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球商學院都需要轉型

文 / 陳致中    
2005-11-01
瀏覽數 15,400+
全球商學院都需要轉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商學院正在面臨嚴峻的挑戰,」倫敦商學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院長羅拉.泰森(Laura D’Andrea Tyson)一語點出當今商學院的情勢。

曾擔任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國家經濟顧問的泰森,於1997年起擔任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海斯商學院(Hass Business School)院長,2002年起擔任倫敦商學院院長,該校在《華爾街日報》國際MBA排名中高居全球第二。她擔任商學院院長的八年時光,正好見證了管理教育由極盛而逐漸衰退的過程。

「我剛開始擔任商學院院長的1997年,可說是商學院最輝煌的時代,」泰森表示。大批學生爭相進入商學院就讀、許多企業開出天價薪水等待商學院畢業生、企管諮詢公司的諮詢費不斷提高卻仍客源不斷,而眾多的富人或企業更拚命捐錢給商學院。

一連串的成功造就了商學院最巔峰的時代,也造就了一批有錢有勢的商學院,例如哈佛、賓州大學、史丹福等。

到了2000年,全美國頒發的學士學位中,商學院占20%,MBA更占了美國所有碩士學位的25%;美國無疑是商學院的大本營,在當年度全球頒發的MBA中,由美國發出的高達80%。

然而,在那之後,全球的商學院都開始走下坡。

千禧年後 商學院光環褪色

泰森指出,商學院榮景不再,最顯著的情形是,MBA畢業生的就業機會明顯減少。

另一方面,申請商學院的人數也逐年縮減,這在美國尤其嚴重;目前美國商學院中海外學生的比例已經超過了本地學生。即使各商學院增加獎學金名額、降低GMAT分數等入學標準,大多數商學院仍然面臨招生不足的困境。由於MBA的學費是多數商學院主要的經費來源,招生不足也使得商學院開始經濟拮据。

「不過,商學院最大的困境,也許還是來自企業領袖的誠信問題,」泰森認為,安隆案讓許多人相信,企業領袖的誠信危機根源於他們所受的管理教育。

例如,企業管理的基礎是追求股東價值極大化,這導致許多企業主管只顧提高股價而不管其他。另外,傳統商學院教育的背後,往往隱含著「不要相信任何人」的懷疑論假設,這也讓許多MBA很難正視信任、誠實等議題。

「很遺憾的,雖然許多商學院已經增加了企業倫理、誠信之類的課程,但MBA教育的內容其實並無多大改變,」泰森表示,首先,管理教育的核心是錢,因此MBA們最關注的問題是「回報率」:拿到MBA後的薪水會提高多少?多久可以回收念書的成本?追根究柢,MBA們真正關心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員工或股東,更遑論社會或國家的福祉了。

「還有,商學院教授往往更關心怎麼寫出一本暢銷書,而不是如何做好研究。」泰森指出,這使商學院的學術價值受到質疑,甚至有學者直呼商學院為「學術的廢土」。

從核心價值「多元化」出發

另外,儘管商學院教授講授的是企業管理,但他們之中多數人都沒有任何實際經驗。「就像一個沒開過刀的教授在醫學院教外科手術學一樣,讓從未管過企業的學院派教授教學生如何管理企業,這讓愈來愈多人膽戰心驚,」泰森表示。事實上,由於商學院教授普遍缺乏實務經驗,學生從教授那裡學到的,往往還不及在同學交流當中學到的多。

她認為商學院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學生對商學院的期望太高了。許多MBA課程都以「培養CEO」為目標,而多數MBA學生也自詡為未來的CEO,問題是現代企業幾乎不可能讓剛拿到學位的新人擔任管理職。「當MBA們畢業十年後仍然在不大不小的職位上打滾時,商學院對新生還有多少吸引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全球的商學院正面臨著轉型的壓力,要如何突破現狀,找出二十一世紀管理教育的新模式,是各大商學院的共同課題。泰森表示,「我們現在所能做的,是從管理教育的核心價值『多元化』出發。」她認為商學院的使命不是讓學生成為某一領域的「專家」,而是培養他們成為全球化的領袖。

「除了基礎知識外,商學院學生還必須具備適應各種環境的能力,以及自我反省的能力,更要瞭解自己的長處和劣勢,進而不斷自我學習。」唯有能充分瞭解自己、持續學習,同時能兼顧團隊精神和倫理的人,才能成為這個時代的領袖人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