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追逐高科技矽夢的國外經驗

文 / 陳星文    
2000-08-15
瀏覽數 12,700+
追逐高科技矽夢的國外經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進入九○年代之後,美國的矽谷已經理所當然地成為高科技產業的代名詞,取代波士頓的麻州一二八公路及鄰近區域成為美國高科技中心。

柏克萊大學教授薩克瑟尼安(A. Saxenian)在《區域優勢》一書中指出,麻州地區對它的技術優勢太過自信,社群文化上又過於封閉,是導致它失敗的關鍵。矽谷除了擁有充沛的研究資源及創投資金外,其獨特的創業家精神、敢於冒險、勇於創新、流暢的資訊分享管道等文化特質,使它迅速地竄起成為全球高科技中心。

矽谷的成功不但為加州地區帶來充足財源、創造許多就業機會,更是美國這一波新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於是,世界各國紛紛仿效矽谷模式,希望藉由高科技聚落的創造來追求經濟成長。突然間,世界各地出現了許多和Silicon(矽)有關的別稱,例如蘇格蘭的Silicon Glen(矽晶峽谷)、愛爾蘭的Silicon Isle(矽晶之島)、英格蘭劍橋地區的Silicon Fen(矽晶溼地)、台灣的Silicon Island(矽島)、以色列的Silicon Coast(矽晶海岸)等。

然而,在目前「國際科學園區協會」的近五十個會員國、上百個登錄科學園區之中,真正能在國際上打響名號的卻也只有少數幾個。究竟,這些高科技聚落成功的關鍵在哪裡?

劍橋科學園區——歐洲高科技研發中心

發展高科技產業的關鍵在於研發能力,劍橋地區雄厚的研發實力讓許多人相當看好它的高科技發展潛力。英國劍橋大學是現代科學發源地,它不但是世界上最早發現電子存在、原子的分裂、DNA雙螺旋體構造的地方、還最早製造出第一部數位電腦。

現在的劍橋地區被英國人稱為矽晶溼地(Silicon Fen),儼然成為歐洲的高科技中心。一九九七年微軟在劍橋成立美國境外第一個研發中心,比爾.蓋茲個人也捐獻七千五百萬美元給劍橋大學的實驗室,更加凸顯出劍橋的重要性。

目前劍橋科學園區內的廠商共有六十四家,雇用人數超過四千人。園區周邊的廠商共有一千兩百家,就業人數約為三萬五千人。園區內的產業以生命科學發展最為迅速,很快地成為區內最重要的產業,網際網路及通訊產業也正快速成長,愈來愈多公司上市成功。

劍橋地區在七○年代便已成立科學園區,但直到九○年代後才突然像甦醒的睡獅般,迅速發展成歐洲最大的高科技產業集中地,關鍵就在創投公司引進現代的高科技經營理念。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出,儘管擁有豐厚的研究資源,劍橋地區之前一直欠缺一些很關鍵的成功因素,它缺乏追求財富的冒險精神,也不太願意用股票分紅來做為吸引人才的誘因。

八○年代創投公司開始進入園區,其中也包含了英國創投業的龍頭3i,它們引進了現代的高科技公司的經營管理,更促成了一波創業熱潮。八○年代中期以後,園區的成功發展以及英國對大學智慧財產權使用規定的放鬆,促使許多劍橋的教授們開始把高科技公司引進園區。同一時期,園區內的公司也開始獨資或合夥設立衍生公司。

「劍橋已經不再只是個附帶市集的大學城,某個意義而言,它已經成為一個極為成功的商業及工業中心,」劍橋地方議會的主席霍桑(D. Howarth)說。

以色列——國防工業帶動高科技發展

提到高科技的研發人才,以色列絕不比矽谷遜色。每一萬人中以色列便有一百三十五人是工程師,而美國只有十八名。它在美國那斯達克股市上市的公司總數僅次於美國及加拿大,每年吸引的創投資金以三五%的速度成長,一九九八年便有超過四十億美元的資金投入以色列的新創公司。

國內市場狹小是以色列高科技產業的主要發展障礙,然而,國家的策略性扶植加上其他條件的配合,讓以色列的高科技產業緊密地與美國結合,也順利地建立起全球市場。

以阿戰爭後,許多國家開始停止對以色列供應軍事武器,促使以色列政府開始自行研發國防工業,並大量資助大學及各研究機構的科技研發。據統計,當時以色列投注在軍事產業及各項科技上的研發經費占了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三%以上,躋身先進國家的水準。

早期以色列的公司,有許多是由軍方的退休將領以及離職的研究人員所成立,主要的技術也多半是來自和國防工業相關的研究成果。八○年代開始,由於以色列政府提供了大量研發經費的補助,加上許多以色列人在美國高科技大廠內身居要職,許多美國公司紛紛在以色列設立研發中心,也促成了以色列高科技產業的逐漸多元化。

一九七七年以色列和美國共同成立了「雙邊工業研究發展基金會」促成美國略具規模、卻欠缺研發能力的上市公司與以色列的公司結盟,研發新產品打入美國市場。對許多以色列公司而言,這樣的合作經驗改變了它們對產品的定義以及市場行銷的觀念,也為它們奠定進入美國市場的管道。

舊蘇聯解體後,六萬名以上的猶太裔工程師遷居以色列,為以色列帶來一波高科技產業的成長契機。而九三年奧斯陸條約(Oslo Accord)的簽訂既為中東地區的和平帶來曙光,也為以色列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帶來極重要的資源:國際創投資金,帶動了以色列高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

以色列目前在許多地區均發展出高科技聚落,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離首都特拉維夫(Tel Aviv)不遠的赫茲里亞碧杜亞(Herzliya Pituach)。從特拉維夫沿著高速公路北上十公里到赫茲里亞(Herzliya)的沿線是以色列最漂亮的海景之一。

而緊鄰著赫茲里亞的便是以色列的高科技中心赫茲里亞碧杜亞,這個地區又被稱為以色列的矽晶海岸(Silicon Coast)。

在赫茲里亞碧杜亞,隨便一棟外表不起眼的房屋,很可能便是全球科技巨人思科( Cisco)、3Com、或摩托羅拉等的研發中心。

印度——軟體產業帶來未來的希望

印度,一個家戶年平均所得低於六百美元、半數家庭沒有現代電力、六九%的人口沒有自來水可以使用、一半人口是文盲的國家,卻仗著軟體方面的優勢,在標榜知識的新經濟時代裡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八○年代是屬於亞洲那些老虎們的,九○年代是中國的,可是資訊科技讓未來的十年屬於印度,」新德里的經濟學家巴拉(S. Bhalla)在接受美國《BusinessWeek》雜誌訪問時信心滿滿地說。

進入九○年代之後,印度的軟體工業開始迅速發展起來,據估計,今年的軟體產業出口額將達到五十七億美元,八年前只有一億五千萬美元。幾個主要城市都可以發現國際大廠如甲骨文(Oracle)、昇陽(Sun)、微軟(Microsoft)等的研發中心。

事實上,對那些不想花大錢去解決程式問題的美國企業而言,印度的軟體工程師們已經成為最佳的選擇。印度的大學每年產生六萬名資訊工程師,這個數字是美國的一倍。如果加上專科院校及三千所電腦訓練機構所培育的人才,這個數字將超過二十萬人。

此外,印度工程師的高素質向來馳名國際,全世界被卡內基美隆軟體工程協會列入最高排名的二十一間公司中有十二間是設在印度,包含了摩托羅拉的Bangalore 分部、Citigroup的子公司I-Flex Solution 、Infosys、以及Wipro等公司。

印度除了Bangalore是世界聞名的軟體重鎮外,東南方的沿海省分安達拉布迪(Andhra Pradesh)也正在進行一項跨世紀的打造位元城市計畫。

這個地區雖然貧窮,每年卻為印度培養出十萬名以上的理工人才,他們幾乎都被迫離鄉在全球各地的電腦產業中尋找工作,美國的印度籍工程師中有四分之一是來自安達拉布迪省。於是,發展科技產業的第一步便是如何吸引旅居海外的工程師們回鄉。「高科技城」(Hi-Tech City)便是在這個背景下於一九九八年完成,它是一個位於省城外圍、由當地政府提供一百五十八公頃的土地,交由私人公司耗資八億五千萬美元興建的先進軟體園區。

由於擁有先進的發電設備、經由衛星傳送的網路連結、以及單一行政窗口的簡易出口程序,新園區很快地受到國際大廠的青睞,最具代表性的是它打敗了Bangalore、馬來西亞多媒體走廊等亞洲著名軟體工業專區,爭取到微軟在美國本土外設置的第二個軟體發展中心。甲骨文、Wipro、Baan Infosys及Metamore等知名廠商也紛紛進駐。

園區旁邊也成立了一個由當地一流大學及微軟、IBM、摩托羅拉、甲骨文等公司共同參與的資訊科技研究中心;印度商業學院也在鄰近開始興建,它的聯盟伙伴包含了西北大學商學院及賓州大學的華頓學院。政府資助的創投公司也積極鼓勵本地新創公司前往高科技城投資。

自九四年至九九年之間,安達拉布迪省的軟體出口值增加二十六倍;到九九年底為止,共有一百九十二家軟體公司進駐,年成長率達七一%,目前共有一萬五千名工程師在園區上班。

這一波軟體產業的蓬勃發展為許多印度人創造了空前的財富,給與員工股票選擇權已經成為印度高科技業的一項慣例。以在那斯達克上市目前市值二百七十億美元的Infosys為例,經由股票選擇權的行使,Infosys一家公司便造就了數百名身價百萬美元以上的印度富豪。

蘇格蘭——發揮群集效應、打造歐洲矽谷

從格拉斯哥(Glasgow)到愛丁堡(Edinburgh)的狹長走廊是蘇格蘭著名的高科技地帶。過去的二十年裡,在這個被當地人稱為The Glen(峽谷)的區域中,傳統的重工業如煤礦及造船工業等已經紛紛被高科技產業所取代。現在,蘇格蘭人喜歡把這裡稱為Silicon Glen。其實,蘇格蘭的高科技產業很早便已扎根,一九六九年時摩托羅拉以及國家半導體(National Semiconductor)便在當地設廠。如今,蘇格蘭半導體業的總就業人數超過八千名,產值占了英國的三分之二、歐洲的一五%。他們也將設立蘇格蘭單晶片系統設計中心(Alba Center),專研系統整合晶片(System on Chip)的設計。

除了半導體產業,蘇格蘭許多高科技產業也正在迅速成長, 例如生物科技每年的成長率便高達四○%。蘇格蘭工商委員會還根據競爭力理論大師波特(M. Porter)的理論制定了一項群集計畫,把蘇格蘭的高科技產業劃分為八類,希望能夠發揮產業密集發展的綜效(synergy),建設蘇格蘭成為高科技中心。

儘管蘇格蘭喜歡以歐洲矽谷自居,對於先天上的劣勢,蘇格蘭人倒還是滿清楚的。和矽谷相較,蘇格蘭的高科技走廊缺乏了氣候及地理環境上的吸引力,它也無法像矽谷一樣擁有美國這種龐大的國內市場。

「大多數英國人對於蘇格蘭的印象還停留在羊雜碎與石南,而不是高科技產業,」蘇格蘭工商委員會的執行長貝弗里奇(C. Beveridge)說。

但蘇格蘭也擁有幾項優勢,足以讓他們對未來的發展深具信心。首先是他們居於歐洲前幾名的教育水平,這使他們擁有優秀的研發及技術人才。其次,語言上的便利(英語)使得他們很容易成為美國公司或其他亞洲公司進軍歐洲的基地。

貝弗里奇也指出,有幾項商業環境的因素使得蘇格蘭漸受美國大廠的歡迎,像是美國現在研發人員愈來愈難找,導致廠商紛紛去外國尋找更穩定且較便宜的勞動力,蘇格蘭充沛的高科技人才因此極具吸引力。

愛爾蘭——國家扶植高科技發展的典範

曾經,愛爾蘭的高科技產業被戲稱為矽谷的殖民地。如今,二十年過後,愛爾蘭公司開始反攻矽谷,愈來愈多的愛爾蘭公司開始在美國設立據點。

「美國目前大約有六百家左右的愛爾蘭軟體公司,而且正以每年五十至六十家左右新增公司的速度在成長,」愛爾蘭前國際貿易部長吉特(T. Kitt)在接受美國《Wired》雜誌訪問時表示。

事實上,人口總數僅三百五十萬人的愛爾蘭,不但吸引到英特爾、Seagate、微軟、昇陽微電腦等大廠前來投資,它還是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軟體出口國,也為它贏得「矽晶之島」(Silicon Isle)的稱號。

這樣的成就,愛爾蘭政府的策略性扶植占了很大的功勞。它在九二年公布的「全國軟體產業指導原則」中清楚地顯示,出口導向的軟體工業將是愛爾蘭的工業發展重心。以出口為主的愛爾蘭軟體廠商在資金籌措、甚至是市場行銷等方面都將受到政府協助。

愛爾蘭政府甚至對單一軟體公司的各個發展階段都給與協助。從草創期的種子資本、成長期增聘員工所需資金、一直到擴張期在研發、訓練及發展管理等各類資金需求一應俱全。一項研究指出,愛爾蘭政府及歐盟所提供的補助占了當地軟體公司研發經費的一半。

愛爾蘭在過去一直深為人口外移問題所困擾,特別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才。九○年代後,在一連串扶植本地高科技產業的政策之下,原本即習慣在國際市場競爭的愛爾蘭軟體公司開始逐漸茁壯,並且吸引過去出走的人才回流。到一九九八年底時,軟體產業已經占愛爾蘭外銷總額的一二%。

從亞洲到歐洲,從現代科學鼻祖的劍橋到一半人口是文盲的印度,不論過去的科技水平如何,不論目前經濟情勢怎樣,新經濟的年代裡,每個國家都在設法圓一個高科技矽夢。

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是唯一,如何結合既有資源、發展高科技專區、建立區域優勢,並進而在全球高科技體系中找出自己的利基市場,才是未來能否成功的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