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媒體人、立委、學者、業界 檢視台灣的「安隆危機」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6-05-01
瀏覽數 16,100+
媒體人、立委、學者、業界 檢視台灣的「安隆危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副執行長 蔡金拋:會計師不能裁判兼球員

安隆案爆發前,美國許多會計師事務所的非審計業務(如諮詢)收入,往往超過審計收入,因此,難免出現為了業務犧牲審計原則的現象。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就是這樣被安隆案拖垮。

安隆案發生後,美國對於會計制度的改革,首先就是要求提高會計師的獨立性,嚴格區分審計或非審計業務。

沙賓法案(Sarbanes-Oxley Act)就規定會計師除審計業務外,有九項非審計業務不可接。

去年4月1日,日本立法規定,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稅務、諮詢部門,必須分割為三家公司法人,進一步落實會計師獨立性的要求。

資誠去年成立「獨立性辦公室」,下面分管審計、諮詢、稅務三個業務,就是要嚴格查核審計及非審計業務。

例如,諮詢部門必須先得到審計部門的同意,才可以接同一客戶的諮詢業務,如果審計部門不同意,就上報獨立性辦公室裁決。(宋秉忠整理)

■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總裁 魏永篤:改革會計制度不要過當

台灣勤業先是受到安達信的牽連而改組,後來又有兩位會計師受到博達案的牽連,被主管機關停業兩年。

這是台灣會計師歷來受到最重的處罰,但我認為處分過當,主管機關當時是在民意的壓力下,做出決定。

我們事後曾重新檢視兩位會計師的簽證程序,基本上都符合公司規定,且在簽證前,主簽會計師也派員到新加坡,向博達的往來銀行查證,只是這家全球前500大的銀行,對我們隱瞞部分事實。

此外,有關會計師事務所對一家企業同時提供審計及非審計服務,是否恰當?

安隆案之後,輿論似乎比較強調兩者要分離,但是,只要求會計師事務所提高獨立性,似乎不公平。一些信用評等機構對企業股價漲跌的影響,遠大於會計師事務所的財務報告,但從來沒聽說外界對他們的獨立性有任何質疑。

最近,我在歐洲看到《金融時報》的社論質疑「會計簽證究竟有無獨立性?」有多少人會看去年的財務報表,買賣現在的股票?機構投資者不看,個人投資者則是看不懂。(宋秉忠整理)

■政大EMBA執行長張士傑:台灣企業透明度有待提高

像最近在金控合併中爆發的關係人交易,在美國幾乎是難以想像的,而主管機關查到現在,一點結果也沒有。

台灣金控合併模仿美國,許多金控執行長曾經留學美國著名商學院,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金控合併卻是弊案叢生,關鍵就是台灣整個企業運作的透明度遠不及美國。

我們難以要求企業執行長遵守誠信道德,但卻應該要求企業提高透明度,企業的經營理念、未來發展方向,都應該明白交待。

但是,要求企業透明化,現在不能寄望於企業主,也不能寄望於政府,而是寄望於台灣中產階級的意識抬頭。(宋秉忠整理)

■立法委員 雷倩:財團壟斷1兆3000億公家生意

安隆是趁著美國的能源民營化政策而逐步壯大。台灣追隨美國,也大力推動公共事業民營化政策。

現在〈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所涉及的金額約新台幣7000億元,加上高鐵和高捷的6000億,整個公共事業民營化的規模是1兆3000多億。

如果說安隆案是透過股市籌資,投資人和股東要自己負擔風險,那麼,台灣許多民營化的公共建設,花的卻是全民血汗錢。

現在BOT案,比如高鐵、高捷、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等,弊案頻傳,反映的就是政府高層圖利財團。

現在台灣公共建設民營化最大的問題是,工程採購不需按照政府採購法,透明度低。

政府與財團簽合約,關鍵條文不公開,外界根本無從監督。(宋秉忠整理)

■資深媒體人 卜大中:報老闆是財團好友,媒體監督成空談

台灣極可能爆發像安隆這種大型的企業舞弊。但是,新聞記者對於近來一連串的金控舞弊,卻都無力揭發。

首先,記者的金融專業能力不足,難以發掘像安隆這種計算精密的企業舞弊。

其次是,現在的媒體生態日趨惡化。

不少報老闆與記者,都想與大財團維持良好關係,許多記者甚至因為與大財團的關係良好,而受到老闆重視。

再加上廣告的考慮,別說大財團,就連一些小財團、小金主,不少媒體也是報喜不報憂。先前有家塑身公司出事。

我還聽到一名記者在報社內部報稿時特別強調,這家公司一年有1億元的廣告預算,最好不要亂報。

像是電視台這種強勢媒體,因為競爭激烈,更是帶頭棄守監督角色。

某家電視台更規定:一則公關新聞要價5萬元,錢直接進入公帳。(宋秉忠整理)

本文出自 2006 / 05 月號

35歲的退休進行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