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唯有以「軟性實力」立足世界

文 / 高希均    
2006-03-09
瀏覽數 24,300+
台灣唯有以「軟性實力」立足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Soft Power 的提出

國際情勢詭異多變,台灣前景混沌不清。

其中兩個關鍵變數是:(1)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與持續發展,已使台灣的發展空間愈來愈被壓縮;(2)美國在國際舞台上已無法任性地我行我素,愈來愈需要中國或暗或明地支持。在「經貿熱、政治冷」的兩岸關係上,台灣正進退失據,陷入被邊緣化中。

台灣在被邊緣化的國際大環境中,自己千思萬慮之後,唯一可以突破的出路,就是全面提升自己的「軟性實力」——以實力來改善台灣的吸引力,以實力來增加台灣的影響力。

哈佛大學奈伊教授(Joseph S. Nye Jr.)在1980年代末提出了「hard power」與「soft power」的概念。前者是指一國以軍事上的強勢來壓制對方,完成國家政策目標;後者是指一國以其制度上的、文化上的、政策上的優越性或道德性,展現其吸引力。在他的近著《Soft Power: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一書中(Public Affairs, 2004),曾對這兩個觀念做過籠統性的討論。

在國家層次的討論上,「hard power」可譯成「硬性國力」;「soft power」可譯成「軟性國力」。在討論公司、個人或某一組織上,可譯成「硬性實力」或「軟性實力」。我注意到中國大陸分別譯成「硬實力」(或「硬力量」)、「軟實力」(或「軟力量」);也有人譯成「硬性勢力」或「柔性勢力」。由於本文討論屬於一般性,將用「軟性實力」的譯名。

對這兩個觀念,可以再稍做引申:「硬性實力」是在使用時容易產生「負面力量」(negative power),如倚靠軍事力量來摧毀對方,造成占領及傷亡,美國對伊拉克的動武即是近例。這種力量的使用,即使可以自圓其說,也是「必要之惡」。

「軟性實力」則是一種正面力量(positive power),展現在制度組織上(如民主、法治)、生活方式上(如多元、開放)、政策推動上(如環保、消滅貧窮)、文化的分享與互動上(如藝術、音樂),因其展現了吸引力,使別人樂意仿傚、學習、嚮往。

美國的民主機制、言論自由、著名學府、企業捐獻、尊重智慧財產權等都是令人羨慕的「軟性實力」。奈伊教授責難當前的布希總統對伊拉克過度使用「硬性實力」,輕視了對中東國家展現「軟性實力」。

「硬性實力」(如武器採購)費用龐大,有時沒有嚇阻敵人,先拖垮了自己財政,並且會產生支出上的排擠效果(前蘇聯即是一例,我們也面臨了嚴峻考驗);「軟性實力」(如林懷民的雲門舞集)常常靠民間的自身投入,產生了良性的擴散作用,增加了別人對台灣的好感。

知識可以是「中性」的,用來發展核武,增強「硬性實力」,就有殺傷力;用來發展醫學突破,增加「軟性實力」,就可減少病患。在一國資源的分配上,「如何」的選擇不僅反映了政治領袖的知識,更反映了政治領袖的智慧。

當史達林嘲笑:「羅馬教皇有幾個步兵師?」教徒回答:「梵諦岡統治世界,從不倚靠軍隊。」這凸顯了獨裁者的盲點,這也是軟性實力表現的極致。

(二)主宰自己的命運

就台灣當前處境來說,最安全的國家安全政策就是不改變現狀——不獨不統、不修憲法、不改國號、不辦公投。在不挑釁對岸下,台灣就可以安全地生存發展;對岸也可以專心地持續它的改革與開放。這樣的作法正是藍海策略的思惟,讓雙方跳出硬性實力的競賽,開創軟性實力的汪洋大海。

因此,台灣的選擇只剩下台灣人民要主宰自己命運的路。曾任陸委會主委的現任立委蘇起在文章中指出:「台灣的民主制度、自由經濟、開放的社會,是台灣『軟權力』的重要因素。只要充分發揮這些『軟權力』,台灣不僅更繁榮,而且更安全。」

(三)創造「吸引力之島」

我們要再度呼籲,政府的注意力與資源應當從政治與軍事層面轉向社會面與文化面。陳總統應當設立一個超然的全國性組織,除決策官員外,邀請孚眾望的民間人士,共同推動「全面提升台灣軟性實力」的大工程。

一旦決定少花2000億元去買武器,就有足夠的經費來支援。政府的責任是在最短的期間,以充足經費投資,並用大量專才,同時鼓勵民間投資及參與,共同創造一個「吸引力之島」;軟性力量的吸引力要表現在六個方面:

(1)創造有競爭力的投資環境;

(2)創造有優勢的工作環境;

(3)創造有特色的教育環境;

(4)創造有品質的文化環境;

(5)創造有品味的旅遊環境;

(6)創造能永續發展的環境。

要切實做到這些,政府必須要借重民間力量,以前所未有的行政效率,通過新的立法,加速推動基本建設、教育投資、環保措施、民主修養、法治精神……。一夕之間,政府的會議、官方的發言、媒體的報導、意見領袖的評論、民眾的話題逐漸地遠離了政治,逐漸地接近了人民最關心的投資、文化、生活、工作、休閒……。民主政治的真諦不是政治口水,是生活優質。

台灣如果真能創造那六個大環境,不僅立於不敗之地,更能立足於國際社會。事實上,令人嚮往的北歐、瑞士、紐西蘭,甚至新加坡等小國都是倚靠軟性實力,受到世人稱讚。

提升軟性實力的終極目標,就是把台灣變成一個吸引力之島(an attractive island)。只有政治人物覺醒,全民熱心參與,台灣才會有美麗的明天。這是台灣在被邊緣化中可以最後一搏的選擇。提升軟性實力,沒有陷阱,只有機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