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台商子弟兩岸不是人

文 / 江逸之    
2005-12-22
瀏覽數 58,000+
台商子弟兩岸不是人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每天清晨八點,華東台商子女學校門口,十多輛校車魚貫地開進校園,十多位媽媽陪著小孩來上課。

小孩子上課的時候,這一群愛心媽媽就在家長會的小辦公室幫忙製作上課要用的輔助教材,每週二舉辦插花、瑜等課程。

學校儼然成為台商太太的聚會所與生活資訊交換中心。

教育斷層 孩子被放逐

今年,華東台商子女學校招收了五百五十一位學生,教職員一百二十八位中有四十九位台灣老師。

但是,每天繁重的工作,卻讓許多滿懷理想的老師大喊吃不消。每天清晨五點半隨車接送學生上課,晚上陪住校學生晚自習到十點,除了關注學生的課業之外,連學生的台胞證簽證等雜事都要管理,「每天工作超過十五小時,造成老師流動率偏高,」華東台商子女學校董事會執行長陳大勇無奈地表示。

台商子女來自台灣各地,學習程度參差不齊,「學習能力可以從建中到泰北中學,」華東台商子女學校高三數學老師陳聰輝坦言,老師花了很多的努力,學生的成績仍然不見起色。

台灣教育部對於大陸台商子女的教育補助逐年降低,華東台商子女學校校長黃通鎰指出,教育部對台灣學生一年有新台幣10萬元的教育補助款,而在大陸的台商子弟從3萬元削減到2萬元,讓原本已經教育資源很貧瘠的台商子女學校雪上加霜,甚至於連高三學測,教育部居然沒有華東台商子女學校的電腦代碼。

一位台商坦承,如果台灣政府對於台商小孩的資源持續降低的話,台商子女會覺得被台灣遺棄,等到小孩有選擇能力時候,不見得會認同台灣,「小孩子都心向台灣,但是台灣政府卻把他們往外推。」

政治對立 學生面臨選邊站

大人世界的族群對立與不問對錯只問立場的兩分法,已經影響到小孩子的價值觀。

陪著先生來到昆山兩年的林媽媽感觸很深,她的兩個子女在華東台商子女學校就讀高二與高一,就曾經被台灣同學大罵「賣台」。

今年,她的長子回到台灣參加清大暑期營隊,在自我介紹來自江蘇昆山的學校時候,老師語帶輕蔑地說「他是從大陸來的!」造成兒子被同儕歧視,之後很多團隊活動都排擠他,「原本小孩打算回台灣考大學,今年暑假結束後,他就決定不回台灣了,」林媽媽痛心地說,轉學到大陸,就被同學認為是賣台。

更令林媽媽痛心的是,兩年前,女兒在台灣念國三時,老師要求班上同學做一個八吋晶圓廠是否適合到大陸設廠的報告,他的女兒上台報告,結果台下同學居然罵他「不管你怎麼講,你的父母到大陸都是叛徒。」甚至於在畢業紀念冊上寫了他女兒是大陸妹,嚴重傷害了兩個兒女的心。

而在大陸當地學校就讀的台商小孩,所遭遇到的待遇也令人鼻酸。

有一位剛轉學到華東台商子女學校的國一學生,他的父母為了讓他儘快融入上海的生活,送他去念上海當地的小學,結果在學校裡被老師同學孤立,老師上課只講上海話,台商小孩根本就聽不懂,每次老師一談到兩岸的政治現況時候,都會叫這個台灣學生罰站,沒多久就得到憂鬱症,只好轉學到華東台商子女學校。

親情破碎 憂鬱症成伴讀

台商子女經常夾在回台灣升學與親情的壓力之間。一方面小孩在大陸很難交到朋友,很想要回台灣,在熟悉的環境與同儕念書;一方面,又捨不得離開父母。

一位華東台商子女學校的高三女學生,想要回台灣,跟她的好朋友一起念書,但是父母卻希望她留在大陸繼續念書,她跟父母鬧彆扭,最後得到憂鬱症,整天關在宿舍裡,任憑老師與父母苦勸,她都不願意上課與吃飯,甚至昏倒在宿舍。

兩岸不直航,也造成了許多破碎的家庭,林媽媽透露,有一次在校車上聽到兩位小四學生在討論父親包二奶的事情,說到傷心處就哭了起來。

在華東台商子女學校有很大的比例是問題家庭,陳大勇指出,一位昆山台商,去年他的紡織廠倒閉,只好回到彰化老家,卻把高三的小孩留在華東台商子女學校,由學校老師照顧,「這位學生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見到父母。」

「台商只希望政府能夠協助子女的大陸教育問題,畢竟這些小孩子還是台灣人,」黃通鎰講出了所有台商的心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