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連巴菲特也曾認賠殺出!德州撲克冠軍:股市跟牌桌有共同之處,「歷史價位」是一種迷思

看清每次輸贏的真相
文 / 一流人    
2021-07-14
瀏覽數 42,850+
連巴菲特也曾認賠殺出!德州撲克冠軍:股市跟牌桌有共同之處,「歷史價位」是一種迷思
僅為情境圖。取自shutterstoc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撲克和股票一樣充滿幻術,有時候用對的策略卻輸錢,讓你懷疑自己,越來越沒信心;有時候明明用錯戰術或是亂打卻能賺錢,還賺得超多。如果看不清每一次輸贏的真相,搞不清是因為運氣還是技術,而重複一時賺錢的錯誤策略,就會掉進輸錢陷阱,越輸越多。(本文摘自《致富強心臟》一書,作者為吳紹綱,以下為摘文。)

玩牌的人都知道,犯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沒有必要去放大它,你只需要知道何時放棄。
決策對了,波動沒關係、結果沒關係。

長年的牌桌訓練,讓我可以看清真相,在股海中累積財富。如果沒有意外,幾年後,股票投資的收入將超過打牌的成績,成為我人生的第二曲線。

長年撲克訓練,看清股市幻術

其實我一直夢想成為一名股票交易員,小時候,常看家人盯著電視解盤節目,我覺得很有意思。8歲那年,我好奇地問:「這是不是能賺錢?」、「可以,賺很多錢!」、「好,那我要做這個。」然後我就對股票超有興趣。12歲的時候,爸媽真的帶我去華爾街,參觀紐約交易所還跟大金牛拍照,「這就是我以後工作的地方。」

沒想到,後來找到更有趣的賺錢工作,一頭栽進德州撲克的世界。

在邁向職業選手的路途中,曾經因為破產而心灰意冷,一度打算放棄轉行,就是大三暑假,半個小時輸掉200萬。最後一次破產那次,跑去書店買了一堆股票書,開始研究,試圖重新找回小時候的志願。後來重返撲克圈,確定人生與股票交易員無緣。但從那時候開始,我的股票投資沒停過,只要手上有閒錢就買,5萬、10萬持續買進。隨著手中持股越來越多,基數變大,漲跌時特別有感,一個決定下去,就是幾十萬上百萬,跟打牌一樣,於是我又開始上課,積極研究股票。

股票和撲克很像,需要明確算出每一個標的的價值。大家都知道德州撲克的AA在還沒開牌前價值最高,但是隨著公共牌發出來以及其他玩家的動作,AA的價值會出現浮動,有時往上有時往下,你必須跟隨這些信息,來機動調整對於當前這把牌的「價值」認知。股票也是,找出好標的,算出內在價值,低於內在價值買進,高於則賣出。不用在意每日的小波動,因為它根本不會影響這支股票的內在價值。

股票又跟撲克不一樣,撲克的難度會隨著級別線性上升,越上面越難。以股票來說,不到太大的規模,操作幾十萬跟幾百萬並不會有太大區別。而且股市裡面的「魚」非常多,一堆不懂、亂玩的投資人每天關注著「價格」,然後靠著「感覺」來「投資」。

巴菲特比喻,股票市場就是自動投球機,每天會投很多球給你。這場棒球比賽,沒有三振出局,不限次數,但真實的球賽不揮棒會出局。

德州撲克有盲注、有時間限制,不能一直等牌,你會被迫採取行動,很多時候必須在壞球情況下揮棒;但股票沒有時間限制,想等什麼球就打什麼球,就算不揮棒也不會出局,直到合適的球飛過來,報價也正確,再用力揮棒就對了。

別幻想歷史價位,當下價值才重要

我曾經努力尋找投資絕招、股票祕笈,上過很多股票投資課,仔細研究巴菲特的投資心法,才發現股票跟撲克一樣——沒有絕招,就只是找到好公司,算出它的內在價值。在股價低於價值時買進,然後放長線,當公司的股東,賺配股配息,等待複利效應,讓它替你賺錢。原理很簡單,最難的部分就是執行,多數人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別幻想歷史價位。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別幻想歷史價位。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之前我研究台股,發現傳產股中做窗簾的「億豐」很厲害,財報漂亮、獲利穩健。跟朋友提起這檔股票,當時股價250元,「你怎麼都挑這種股票,哪裡找的?」他嫌貴沒買。後來這檔股票連著幾天漲停,只愛飆股的他摩拳擦掌地想進場,但我算過合理的進場價格為200到220之間,拜託他不要進場,再等等!朋友不以為然:「可是這檔股票曾經到400多塊,離歷史高點還很遠耶!」

歷史股價曾經到哪兒,跟這檔股票以後可以到哪兒,沒有任何關係,股票沒有記憶,這是多數人的迷思。和過去沒有關係,要看現在,而且漲跌是不可控的,應該在意的是價值,而不是價格。

「沉沒成本」不是成本

另外一個幻想是,不甘心認賠,設定好的停損點拒不出場,執意等待股價回來。

德州撲克在翻牌前,AA是最強的牌,可是一旦進入某些狀況,AA可能變得很弱,這個時候我們就會出場、不打了,這把牌給你吧,

你贏了。因為我現在處於劣勢,是不好的,這時候不能捨不得走,必須果斷離開,放棄已經投注的錢。那些錢叫「沉沒成本」,跟你沒有關係了,你應該考慮的是要不要繼續付出成本,不要再管前面投入多少錢——沉沒成本不是成本,那是丟到海裡的錢,不是你的了,不需要心疼。就像進了戲院發現電影很難看,又不甘心不想走,最後你損失的不只是電影票錢,還有兩個小時的時間。

新冠肺炎發生後,巴菲特一度加碼航空股,但不到一個月認賠殺出,虧了10億美元。我覺得他非常厲害,沒有想要拗,發現情勢不對,直接砍掉停損,這是很有紀律的投資。但市場上竟然有人說他不行了,賣在最低點,非常荒謬的說法,很明顯的結果論。

玩過牌的人都知道,玩牌本來就不會把把皆贏,犯錯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沒有必要去放大它,你只需要知道何時放棄。決策對了,波動沒關係、結果沒關係。而且巴菲特在面對全世界的關注與批評下勇於認錯,這是強者的風範。

放下「千金難買早知道」

事後諸葛亮是德州撲克最大的陷阱,它會影響你的判斷,讓你懷疑自己。任何人在做期望值判斷的時候,一定要停在做決定的節點上,後面怎樣變化就都不管。好或不好都不應該回來質疑這個決策,只要決策對了,後續的不好都是波動,跟你沒關係。

我也曾有過賣掉達美航空的股票後,股價又大漲的經驗,但我不會覺得之前的決定有錯,也不會說早知道當初就不賣。因為「千金難買早知道」這種話會讓你處在後悔的心情,下次就會懷疑自己,無法果斷。

過往心智比較不成熟的時候,每賣掉一支股票就會直接把它從檔案裡刪除,不再去追蹤後續走勢,因為如果漲回會讓我的心情賭爛。但現在心智成熟了,它大漲就大漲,一切都無所謂。

相反地,如果當初我死抱著達美航空不放,一心等它漲回,也許你會覺得我在做對的事情,但這是很危險的,因為我可能從此學不會停損,越攤越平,套房越住越深。就像有人逛超市偷東西,第一次走運沒被抓到,因為感覺實在太好了,所以忍不住繼續偷。最好是第一次就被逮到送警局,才不會一錯再錯。

所以我說,德州撲克和股票都是危險的幻術,你需要建立一套評判系統,明確知道什麼時候該買、什麼時候該賣,在目標價位出現前,所有漲跌都是雜音,你就不會因此動搖。比如,我算出富邦金的內在價值60,我在40.5時買入,就算它跌到35,我也不會覺得這樣是錯的。但一般人的想法是40.5時買入,跌到35就是「錯」,漲到60就是「對」,然後跟著市場風向走、跟著感覺走。

漲不等於對,跌不等於錯。一個投資好不好,重點不是結果,也不是過程,而是你當初為何投資的那個「決定」。因此,我們要把所有精力放在決定的節點,後面怎樣的漲跌都不是問題。        《致富強心臟:牌桌上的最強心理鍛鍊,掙脫「我無法 ⁄ 我應該 ⁄ 我沒錢」人生困局》,吳紹綱著,三采出版圖/《致富強心臟:牌桌上的最強心理鍛鍊,掙脫「我無法 ⁄ 我應該 ⁄ 我沒錢」人生困局》,吳紹綱著,三采出版

數位專題
「萬七」行情震盪,尋找台股「護國群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存股投資巴菲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