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金管會主委 陳樹 爭議中推動亞太金融中心

文 / 林美姿    
2008-09-12
瀏覽數 36,250+
金管會主委 陳樹 爭議中推動亞太金融中心
Line分享 articlefont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的位子很難坐,是出了名的。

從最近各界質疑二次金改過程,行政院又有意推第三次金改就可瞭解,金管會工作的複雜性。不過7月1日才上任的陳樹,仍然積極地為自己訂下許多具挑戰性的新目標。

「四年的任期,如果沒有辦法把本國銀行的資產報酬率,從現在的0.3%提高到1%,即使未來有續任的機會,我也不會接受,」陳樹宣示地說。

面對國內外嚴峻的經濟情勢,陳樹仍有信心地陸續訂下新目標,因為金管會的政策已有清楚的主軸。「推動亞太金融中心,是台灣金融業脫胎換骨的機會!」陳樹指出。

上任40多天以來,陳樹馬不停蹄地研議亞太金融中心的全套方案,趕在8月下旬呈報行政院。亞太金融中心涵蓋籌資、資產管理以及金融服務三大中心,包括30多項議題,高達200項計畫,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也因為公務繁忙,《遠見》採訪安排在下午6點下班後的時間進行。

出身貧農,考上五個高普考

今年54歲的陳樹,篤信佛教,他左手戴著一串佛珠,神態平靜穩重,以略帶點沙啞的聲音談起對金融市場的看法。

「台灣金融業要在幾年內提升競爭力,不能只有打帶跑,需要有突破性的做法,全面性的構築計畫,亞太金融中心是一個機會。」

陳樹出身雲林貧困農家,求學過程中經濟壓力很大,但他很上進,在大學和研究所期間,就考過五個高普考,順利進入證管會。後來更考取了會計師執照,如果他去當會計師,可能早已年薪千萬,家中經濟也可快速改善,但陳樹卻選擇留在崗位上。

「因為我能體會農家的苦,希望自己能為社會營造更好的環境,讓更多人可以富足地生活,」陳樹說。他在證管會工作,瞭解金融業對國家整體經濟發展很重要,「我願意做築路的公僕。我覺得築好一條道路,比在道路上開什麼車更重要,」長期茹素的陳樹說。

41歲當上證管會主委

年輕時侯的陳樹,富有衝勁,也有稜有角。

他在證管會一組任職時,負責發行業務,經常面臨申請上市的企業和立委的施壓。從那時起,他開始接觸佛法。為了準備甲等特考的升等論文,他曾在辦公室打地鋪睡了三個月。

不過從事公職的陳樹,向來有長官緣,在證管會當上科長三個月後,就被擢升為副組長,41歲時就坐上證管會主委的寶座,是歷年來最年輕的主委。

證券暨期貨市場發展基金會董事長丁克華指出,陳樹在證管會期間,包括承銷制度的改革,推動櫃檯買賣中心OTC及興櫃市場等,表現可圈可點。

為了讓市場效率提升,陳樹也推動許多法規,曾在一年內發布及修改130多種法規,包括投信投顧業法以及許多開放外資的措施,讓日後的資本市場得以蓬勃發展。

推亞太中心,兩岸共創雙贏

不過1996年陳樹為了推動「亞太金融中心」計畫,準備實施股市延長交易,和國際接軌時,卻被當時的財政部長邱正雄調任財政部參事。歷經官場起落,讓沉潛後的陳樹變得更圓融。

當年的亞太金融中心計畫草草收場。但世事難料,13年後,陳樹接掌金管會,再度扛起亞太金融中心的旗幟,「這是一種因緣吧!」他說。

陳樹分析,當年亞太金融中心無法成功,兩岸關係不穩定是主因。「金融市場壯大,需要自由化和國際化。但大陸政策未定,資金進出就無法大幅開放。」

雖然延宕多年,台灣多項指標目前都遠遠落後香港和新加坡,但陳樹認為現在重新啟動這項計畫,台灣仍具有利條件。

例如,台商的投資腳步現在不只在大陸,還擴及到許多東南亞國家,這對台灣的經濟發展幫助很大,也有利於金融業發展。

加上國內資金出走到國外的很多,如果能營造好的環境,他相信資金會回流。

尤其兩岸關係轉為共創雙贏,「整體條件,水到渠成,我相信大有可為,但我們先要有完備計畫,」陳樹說,他會提出四到八年的計畫,並且要求金管會一個月要有一個行動方案。

四年做到200企業來台上市

做事要求又多、又快、又好,是陳樹的任事風格。例如他訂下四年吸引200家海外企業來台掛牌的高目標,許多人就質疑是否做得到。但他指出,自從金管會宣布這項計畫後,8月初就有企業陸續主動來詢問,他認為企業的意願相當高。

「台灣的資本市場有自己的利基,高科技產業將是未來亞太籌資中心的主軸之一,」陳樹說。

動作快的他,已要求承辦的官員先選出200家的目標企業,再分工去拜訪遊說,「我自己也會去拜訪重要企業。」

不過,立法院財政委員會的立委廖正井卻擔心,金管會的高階主管,包括陳樹在內,沒有在業界待過,感覺不到業者沉重的經營壓力,以致政策可能會比較保守,行政作業也比較官僚。他希望新主委能多聽外面的聲音。

一位證券業高層指出,陳樹除了在公開場合的會議或公聽會之外,私下很少和業者應酬或往來。陳樹自己也說,如果業者動不動就來找我,那就表示組織的機制出了問題。

做事一向嚴謹而且注重細節的陳樹認真地說,他希望外界多給金管會制度面的建議,且最好是用書面的,分三部分陳述。第一部分是制度面的問題所在,第二部分是國外先進制度的經驗,第三部分是提出建議修改的法規。

內升提士氣,讓金管會上軌

事實上陳樹所主管的金管會,成立四年以來風波不斷。前任主委與委員曾因涉入弊案被調查,機關形象低落,還曾爆發過離職潮,包括委員、局長在內的多項重要職位也長期空缺。陳樹上任後,以內升提升士氣,快速補上缺額,希望讓金管會重上軌道。

加上副總統蕭萬長、行政院長劉兆玄以及副院長邱正雄都是陳樹以前的老長官,政策溝通管道順暢;副主委李紀珠來自立法院,也有利於和立委的溝通協調。立委廖正井認為,現在金管會的陣容比以前強多了。

在公務上,不論面對任何的困難,陳樹覺得自己都是「歡喜地付出」。

他語帶禪機地說,「任何問題來了,不要當作是困擾或是壓力,而要以感恩的心來看待,因為這讓你有機會開啟更大的智慧、發揮最大的慈悲心。」

資本市場三傑,做一等領導

外界曾以國內的資本市場現在充滿「阿彌佛陀」聲,來形容金管會主委陳樹、證券交易所總經理許仁壽以及證基會董事長丁克華三人同樣信仰佛教的巧合,其實這三人在證管會時代就是老同事。

丁克華說,資本市場的主事者修佛是好事,因為心中無雜念,做決策更可以不偏不倚。證券市場比其他地方更需要有品德、無欲無求的主管,因為在證券市場中很容易受誘惑。

陳樹也表示,佛教不是什麼都不管,都不做。所謂「無為而治」是積極的,指的是靠制度的自動運作,領導人可以不必事必躬親,這是第一等的領導人。但目前他希望自己是第二等的領導人,也就是「有為而治」,因為要建立制度、培養人才,所以很多事要親力親為。第三等是「有為而不治」,也就是有苦勞而無功勞;第四等則是「無為而不治」。

台灣再次打造「亞太金融中心」是否能成功?陳樹指出,亞洲區域金融中心目前除了香港和新加坡之外,連上海、首爾、北京、吉隆坡也都想發展。台灣只有藉由亞太金融中心的架構,才能把市場作多目標的統合。

「我會負起最大的成敗責任!」陳樹有擔當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