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古」靈感〉台灣設計師 站在古人的肩膀上

文 / 宋秉忠    
2007-03-01
瀏覽數 19,500+
「古」靈感〉台灣設計師 站在古人的肩膀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春在家具總經理陳仁毅/從古文物提煉新家具風

現在一般的仿古家具,坐在上面,感覺人都老了,很難受到年輕人的喜愛。但是「春在」設計的家具,乍看就是北歐的極簡風,只是北歐用金屬呈現,而「春在」用中國紅木呈現。

宋朝官員戴的平天冠、宋徽宗的瘦金體書法,可以變成提盒的提桿,可以變成長椅的椅背,而且又恰恰橫在腰部,讓人享有現代人體力學產品。

能從完全不相干的古文物、古畫中,發現家具的設計理念,產品又能吸引年輕人,這就是「春在」家具設計公司總經理陳仁毅。

從小喜歡打拳的陳仁毅,靠著國術項目考試,考進文化大學,成為舞蹈系第一屆兩位男生之一。

陳仁毅曾經獲選國家文藝金像獎最佳男演員,並獲當時行政院長郝柏村親自頒獎。曾經想在畢業後,當個職業舞蹈家,但是眼見年過40的老師上台,腳會抖動,陳仁毅才驚覺,舞蹈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

加上雲門創辦人林懷民當時已經嶄露頭角,陳仁毅心想,即使他再努力,也不過是林懷民第二。因此,1987年退伍後,他決定棄舞從商,到中國經商。由於資金不足,只能選擇內陸的四川。

在四川的四年中,陳仁毅投資過美耐皿餐具、漆包線等,幾乎能賺錢的行業,他都涉足過,可惜全部失敗。本業雖失敗,但陳仁毅卻有意外的收穫。

從文物買賣到替別人買賣文物

小時候在台東長大,同學八成是原住民,從小,陳仁毅就很喜歡原住民的文物。到了大陸少數民族聚集的西南,他更覺得是空手入寶山,四年中,他走遍四川、雲南、貴州,蒐集到不少珍貴文物。

即使在中國的投資長期以來都是虧損,但是四年在西南的旅行經驗,讓陳仁毅於1988年成立的雅典襍家飾公司,能不斷成長。1998年,陳仁毅成為台灣第二位進軍紐約「中國古董家具拍賣市場」的古董商,並且獲利。

此後,陳仁毅更從單純的古文物買賣,轉變成「替別人買賣古文物」的藝術顧問,替知名公司及個人在國際拍賣市場上,標購中國古文物。

2006年11月,香港嘉士得拍賣會上,雅典襍獲得客戶1.2億港幣的授權,去搶標一件清乾隆御製琺瑯盌,顯見他在中國古物市場上的地位。

2004年,陳仁毅更進一步發揚古文物,他利用20年來對中國古文物(特別是古董家具)的瞭解,以「春在」為品牌,成立家具設計公司。

「春在」能與擅長複製的大陸家具業者競爭,主要在於它能提供豪宅家具的整體解決方案,而這個核心能力又與陳仁毅的舞蹈背景,息息相關。

曾在大學擔任舞台總監的陳仁毅,熟悉燈光與布景,舞者走位與空間的關聯。他在設計能與豪宅建築格局搭配的整套家具時,會留意到家具與光影的關係。與一般家具設計師相比,身為舞者的陳仁毅也能跳脫單個家具的造型,從空間,從人去思考家具造型,整套家具擺設,讓使用者感到自然舒適。

陳仁毅舉例說明,對文物瞭解的深淺,直接影響到創作的水準。

2006年,春在以宋代家具為題材,設計的現代化家具,被故宮選為四組「設計達人」之一。作品之一的「天平系列提盤」,創作發想來自畫相中宋太祖趙匡胤所戴的「平天冠」。

宋代講究素雅、線條簡單,仿彿現在流行的北歐極簡風。官員所戴的平天冠,帽後只有一條細長的橫條,由於橫條很長,戴上平天冠後,人的動作就不能太誇張。這就是以簡單之物,讓人自我約束。

宋徽宗的瘦金體同樣也是呈現簡約的線條。

有了這樣體會後,春在家具的設計師就把平天冠的橫條,變成提盒(裝水果、茶點)上的提桿,呈現簡約的設計風格。

陳仁毅自信地表示,新加坡、香港設計師對中國創作元素是「隔層紗」,老外設計師是「隔層牆」,即使中國同業也很難在短時間內追趕上台灣。

2.設計師黃薇/想像古人生活練創意

去年底,在故宮的設計達人發表會上,設計師黃薇笑著用她設計的鴨型精油瓶在院長林曼麗背上按來按去。

精油瓶還能用來按摩穴道,讓人不得不佩服黃薇的想像力,當初故宮只給她一張「玉鴨」照片。

看著照片,黃薇想像當時有錢人是如何把玩玉鴨,摸著鴨頭、鴨腳、鴨屁股,黃薇突然想到:鴨屁股可以刮痧。

名模出身、又成為名模「製造者」的黃薇,曾經擔任時尚雜誌《VOGUE》的服裝顧問;廣播、電視節目主持;PUMA運動服系列主設計師。最為人稱道的是,她曾經成功地為天心、侯佩岑等藝人造型。

名模變身名模製造機,黃薇靠的似乎是她與天俱來的本領——作白日夢。陽光照在蟑螂翅膀的紋路,黃薇竟覺得像黃色絲綢的紋路。

2003年8月,為歌手蘇芮出道20周年演唱會設計的「卡帶」裝,黃薇的發想是:蘇芮演唱的年代是用錄音帶,而非CD。因此,她到處蒐集錄音帶,取出磁帶,做為衣服下擺流蘇。

最近,被黃薇拿來「練創意」的對象,變成古人、古畫、古物。

即使不在工作,黃薇也經常利用各種機會,讓自己透過想像去體會古人的生活作息,這對於她從文化中表現創作元素,大有助益。

仿做古蘇繡,模擬昔時生活情景

黃薇開門見山地點出「歷史」與「時尚」的關聯:「沒有文化底蘊,設計師即使有過人的天分,也很難自我超越,成為一流的設計師。」

黃薇表示,國際級設計師強調的是自己的文化沉澱,大家見面時反而很少談自己的設計。

她強調,設計的「世界大同」時代已經過去,現在的主流是要「同中求異」。

為了破解文物中所隱藏的創作密碼,讓自己的作品能「同中求異」,更上層樓。最近,黃薇發現《VOGUE》雜誌1920年封面上的一幅女人插畫,衣服的花紋、下擺,有東方意境,就請大陸工匠以蘇繡手法按原畫,重新繡了一幅。

拿到作品後,黃薇經常帶在身邊,一有空閒就拿出來欣賞。

想像當時的女人,從小足不出戶,陪伴她們的只有院子裡的花鳥,以刺繡記錄自己的內心世界,表達自己的感情,不管是新嫁娘向丈夫表達愛意,還是母親表達對女兒出閣的不捨。

黃薇還用手撫摸刺繡表面,竟然連一個小疙瘩都沒有,讓她驚訝古人的手竟能靈巧至此,古人對美的執著,竟能達到如此地步。

迷上人像畫,揣摩畫中人的心情

休閒時,黃薇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古典小說翻拍的電影,或是到博物館;她一年平均會去巴黎四次,而且每次幾乎都會去羅浮宮。

2006年10月間,黃薇到巴黎,竟然迷上了人像畫,以前她並不喜歡人像畫。

這次會迷上巴黎的人像畫,是因為黃薇發現,仔細看人物身上的配件、臉上的表情,想像畫中人當時為什麼要穿那件衣服?為什麼要擺出那種神情?就可以推斷出畫中人當時心裡在想什麼。

以拿破崙最有名的躍馬圖為例,因為拿破崙個子不高,他想藉騎馬姿勢表現出他是一個小巨人;畫中的拿破崙左手執馬鞭,右手指前方,展現他想完全控制的意圖;畫中的馬還躍起,更展現「不能妥協的完全控制」。

黃薇就這樣從人像畫盡情釋放自己的想像,與古人神交。

對於設計界湧現的中國風,黃薇斷言,台灣設計師沒有任何優勢,有些外國設計師對中華文化的理解程度,比台灣及中國設計師都強,而「對文化理解的深淺,正可以看出一個設計師的功力,」黃薇強調。

3.Shawnyi品牌創辦人簡鈺峰、潘伯勳/用現代品牌精神探究古人

雖然是個六年級年輕人,在巴黎留學、工作,服飾品牌Shawnyi創始人簡鈺峰說,他從一開始從事設計工作,就不斷嘗試從台灣土地、中國古人挖掘設計元素,這也是他們與其他台灣設計師不同的地方。

簡鈺峰和他的創業伙伴潘伯勳2005年10月以取材自台灣原住民的「高山青」系列,把台灣設計服裝首次推上巴黎伸展台,並且贏得巴黎時尚界的關注,成為90場秀中的第一場主秀。

敢於表現自己文化傳統的不同,正是他們兩人成功關鍵。

創作高山青系列前,簡鈺峰曾買過原住民的傳統服飾,拆解、分析其中的創作元素。

簡鈺峰還從伊朗、中國苗族、西藏等高山民族的服飾中,尋找他們之間的共同性,結果發現包括台灣原住民在內的高山民族服飾,都有粗獷、少雕琢的創作理念,使用的材質則以麻綿為主。

簡鈺峰認為,吸收外國文化的同時,要注意不要被同化了,只有這樣,創作淵源才會不斷地湧上來。潘伯勳也表示,提出自己的文化主張,並且要表達出來,只有這樣才可以成為極度的時尚。

簡鈺峰、潘伯勳設計的服飾早已被定位成「領導流行」的高單價產品,最低價格在萬元台幣以上,像替藝人關穎訂做的禮服更在百萬台幣以上。

流行有跡可循,傳統就是創作之源

對於一般人來說,「流行」一詞似乎等於全新的、變動的、讓人捉摸不定的,但是簡鈺峰卻認為,流行是有循跡可尋,會在不同時代一再出現。

就像世界時尚之都巴黎市中心,多的是300、400年前的古建築,即使100年後,巴黎還會是目前這個樣子。

就像現代的露胸裝,在唐代仕女圖上早就可以看到;而迷你裙也一再流行,只是有時候長點,有時候短點。

設計師要領先其他人而掌握流行趨勢,對於傳統文化的瞭解,自然要比其他設計師更深入。

簡鈺峰平時喜歡研究歷史典故,喜歡看歷史劇,特別是明末清初或是清末民初戲。到歐洲古城旅行,簡鈺峰有時會刻意靜下來,小歇片刻,試著想像當時代的人們是如何在古城中生活。

簡鈺峰「傳統做為創新之源」的觀念,在巴黎受到重視。

2005年,簡、潘兩人被法國小姐選美主辦單位,選為指定禮服設計師。簡、潘推出的「台灣紅」系列,就是用台灣紅作主色,禮服上的圖紋取自客家紅龜粿的印記。

法國小姐選美的主辦單位解釋選擇簡潘兩人的原因,就是這項選美活動舉辦已經超過60年,活動亟需「創新」,而簡潘兩人是當時巴黎「最創新」的設計師。

仿古不能照抄,古人更要現代精神

雖然,許多創新理念取材自古人,簡鈺峰強調,不能赤裸裸地照搬古人的東西,時尚和古人之間要有轉化的過程。

就像,故宮原先希望簡鈺峰根據宋代文物進行創作,但是他覺得宋代流行偏冷,不符合他的品牌精神:極度女性、優雅、華麗。

後來看到「唐人宮樂圖」中的女子,「衣裳勁簡,彩色柔麗」,體態又「濃麗豐態」,幾乎就是Shawnyi所設定的顧客群,簡鈺峰就堅持以唐代作為創作依據。

簡鈺峰把唐代金銀器花紋移植到領帶上,改變成立體皮雕花。現代感十足的羊毛鏤花披肩,則是根據唐朝石刻的仕女像。

要讓古人成為時尚產業的創新之源,而非赤裸裸地的仿古,簡鈺峰的看法是,必須以現代的品牌精神,進行絕不妥協的檢驗。如果不符合品牌精神,再偉大的古人可能也必須捨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