師應督促學生用功、不能鬼混,學校有教育考核的責任。

他表示,亞洲學校是「入學難,但畢業容易」,歐美國家則是「入學容易,畢業難」,有的歐美學校學生畢業率只有五成,嚴格把關學生的學習品質,不像台灣,大學畢業率很高。

動機1 迫於經濟補貼學費

除了畢業容易,讓大學生有餘力打工,台灣的大學生流行打工,也是迫於現實,必須賺取學費與生活費。

的確,讀大學愈來愈不便宜。國立學校每學期學費2.5萬左右,私立的4.5萬~6萬,外地來的還要加上生活費,讓打工成為台灣大學生的次文化。

目前就讀文化大學美國研究所的宋國瑜,大學時為了賺生活費,最高曾兼6份打工,平均兼3、4份,一天只睡3、4個小時,工作內容允文允武。每到暑假,他會安排週一至週三到工地打工,一天做8小時賺1500元;週四、週五則教長笛與鋼琴,時薪約在500至700元;週末到大賣場擔任廠商的促銷人員,一個月有近3萬元的收入。

從高雄北上念書的他,打工不只是賺自己的生活費,甚至還要貼補家用,多數所得甚至寄回家中,僅留一些生活費在身上。還好他很拚命讀書,最後能考上研究所。

動機2 放一點成績體驗人生

除了賺生活費,也有不少年輕人將打工做為豐富人生的活動。

郭海棠,政大資管系延畢五年級生,他說,他們這一代「很茫然」,不知未來要做什麼,但起碼要知道自己當下在做什麼,好摸索未來的路。他花1∕5時間打工,3∕5時間帶社團,1∕5時間讀書。

「大學要大大地學,不要都在念書,可以放掉一點成績,但打工如果只為賺錢,那很糟糕,」對他而言,打工是必要、也是興趣,他幫人力銀行做駐校園記者、幫雜誌寫文章,一個月賺3、4000元。

在大學時參加過創業比賽的郭海棠,未來可能考慮網路創業,他把社團的經驗當做素材。

台北科技大學工業工程系張錦曾,利用工讀機會體驗另類人生,常主動尋找奇特的工讀經驗,包括穿全套超人裝在台北車站前募集發票、在廣告中做臨時演員。

「錢倒是其次,我喜歡新鮮感,和特別的東西,所以我會想嘗試各式各樣的特殊工讀,」張錦曾說,他可以從這些工作瞭解廠商如何執行專案、導演如何拍片,拓展生活經驗:「這些人生中難得的體驗,就是特殊工讀最珍貴的收穫。」

疑慮 性質多與未來無關

但是打工盛行,會不會影響課業呢?勞委會調查,76%打工的大學生認為打工對課業沒有影響,認為有正面影響者占7%,認為有負面影響者僅占15%。

事實上,學生只要善用打工累積未來就業的資本與技能,似乎也能對學生的其他面向帶來正面影響。台大校長李嗣涔就觀察,「這一代的學生沒有我們那一代人用功,花在讀書上的時間不多」。不過,他覺得現在年輕人活潑又有創意,從學校各種活動中都可以看到例子,是這一代的特色。

然而多數學生的打工,都是經過仔細挑選的嗎?並不一定。

1111人力銀行今年暑假前公布的一項調查,有九成學生有工讀計畫,理想排行榜前三名為餐飲人員、內勤及key in人員。顯然現在學生打工「賺勞力錢」的多,對本身專業及未來求職幫助不大。

勞委會的調查也顯示,打工大學生認為打工工作與在校所學有相關者只占32%,完全無關者占68%。

雖然很多人打工是為避免將來「畢業即失業」,但打工也應該有打工的策略。「想要累積工作經驗,對求職有幫助,」今年從輔大國貿金融系畢業的潘思安說,她從大二起就到餐飲店去做會計助理、資料整理、收銀等工作。一個星期去三~四天,一次4~6小時。

她畢業後求職算相當順利,被四家錄取,已決定去一家小型貿易公司做助理。

1111人力銀行營運長吳睿穎強調,若想在將來的求職戰中贏在起跑點,工讀是必要的「職場先修班」,學子應及早在進入大學選系之際,就進行職涯規劃,選擇能夠接近志向的工讀工作。

風險 為錢所趨忽略安全

由於大學生相當高比例「畢業即轉業」,若善於規劃打工,的確能藉由打工找尋人生方向。

「工作不好找,未來打算一邊打工、一邊找正職,待在家裡工作不會來找你,」小貓(化名)是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社會教育系大四生,班上一半都在打工。

小貓大二時一個月打工約120小時,去麥當勞做服務生,一天四小時,但這種打工,時間被卡死,很難配合學校上課,因此改為接整天型的展場活動。一個月有五、六個整天的展場工作,可多賺個8000~1萬生活費。

今年暑假的遊戲軟體展,照慣例依然是滿山滿谷的人潮,大批工作人員在人潮中發傳單、拿著招牌走展場、在各攤位前做服務人員,還有美麗的女孩穿著清涼表演或做接待人員。

別懷疑,這群工作人員絕大多數是大學生。

小貓也接了電腦展中遊戲公司鈊象電子的工作,到現場才知道,雇用公司要求她們穿著肚兜、短裙,為客戶解說遊戲操作、特色等。

五、六個肚兜妹妹圍著圓型工作檯排排坐,身邊多半有個客戶聆聽解說,工作櫃外圈則圍上一大票歐吉桑、年輕男性,眼光不時瞟向她們,現場氣氛有些詭異。「知道有很多人盯著我們看,但這是工作,沒辦法,」小貓說。

稻江動畫及遊戲軟體設計系二年級林川,也接了電腦展中的工讀,他工作簡單多了,只需拿著一個大招牌站在路中間。「我想買一台電腦,因此來打工賺錢,」他說。

失衡 兼職者激增70%

對大學生不太好的消息是,景氣低迷,不少上班族搶打工工作,讓找打工機會都要很拚。

104人力銀行行銷總監邱文仁表示,7月份的兼職求職者約有8萬名,較上個月增加超過70%。

她表示,目前104人力銀行線上約有2萬6000筆兼職工作機會,如果以線上共有8萬名兼差求職者(含在職身分與學生身分)計算,平均超過3個人在搶1份工作,相當競爭。

吳睿穎建議,可以透過工讀找出並創造個人職場的獨特優勢,建立人脈網絡,以創造畢業後進入理想行業或企業的機會。

但是前提仍是,不要因為打工讓課業耽誤了,本末倒置。

本文出自 2008 / 12 月號

A+俱樂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