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防SARS,先防心理病毒

文 / 成章瑜 魏棻卿    
2003-05-01
瀏覽數 14,800+
防SARS,先防心理病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聖經新約「啟示錄」上說,每一千年撒旦會從監牢裡被釋放出來,化身戰爭與瘟疫……。台灣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防線出現大漏洞,SARS的防疫心理戰才開始。

台北和平醫院4月22日爆發醫院醫護人員集體感染SARS,4月24日緊急宣布封鎖,包含疑似感染病患及家屬已有四千人遭隔離,台灣的防疫大作戰戰情直線升高。

電影「危機總動員」中的「危城」會再現嗎?全台人心惶惶。「危機總動員」中,因伊波拉病毒在北加州的小鎮瑟彎市傳開,為拯救美國人民,總統下令要投彈摧毀小城,包括被軟禁的兩千六百個大人小孩……。

「防疫,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組主任蘇益仁說。

SARS重擊全球:香港、越南、加拿大死亡人數直線上升,大陸疫情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從廣東一路蔓延到北京、山西甚至內蒙,關鍵就在於防疫第一線失守。

SARS戰火燎原,所有的醫院及醫護人員已經處於危險的第一線。

台大醫院感染科主任張上淳說,從世界衛生組織(WHO)官員提供的數字來看,以越南第一個SARS病患為例,三十五名醫療人員中有十六名感染,感染率高達60%。

香港的醫院大感染更為可怕,不但從廣華醫院,一路蔓延到威爾斯親王醫院,甚至連香港醫院管理局局長何兆煒都不能倖免。

台灣第一個SARS案例,雖然因為勤姓台商之子任職疾病管制局,在第一時間成功地守住了第一線,但是一個多月後,這場防疫戰在和平醫院依然失守。

SARS心理病毒蔓延

當台灣的SARS防疫網出現破洞時,也正是防疫心理戰的開始。

SARS的恐懼,像一種心理病毒,正在蔓延。

心理病毒第一徵兆就是無知的恐懼。衛生署SARS專家會議召集人陳建仁說,「恐懼,會讓疫情控制缺乏依靠機制,變成一種動亂。」

第二是防疫與人權。被軟禁的疑似SARS病例,是被遺棄的一群?還是為了全體人民,必須要犧牲人權?

第三是因恐懼產生的大逃亡。蘇益仁指出,防疫是一刀兩刃,在醫學病史上,如果不宣布強制隔離,可能造成傳染原更為擴大,但如果宣布採取強制隔離,一定又會造成恐慌,往往會「捉小魚漏大魚」。

第四是人與人之間的猜忌,一個噴嚏,一聲咳嗽,都可以讓猜疑四起,尤其第一線醫護人員可能為了自家安全,棄守醫職。

面對SARS心理病毒,防疫人員說,在防疫的戰爭裡,「專業判斷」永遠是至高無上的防疫準則。

防疫工作最怕一念之仁。

防疫官員透露,香港境外移入的第一個案例,是六十四歲的廣東中山醫院微生物教授劉劍倫。

當時香港教授沈祖堯已覺得有異,但礙於劉教授是知名人士,並沒有立即採取隔離的措施,不但疫情因此在香港蔓延開來,也因為劉教授下榻京華國際酒店,讓同樓層的其他客人紛紛遭到感染,病毒就這樣散播到了河內、新加坡、加拿大等地,掀起全球SARS風暴。

防疫也怕「政治正確」高於一切。像北京市長孟學農因為隱瞞疫情,造成北京大感染,已遭革除黨職。台灣也出現中央與地方的口水戰。

SARS病毒變化莫測,真正的防疫作戰現在才開始。和平醫院集體感染事件已讓台灣的防疫出現破洞,「民眾的心理防線不能再失守,」陳建仁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