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縣市民調的限制與啟發

文 / 盛治仁    
2005-07-01
瀏覽數 15,950+
縣市民調的限制與啟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見》雜誌年度的縣市調查,原本即相當受到各界矚目,今年適逢縣市長及國民黨主席選舉,加上其中兩位縣市首長又分別出任行政院長及執政黨主席,勢必會引起各方勢力的政治性解讀與操作。本文試圖跳脫政治角度的解讀,從理論和實務面來探討縣市民調的限制與啟發,提供解讀這些數據時的參考。

評比基準點的限制

從限制面來看,跨縣市民調除了民調的普遍缺陷之外,還有其特殊限制。首先,縣市之間的民調比較,有點類似蘋果和橘子之間的評比。各縣市受限於客觀環境、歷史背景、發展階段以及居民結構等因素,本來就有先天的落差存在。再加上以各縣市為獨立母體的調查方式,比較的樣本並非同一群人,有如比較世界各國元首施政滿意度一般,並不在相同的基準點上。因此若斤斤計較於縣市間的排名,會犯了見樹不見林的錯誤。

其次、媒體民調一般受限於經費上限,進行各縣市民調時,樣本數通常無法達到習慣上的一千份,而只有三、四百份。因此其抽樣誤差在4%到5%左右,使得許多縣市之間的調查結果缺乏統計上的差異,進一步降低了排名先後順序的重要性。

即使各縣市都作了一千份的樣本,正負百分之三的抽樣誤差也還是會讓許多縣市間的排名缺乏統計上的意義。值得注意的是《遠見》調查的施政滿意度是以分數而非百分比計算,因此其誤差範圍皆小於正負兩分之內。

降低過度解讀的誤導

正因為跨縣市的民調比較有這些限制,因此《遠見》決定跳脫一般媒體民調予以排名的普遍作法而改由級距的方式處理,雖然會降低調查結果的話題性及聳動性,但是卻能降低過度解讀所造成的誤導影響,值得肯定。畢竟任何機構在單一時間點的一份調查,必然有其局限性。但這並不表示這樣的調查缺乏參考價值。作者認為從跨縣市的比較中,至少有以下的啟發。

第一、各縣市固然不必斤斤計較排名高低,但是瞭解自己大致的區間落點,可以做為縣市間良性競爭的開端。施政滿意度可以視為溫度計,檢測自己體溫是否正常,或有過冷過熱的問題,以做為調整或強化施政方向的參考依據。

第二、《遠見》這一次的調查中,除了滿意度的民調之外,還有許多值得重視的指標,例如居民的光榮感、十大進步縣市、各縣市最需要加強的施政項目以及民眾對環保、教育、觀光、經濟發展、治安等方面的施政滿意度。這些指標提供了各縣市不同面向的相對強弱表現,可供參酌做為未來施政的改進方向。

第三、從民眾對治安滿意度的調查結果來看,和內政部日前公布的大樣本民調相去不遠。透過不同機構調查結果的交叉比對,可以強化我們對調查結果的效度信心。

第四、我們如果比較施政滿意度的級距及對縣市長個人的形象調查,發現有相當程度的落差存在。這顯示出選民某種程度上把形象和表現分開看待。行政首長如何善用自己一方面的優勢去拉抬另一方面的缺陷,相當值得參考。而縣市首長們更應該透過各縣市居民對縣市長應具備條件的答覆,來調整施政風格,回應民眾的期望。

民意是瞬息萬變的。這份在淹水前所做的調查,不見得能夠完全反映現今台灣的民意結構。如何以謙卑的態度面對各項民意指標,調整自己的施政步伐,會是決定下一次調查聲望起伏的關鍵。我們希望有更多不受政治勢力左右的民意調查持續公布,多元、而且即時地反映民意,以健全台灣的民主政治。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點估計和區間估計

點估計(point estimate)指的是以樣本的平均值,用來預估母體平均值的單一數字,此數字亦為推估母體平均值的最佳預估值。

區間估計(interval estimate)則依抽樣理論可能造成的誤差,做出一個區間的推論。例如民調報告中,常有所謂「在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在正負三個百分點」之說明,意謂研究者有95%的把握,用樣本來推估母體,在一百次的抽樣中,會有九十五次母體真正的值會落在樣本點估計值正負三個百分點的範圍中。依照統計理論,兩個區間估計的範圍必須沒有重疊,才表示有統計上的差異。

本文出自 2005 / 07 月號

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