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遠見》獨家開箱郭董捷克古堡!「藏著郭台銘兩段愛情」的百年Casa Serena原來這麼美

文 / 楊瑪利邱莉燕    攝影 / 陳應欽
2021-08-11
瀏覽數 274,100+
《遠見》獨家開箱郭董捷克古堡!「藏著郭台銘兩段愛情」的百年Casa Serena原來這麼美
圖/郭台銘在捷克的古堡Casa Serena。馮曼琳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近日,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在臉書曝光已於捷克施打BNT疫苗,還親自催貨。此行也帶著妻子曾馨瑩、三個孩子同行,到捷克的自家古堡Casa Serena度假,13年前郭董與曾馨瑩結婚就是在這拍婚紗照。

這座古堡最早是為了郭台銘的亡妻林淑如而買,也以她英文名字Serena命名。如今,透過曾馨瑩度假的一系列IG照片,讓這座百年古堡再度成為熱議焦點。

其實《遠見》早在2008年,就曾由當時總編輯楊瑪利帶隊遠赴捷克採訪、獨家開箱Casa Serena古堡!現在就以一系列圖輯,帶大家回顧這座被譽為「郭董第一個品牌」的古堡歷史,一揭象徵「郭董兩段愛情」的古堡神秘面紗。

以下是《遠見》2008 年 10 月號的精采報導:

2002年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在捷克購買古堡,並以前妻林淑如的英文名字「Serena」命名,讓人赫然發現這位科技大亨原來也有浪漫的一面。

這幾年,關於古堡的傳聞和報導從沒間斷過,但從沒有媒體親自踏進這棟愛情的殿堂,一窺全貌。

在鴻海歐洲區總經理張邦傑,與過去七年來從購買古堡開始,從頭到尾打點古堡一切的張邦傑的夫人馮曼琳同意下,9月10日清晨6點半,《遠見》記者從捷克首都布拉格市區出發,經過一個半小時,終於抵達了郭台銘的神祕基地。

一手打理捷克古堡Casa Serena的馮曼琳。陳應欽攝圖/一手打理捷克古堡Casa Serena的馮曼琳。陳應欽攝

現在,這個古堡有個正式品牌名稱: Casa Serena(瑟琳娜之家)。

充滿傳奇的古堡,位於捷克首都布拉格東方的庫納霍拉鎮(Kutná Hora),占地約25公畝,外加一座擁有120公頃的高爾夫球場,四周均被濃鬱的森林擁抱。從空中鳥瞰,就是一座森林中的城堡。

古堡在林間若隱若現,彷彿羞澀又美麗的公主 

訪客要抵達古堡,必須先穿越蒼翠而深邃的森林小徑。行進中總覺得郭台銘的古堡,始終若隱若現,像個羞澀的公主,一點一點顯露她的美麗,直到露出全貌。

從小徑瞥見郭台銘歐洲古堡景象。陳應欽攝圖/從小徑瞥見郭台銘歐洲古堡景象。陳應欽攝

外觀上,Casa Serena完全不是「古樸」灰黑,不見歐洲古堡常有的歌德式尖塔,外牆上也沒有巴洛克式建築的華麗雕琢。她的線條簡單雍容,綠色、黃色與象牙白撘配的外牆看來十分柔和,反倒像一座莊園式豪宅別墅。

進到古堡的主宅內,是方正的三層樓建築。一樓的中央是大廳,仿羅馬式建築的十個「肋形窟窿」,自各角落向巴洛克式浮雕的天花板集中,看起來充滿動感,處處華麗細膩。古色古香的枝型吊燈,金箔貼面的大鏡子,藝術感鮮明的諾曼尼斯仿古座椅,帶領人走進恬靜典雅的貴族生活。

郭董古堡一樓大廳。陳應欽攝圖/郭董古堡一樓大廳。陳應欽攝

「一樓本身就是建築藝術品,」馮曼琳帶著訪客參觀時忍不住稱讚。

二、三樓則有許多間大小不同、風格也各不同的起居室、閱覽室、音樂房、祈禱室、餐廳、會議室與十幾間套房等,可供貴賓開會、休閒與住宿用。

郭董古堡內的閱覽室。陳應欽攝圖/郭董古堡內的閱覽室。陳應欽攝

全身散發出高貴優雅氣質的馮曼琳,正是Casa Serena的執行長。政大新聞系畢業,到美國讀書後,馮曼琳改做形象設計工作。2000年隨著夫婿從美國外派到捷克,興建鴻海第一個歐洲代工廠後,竟也為自己的人生寫下一頁「美麗的意外」。

夢想兼事業!郭董尋堡過程艱辛 

1990年代末期,基於物流運籌的考量,愈來愈多客戶要求鴻海必須就近在歐洲設廠,於是郭台銘買下捷克帕多比薩(Pardubice)鎮上的一間軍用雷達工廠,作為歐洲市場營運總部。但是當時捷克並非工業大國,很難吸引鴻海的全球合作伙伴來捷克看工廠。於是,兩家人一次日常的對話,迸發了絕妙的靈感。

鴻海位在捷克帕多比薩的廠房。遠見資料照圖/鴻海位在捷克帕多比薩的廠房。遠見資料照

和林淑如感情不錯的馮曼琳回憶說:「我們都是女生嘛,又都對古堡有個夢想。」閒聊中,兩位女生懷著對古堡的憧憬,兩位男性想著如何協助代工事業,最後得到的結論是,何不以附近的古堡做為私人招待所,讓賓客慕名而來?

但從一開始尋覓適合的古堡,過程就不輕鬆。似乎也暗示了要完成夢想,未來將碰到的重重困難。

她們從布拉格出發,一路往鴻海設廠的地方看過來,一共看了13個古堡,但是卻全被捷克共產黨破壞,唯一完整無缺的,就是今天的Casa Serena。

這是重建於1911年的羅茲泰茲城堡(zámek Roztěž,zámek即捷克文的城堡)。但也因為60年沒有整修過,外表灰舊,內部裝潢破爛不堪,一點也不古色古香,但幸好,建築物沒少一塊磚。

郭董古堡修建前後對比照。馮曼琳提供圖/郭董古堡修建前後對比照。馮曼琳提供

一磚一瓦間,透露著百年歷史滄桑 

羅茲泰茲城堡其實大有來頭,最初是17世紀的史波克伯爵(Count Sporck)的狩獵別墅,後來由羅茲泰茲家族繼承,整個鎮也命名為羅茲泰茲。史波克伯爵是捷克的傳奇人物,贊助過維瓦弟的歌劇,出版過150本書,又被稱為「捷克共濟會之父」(Father of Czech Freemasonry),深具影響力。經過300多年,史波克伯爵的遺跡仍然存在,小坡上的修道院,則是他為慶祝兒子出生所建造的。

郭董古堡修建前後對比照。馮曼琳提供圖/郭董古堡修建前後對比照。馮曼琳提供

羅茲泰茲城堡經過多次改建,最近的一次改建,採用了維也納新藝術古典主義風格(Viennese art-nouveau classicism)。然而,到了郭台銘的手中時,早已失去原有的風華。

建築主體得以保持完整,說來也諷刺。當1946年捷克共產黨取得政權,羅茲泰茲城堡最後一任奧地利主人逃走,此處變成捷克記者聯誼會會所,當時有30幾個房間,平日是這些御用記者的辦公室,假日則成了度假小屋,所以能保持最起碼的完整。

1989年,捷克發生無一人傷亡的天鵝絨革命,將社會主義驅離這塊土地,政府把以前被共產黨侵占的物產歸還原主人,但因為原奧地利主人曾經和德國人合作過,背叛了捷克,城堡收歸公有。

「所以,古堡是跟捷克記者聯誼會買的,」馮曼琳說。但這第一個交易,卻是第一個欺騙。

郭董古堡修建前後對比照。馮曼琳提供圖/郭董古堡修建前後對比照。馮曼琳提供

修建過程難,光許可證就申請1000張 

對方在出售前曾列了一張清單,註明古堡內有880件家具與藝術品,實際參觀時,其實全是破銅爛鐵,只有幾件巴洛克家具尚堪用。等馮曼琳要簽約付款時,對方卻說,家具、藝術品都是國家的,後來真的全部搬走。

光是簽約買城堡就花了一年多。終於2002年開始整建工程後,又花了兩年半。因為工程複雜度其實不是一個外來的台灣人可以輕易操作的。

「我不會說捷克話,捷克法令也不懂,這又是歷史古蹟,附近又是森林與水源保護區,光是許可證就申請了1000張,施工期間政府官員常常來監督,」馮曼琳難忘過程的艱辛。

郭董古堡內的餐廳。陳應欽攝圖/郭董古堡內的餐廳。陳應欽攝

一開始她找了一個裝修古堡的專業團隊,整個外包。但還是出現太多困難,終究整修古堡和蓋工廠不一樣,建廠有一定的模式及流程,維修古堡沒有標準守則。

先是出現溝通問題,馮曼琳和團隊互動,都是透過翻譯。「我要做一間浴室,講了三個月,他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馮曼琳說。

古堡的二、三樓過去有30幾間房間,馮曼琳計畫改成14間套房,還有一些起居室。然而,當時古堡修復團隊沒告訴馮曼琳每個房間大概會怎麼做,卻要她一間一間來買單,她決定先暫停。「很多東西本來以為很簡單,卻出現不可思議的困難,」馮曼琳說。

就連張邦傑也想不到,妻子的內心蘊藏著這麼大的能量:「我最佩服的是,困難重重,她卻一一克服。」

兩年多後,2005年7月硬體終於完成了。數不清的重建和粉飾工程,全都落在馮曼琳身上,她自我調侃說:「我是一人公司。」

完修後的古堡,內部格局盡顯古典式的華麗優雅!陳應欽攝影圖/完修後的古堡,內部格局盡顯古典式的華麗優雅!陳應欽攝影

Casa Serena是郭董第一個個人品牌 

因為房子內空無一物,近三年來馮曼琳就一個沙發、一張桌子、一張床,慢慢布置起這個古堡,直到現在還在添購家具中。

為預防設計走樣,她特地畫下每一間房內要有哪些家具、家具的樣式和擺法等細節,這些彩色草圖在完成任務後一一被裱褙,掛在古堡裡,見證房間從腐朽到絢麗的過程。

其實Casa Serena的價值,除了是維修成功的古堡外,還有最近才正式完工的高爾夫球場。

當初郭台銘會買下這棟古堡,也是因為古堡附近有大片農地,可以開發高爾夫球場,招待遠道而來的全球CEO。

郭董古堡附設的高爾夫球場。馮曼琳提供圖/郭董古堡附設的高爾夫球場。馮曼琳提供

目前古堡與球場完全由郭台銘個人出資,跟鴻海集團無關,而經營管理則全權授權馮曼琳。問她抱持什麼理念經營時,過去做形象產業的她說得直接,「鴻海都是做代工的,沒有品牌,Casa Serena是郭台銘的第一個品牌,」她強調這裡未來只招待邀請的貴賓,邀請全球跨國企業的大CEO與重量級人物來訪,「進出隱密,又可以打球,這樣才有效果嘛,要不然全世界古堡那麼多,為何買這一個?」

問她這古堡總共花了多少錢?她也說,這是無價,無法估算的,因為能有這樣一個地方跟國際一流人士交流的價值,談話間談成的生意與建立的人脈是無法衡量價格的。

Serena只來過一次古堡,卻無所不在

事實上就在《遠見》記者到訪前不久,捷克總理也是古堡的座上賓,還在音樂房內欣賞了小型音樂娛樂。

眼看著古堡與球場終於陸續完成了,儘管美輪美奐如人間天堂,馮曼琳卻一直有個遺憾,因為林淑如只在古堡剛剛買下時曾經到過一次而已,與重建後的古堡無緣相見。

馮曼琳在一樓掛了林淑如首次到捷克時的特寫照片,右邊特別嵌上寫有「如」字的磁磚,左邊則是林淑如親手做的一幅壓花。望著牆,馮曼琳輕輕說了一句讓人震動的話:「She is everywhere.(她無所不在)。」

而郭台銘第一次到古堡時,就是2002年4月帶著林淑如一起來的,第二次來時,已經是2007年10月,變化之大,連郭台銘自己也不太認得。今年以來,郭台銘新婚在古堡拍婚紗、9月初又重回古堡參加高爾夫球比賽,重返密度愈來愈高。古堡內有一間偌大的房間門口,就寫著郭台銘的名牌,是他的專用房間。

未來郭台銘到訪的機會應該會增加許多。因為這是讓他跟國際級大企業與領袖們,可以平起平坐的新舞台。

古堡中氣勢恢弘的梯廳。陳應欽攝影圖/古堡中氣勢恢弘的梯廳。陳應欽攝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捷克鴻海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