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品味特刊:嚴長壽 穿出影響力

文 / 李桂芬    
2005-04-28
瀏覽數 34,400+
品味特刊:嚴長壽 穿出影響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亞都大飯店除了以服務揚名之外,Art Deco設計呈現出「內斂的優雅」的氣氛,也被許多人稱道。這種風格,其實正反映了嚴長壽的品味。十五年前,有媒體評選「台北十大穿著人物」,嚴長壽就是封面人物,他被稱為「雅輩中的雅輩」。

波士頓大學心理學博士艾科夫(Nancy Etcoff)在《美之為物》一書中指出,如果把服裝比喻為語言,每一個團體裡大致都有三種類型的人:原創型的人穿著機智、典雅,甚至帶有詩意。從眾型的穿著語言就像枯燥但實用的散文,第三種則是拙於言詞的追隨型。

嚴長壽顯然屬於第一種類型。

他的穿著機智,表現在因時因地而改變服裝。

「他爬山有爬山的衣服,輕鬆的場合會穿牛仔褲,去打獵有獵裝,」和嚴長壽亦師亦友的前亞都麗緻總經理蘇國垚指出。

乍看之下,這事情不難,但是應對得宜又能影響群體的人,不多。

一個冬天的週六下午,中山北路二段,台北戲棚,人澹如菊茶學院舉辦了一場茶會。嚴長壽原本打算穿唐裝赴會。攝影記者想在綠蔭大道捕捉這難得的一幕,因此商請他下車時先留步。

「唐裝和中山北路的景致不太搭調,可能不適合拍照,」嚴長壽回答。

不過,最終他沒有這樣出現。

「我穿好給老婆檢查一下,她說不太適合,」嚴長壽揚起眉,笑著解釋。當他對衣著沒有把握時,詩人太太的眼光是最後一面鏡子。

茶會的氣氛非常素雅。嚴長壽穿著深灰色西裝外套、黑色高領毛衣緩步進來,簡單、優雅,正是國際服裝語言中的「Elegant Casual」。

不論大小聚會、正式或私人場合,他都堅持衣著應該融入環境。

自我包裝的影響力

讓時光回到三十年前,美國運通公司。

嚴長壽擔任傳達,每天騎摩托車替公司送文件。不同的是,嚴長壽總是穿西裝褲、長袖襯衫,打領帶。二十三歲的他,已經有勇氣承擔同儕眼光,不願意像一般送貨員一樣穿T恤、牛仔褲。

是意識到自我包裝的影響力嗎?

「當時想得很單純,」嚴長壽的思緒,似乎也回到過去。

外商公司中,員工的穿著都非常正式。嚴長壽仔細觀察後,決定自己不能例外,即使工作範圍是送件、倒茶水也一樣。「穿T恤、牛仔褲在那個環境裡很不得體,」他說。

如今見識過國際大小場合,嚴長壽對合宜得體有更深入的解釋─同樣是基層工作,如果是建築工地的小弟,當然可以穿牛仔褲,因為在工地一般都這樣穿。但是部長辦公室的小妹,就應該襯衫、裙子,配合那個環境的氛圍。他指出,「西洋的穿著禮儀中,最重要的就是和環境、和周遭的人搭配。」

三十年前的那個決定,也讓嚴長壽發現個人形象的重要。

嚴長壽常常送件到理律律師事務所。雖然那裡的氣氛很友善,工作繁忙的律師照理也不太會和外來客搭訕。不過,這個人讓他們另眼看待,而且喜歡和他聊聊天。

「想讓別人尊重你,你必須先尊重自己,」嚴長壽回憶。

服裝之下的深層禮儀

穿著太隨意得不到別人的尊重,但是過度盛裝會令旁人緊張,一樣不合宜。

在美國運通時,嚴長壽經常有機會和各國的高階經理人一起參加世界大會、晚宴,他在《總裁獅子心》一書中提到,有一年經理人會議訂在紐約,他穿著正式西裝出席。第二年地點改在夏威夷,他如法炮製,當透明電梯下到宴會廳,他看見幾百個賓客穿著都非常休閒,只有他一個人西裝筆挺,那一刻,真是尷尬極了。

其實,這些看似複雜的服裝禮儀,只是最表層的禮儀。

創辦亞都飯店,又加入「世界傑出旅館聯盟」(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嚴長壽受到更大的震撼。

這個組織的成員都是首屈一指的大飯店,包括歷史悠久的巴黎麗池酒店、倫敦四季酒店、香港半島酒店、泰國東方酒店。他們每天送往迎來的,是各國的皇親貴族和社會名流。

有次聯盟的盛宴聚會,嚴長壽穿上晚禮服赴會,一切從容優雅。但是坐定之後,還是發現驚奇—面前擺著六個杯子。都是酒杯。原來,在真正精緻的宴會中,每一種菜餚要配一種酒,一餐用上四到六個杯子是常見的事。

他們把餐宴聚會當成一種藝術,細細品味菜餚、美酒,在交談中互相激盪想法、拓展視野。

而這一切加起來的文化素養,會決定別人怎麼看待你。

二十年前,台灣正處於新富階段,大部分人的心態都非常急切,包括溝通方式、人際交往。當與國際交往更頻繁時,這樣的行為舉止常被人輕視。

嚴長壽分析背後的原因:「我們以為財富可以影響一切,事實上不是如此,有錢拿不到別人對你的尊敬,有錢買不到別人對你的認同。」他親切的聲音愈來愈低沉。

穿衣吃飯雖然是文化素養的表層,卻也需要長期推動。因為,即使國力強大如美國,兩百多年了,還背負著粗魯的形象。

嚴長壽一向對台灣非常有使命感,於是積極在亞都舉辦餐宴,一方面為弱勢團體募款,一方面讓本地企業名流熟悉國際上應對進退的禮節。「我不希望台灣人在海外被看不起,總希望人家覺得我們是有禮、有涵養的人,」他說。

亞都是台灣第一家國際商務旅館。它來往的對象,不是海外跨國企業就是台灣最頂尖的商場鉅子,辦起盛宴,自然在當時造成示範效果。

盛宴仿效國際規格。有佳餚,有美酒。

當時台灣只有六、七種從德國和西班牙進口的普通級葡萄酒,每次宴客,嚴長壽都會特地托人從香港分批帶進等級和種類比較適合的法國葡萄酒。然後,請國際級的樂團及聲樂家現場表演,有時準備雪茄秀,由工作人員當場搓揉菸葉,捲成雪茄,再沾酒抽。

當然,一定有服裝規範。是非常正式的「Black Tie」,男士要穿黑色禮服,女士要穿一件式禮服。

雖然事前一再說明,到了宴會那天,還是有許多人不懂,而被拒門外。有人立刻回去換了禮服再來,住得太遠往返不及的,只好扼腕離去。

這種對國際禮儀的陌生程度,連亞都也大吃一驚。「我們知道一定會有人穿錯,但是不知道會有這麼多人,」蘇國垚在亞都麗緻體系二十三年,參與了多次盛宴,他說明當年的現象。

第二年、第三年,有不少人為了這場盛宴去訂做禮服,亞都也開始為客人準備服裝更換。幸好大部分人會穿深色西裝,這些人只要換個領結就算通過,真的太離譜的,只好全身上下都換掉。

而本來只打算辦一、兩次的活動,在熱烈迴響中繼續了十幾年。

台灣的美麗人生

麗嬰房董事長林泰生認識嚴長壽二十幾年,兩人從客戶到朋友,連家人也結為好友。他很肯定嚴長壽的貢獻:「我常說他是用一種『美麗人生』的態度,在愛台灣。」

美麗人生曾經獲得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描述二次大戰納粹集中營裡,一位猶太父親如何讓孩子帶著希望認識世界、走出美麗人生。

「台灣的情勢和當時的猶太人有什麼不同?兩者都有人虎視眈眈。總裁總是讓台灣,尤其是服務業,知道自己的希望和機會在哪裡。他常常帶團出國觀摩,也把台灣的美好經驗分享出去,」林泰生的神情嚴肅起來。

走出流行,塑造風格

嚴長壽的典雅,則是品味與修養的反映。

「他的穿著不一定是名牌,不過,從外套、襯衫到領帶,他搭配得好像那些本來就該在他身上一樣,」造型師陳頌聲極力推薦。

坐在充滿藝術氣息的辦公室裡,一襲瀟灑唐裝的林泰生,津津樂道:「他年輕的時候很時髦,現在已經穿出自己的風格來了。」

年輕的時候,人看自己和別人看你總是不同,嚴長壽也曾跟著流行穿緊身褲,後來漸漸發現,流行的事物不見得適合每個人。美國運通的外國主管,是他第一個觀察研究的對象。

翻開舊雜誌,照片裡的嚴長壽頭髮燙捲,戴著大鏡片的眼鏡。他大笑起來:「你看,那時候流行戴這種青蛙眼鏡。」

「他就適合這種文質彬彬的紳士風格,」林泰生認為:「他的穿著可以用兩個字形容─就是優雅。他是整體的感覺都很好,而且一點也不做作。」

典雅是從頭到腳的整體感覺。嚴長壽發現,一般人最容易忽略頭髮和顏色。

一個人看起來是否活力充沛,頭髮扮演重要的角色。髮絲要整齊,嚴長壽使用髮油,即使朋友常因此開他玩笑「你油頭粉面」,林泰生透露。

顏色的搭配也很重要。

首先必須符合職業形象。嚴長壽表示,從事創意或設計的行業,外套可以選擇比較活潑亮麗的顏色,而飯店這一行強調穩重,西裝主色大概都是黑色、灰色、藍色這些基本色系。但是不能沉到底,所以襯衫以白色居多,有時候因為流行會穿鮮豔的顏色,不過情況不多。

然後,是彼此之間的協調。

有些人的領帶顏色會配西裝的對比色,嚴長壽喜歡取部分顏色。「如果不希望在人群中被注目,就可以這樣做,」他不急著展現自己。

他的袋巾搭配襯衫的顏色,所以穿襯衫一定要露出「三白」─領緣、袖口、袋巾。這三白可以為單調的西裝外套增添色彩變化。不過年輕人不需要袋巾,倒是有一定年紀的人如果想增加一點紳士味道,平常也可以使用。

還有一白看不到,是手帕。嚴長壽掏出褲袋中的白色手帕,說:「很多女孩子告訴我:『現在的男生都不帶手帕!』我覺得很遺憾。需要遮掩或擦拭的時候,就可以用手帕,在身上亂擦是不得體的。」

最後不能忘記鞋子。有些人一身沉穩的黑色西裝,腳底卻露出淺色的軟皮便鞋,顯得輕重不穩。搭配西裝外套,嚴長壽一定穿繫皮帶式的、黑色硬皮皮鞋,而且擦得晶亮。

那麼,每天出門前怎麼決定當天的穿著?

「我很簡單,就是固定幾套衣服配來配去,」他一句話結束對打扮的深究。

嚴長壽更重視的是,細節。

細節反映教養

有一年,嚴長壽和蘇國垚到紐約出差。難得空閒,兩人趁機去購物。

嚴長壽走進一家店打算買襯衫,堅持要領襯裡有領尖片的才夠挺直,店員上下翻遍始終找不到這樣的襯衫,惱羞成怒,說「沒品味才穿這種衣服」。聽到這句話,一向客氣的嚴長壽立刻指正對方,作服務業的人怎麼能批評客人。

蘇國垚回憶起這段經歷,開玩笑說:「嚴先生的英文厲害到可以罵人。」

不僅襯衫領子要直挺,領帶也是,最好領結可以撐得飽飽硬硬的。

對付容易滑溜的袋巾,嚴長壽也有祕訣。他掏出口袋裡的白色袋巾,掀開,裡面有一小塊白色紙板,上圓下方。這個效果就像新買來的襯衫裡面總有一片紙板托著一樣。嚴長壽有點不好意思,笑說:「就是很簡單的卡紙,我自己剪的,算是一個小小突破。」

襪子是最基本的細節。「我常常看到幾個男人在一起,腿一翹,沒有人及格,」嚴長壽觀察到,有的襪子鬆垮成一團,有的太短。他彎下腰拉起褲管,秀出高過小腿肚的紳士襪,說:「這樣穿比較安全。」

整個採訪中,他一直謙虛地說:「男性穿著沒什麼大學問,就是注重禮貌和整齊而已。看這些細膩的地方,便知道一個人是不是受過衣著教養的訓練。」

要不要展現個人特色?

「不需要,」嚴長壽回答得俐落。

作家余秋雨在〈蘇東坡突圍〉一文中描述「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終於停止向四周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用來形容嚴長壽的整體形象,似乎再恰當不過。

形象要顯得優雅,衣服質感很重要。

嚴長壽非常瞭解這一點,因此早年亞都員工制服的布料都到國外採買。但是,他個人並不迷戀國際名牌。

問到嚴長壽的秘書,答案總是:「總裁的穿著沒什麼啦,他不太重視名牌。」

嚴長壽的衣櫥中,最主要的配備還是西裝,他有一些訂製服,不過,大部分時候穿成衣。法國有家會員式的折扣商店,嚴長壽會順道去那裡添購,通常一買就五、六套,把那兩年同一季的服裝一次搞定,而那些錢在台灣大概只能買一、兩套。

撐起嚴長壽的典雅形象的,並不是昂貴的名牌,也不只是體面的衣著和社交禮儀,更重要的是由內而外的神采。

兼具內涵與形式之美

林泰生認為,嚴長壽的優雅來自於他的自信。而自信,又奠基於他的視野與氣度。

嚴長壽關心的不只是個人的成就和亞都的未來,他推動台灣觀光事業、提升社會文化,也致力於教育的扎根工作。許多學校的餐飲科系,甚至現在的國立高雄餐旅大學,都是他奔走促成的。「他常常和我們分享他的想法,我相信他在這上面獲得很多成就感,」林泰生說。

也是這樣的理念,讓嚴長壽當年願意接下管理圓山飯店的挑戰。林泰生非常讚賞嚴長壽的氣度:「即使他後來因為各種原因無法伸展,他下台的姿態非常漂亮,包括私底下都沒有任何批評。他只說:『既然我不適合,他們應該找一個可以被接受的人,帶領圓山走出自己的明天』。」

嚴長壽不眷戀自我,也不被物質牽絆。

紅十字會中華總會會長陳長文透露:「南亞海嘯第二天,我們還沒說什麼,他的捐款就來了。」事實上,亞都飯店也長期贊助許多藝術團體,例如雲門舞集。

環顧嚴長壽的辦公室,除了桌椅之外,有一扇衣櫥,放著他配合行程而需要的衣服,一個小酒櫃擺著幾瓶酒,因為有時候他要自己接待客人,還有一架子的書。這裡面沒有用來向客人炫耀的獎牌、藝術珍藏或紀念品。

帶領記者的行政協理葉淑芬特別說明:「總裁的生活很簡單,中午常常只吃一籠素蒸餃,假日就是去爬山。他沒什麼特殊嗜好,也沒有蒐藏。」

「即使蒐藏最貴的東西,也是一種借觀。人家送的東西我都轉送出去。我對物質很不稀奇,從來不覺得要去擁有它,但是不能沒有欣賞它的美和特色的能力。這時候,是注意力的投注,而不是金錢的投注。」

那麼這一生嚴長壽蒐集什麼?蒐集回憶嗎?

葉淑芬表示:「他有一個小本子,寫寫自己的心得和感想。」

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曾昭旭曾經為文指出:「典範的美仍當是內涵、形式俱美,亦即通過精緻勻稱的尺度,呈現的也是一個並不靠尺度支撐的自由生命、自信心靈。」

在嚴長壽身上,似乎正看到這樣融合內涵與形式的典範之美。

嚴長壽:真正的品味來自深沉的教養

Q:如何培養品味?

A:一個有品味的人,要能靜得下來。心一旦靜下來,感官就會敏銳。每一種感官都有能力和它應對的聲、色、味直接對話。以飲食為例,一口菜囫圇吞棗下去和想一想再吃下去,感覺一定會不同。

有些人是天生敏銳,你可以看到,一個視覺、聽覺很好的人,嗅覺、味覺大概也不會差。所以,很多藝術家、設計師都是美食家,像蘇東坡、張大千都很懂得吃。

有些人比較粗枝大葉,平常不在意細節,但是,如果心能靜下來,再稍加引導,他也能體會。

不過,這些都還是表層。真正的品味來自於深沉的教養,而教養是對文化、藝術、心靈的學習。

台灣經過急遽富裕這麼多年,現在應該走向和緩、成熟、優雅、內斂,可惜整個社會並沒有這樣的學習環境。台灣仍然充斥許多暴發戶,經濟的、政治的、宗教的,赤裸裸地把人性最壞的一面呈現出來。愈在這樣的環境,或許我們就愈應該強調教養的提升。

Q:具體來說,一個有教養的人具備什麼特質?

A:我覺得有教養的人,得先懂得謙卑。

大部分剛剛賺錢、剛剛發財、剛剛有權的人,不會謙卑,他會濫用他的權力和金錢。而懂得有效珍惜這方面的資源的人,事實上是懂得內斂、瞭解自己能力有限的人。也因為這樣,他會尊重別人,不會認為自己最強、什麼都對,在謙卑中就能接受不同的聲音,繼續學習。

然後,懂得體貼別人。如果仔細觀察,許多應對進退的禮節都和這個出發點有關。

例如,在英國、法國,先生和女士吃飯,如果女士要離開,她兩旁的男生都得欠身,右邊那一位要幫她拉開椅子。是因為以前女生都穿蓬蓬裙,進出很不方便,這時一個紳士就會體貼地提供協助。

這時候,女生也必須向身旁的男士致歉,除了是暗示他幫忙拉椅子外,也是告訴他「對不起,因為我的離開而沒有人陪你聊天」。

Q:如何成為一個有教養的人?

A:美學非常重要。藝術是一種對美的追求,本身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藝術創作者就是走在我們前端作不同嘗試。不論是透過一首詩、一段音樂或一幅畫,藝術可以讓人有更多想像空間、更多元的觀察角度。

過世不久的辜振甫先生就是一個非常有教養的人。

我們常說他是這一代最後的貴族,雖然他那一代有錢家族很多,但是像他這樣瞭解文化、藝術,又懂得繪畫、詩詞歌賦、戲劇,自己還能上台演戲,在企業界、政治界、教育界都很難找到了。

Q:你長期浸淫文化與藝術,其中很特別的是歌劇。歌劇之美在哪裡?

A:我必須聲明,我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門外的欣賞者。參與文化推廣是覺得它對人文素養的提升很重要,尤其當台灣今後要從一個「急富」的民族變成一個受人尊重的民族,必須全面提升國民的人文素養。

談到歌劇,我覺得要聽懂歌劇,一定要先瞭解劇情,其實劇情都很簡單,大概十分鐘就說完了。歌劇其實是很感性的抒發方式,演唱者的樂器,就是直接來自喉嚨的聲音,他的旋律、表情、動作,都可以直接和人內心的感情起共鳴。

最近「歌劇魅影」要來表演,如果能接受音樂劇,離欣賞歌劇就不會太遠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