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保持正面信念,首先要強壯自己的心!」設計師分享防疫工作的反向思考

文 / BeautiMode    
2021-06-20
瀏覽數 17,600+
「保持正面信念,首先要強壯自己的心!」設計師分享防疫工作的反向思考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自5月下半開始防疫警戒升級,許多設計師品牌因此決定分流上班、在家工作,以降低群聚的風險。然後,由於時尚產業的性質使然,許多工作似乎不能改成在線上完成!此外,設計師也要面臨展演取消、合作延期,以及品牌收入驟減等挑戰!不過,許多人也藉由「宅居」的機會中尋找自我充電、療癒的良方,規畫品牌未來的發展。

自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發,至今已超過一年,原本防疫成果良好的台灣同樣在5月上半突然警戒升級,教育部更隨即宣布全國各級學校停止到校上課至月底,雖然目前尚未要求公司行號在家上班,但考量到防疫與同事的健康,許多本土時尚品牌,都自發也改為在家辦公,但由於時尚產業的性質使然,品牌經常會需要進行試衣、車縫等無法網路化的工作項目,並非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家完成,因此在必須兼顧防疫與工作的前提下,身兼品牌主理人的設計師們,想出了各種不同的方案,只為讓創作能順利進行,在這全民防疫的時刻,BeautiMode特別訪問了周裕穎(Just in XX)、李維錚(JENN LEE)、吳日云(Austin. W)、郭瑋(INF)、洪琪(Oqliq)、蔡宜芬(if&N)、劉子超(UUIN)、柯瑋倫(AllenKo3)、汪俐伶(Wangliling)等9位設計師,請他們分享本土設計師品牌是如何在兼顧防疫的同時,持續專注於服裝創作!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雙北於2021年5月15日進入三級警戒後,街頭車流、人流銳減,許多店家與民眾自主減少活動。

分流、取捨、保持信心!

「服裝品牌需要車縫實驗以及試衣,WFH(Work from Home,在家工作)是個很大的挑戰。」JENN LEE主理人李維錚表示,「工作還是在公司比較實際,也可以跟夥伴們共同激盪新點子,覺得格外有趣。」

除了無法親自參與工作過程中,李維錚還透露,因為家中還有小寶寶,所以其實很難長時間專注,而作為品牌主理人,最困難的其實不是工作項目難以直接完成,而是要在見不到面的情況下,凝結團隊的向心力。

JENN LEE主理人李維錚與女兒。(圖/JENN LEE)圖/JENN LEE主理人李維錚與女兒。(圖/JENN LEE)

「最大的挑戰,是該怎麼在看不見彼此的狀態下,凝聚夥伴的能量,讓大家有很正面的信念。」她說,「想要讓團隊成員保持正面的信念,首先要強壯自己的心。」

「目前我們採分流工作的方式,沒有見到彼此,要凝聚力量不容易,這是過去從來沒遇過的狀況,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李維錚說。

在家工作的優點與分流工作的挑戰

同樣深刻感受到在家工作不便的,還有If&N主理人蔡宜芬。

「在公司最大的優勢,是可以很容易地掌握大家工作的進度,而且在公司能有一種集體共同奮鬥的衝勁,資料也隨手可得,進度會很穩定!而居家辦公真的是兩種全然不同體驗。」蔡宜芬說。

蔡宜芬表示,因為很多資料都帶不回家,所以她目前能在家處理的工作有限,但卻意外地發現在家工作的優點,那就是思考不會被繁雜的事務打斷。

「能在家做的工作其實有限,但好處是一個人可以很安靜地思考事情,不會被打斷,也能與我的貓兒們朝夕相處。」蔡宜芬說。

工作室與住家只有一層之隔的汪俐伶,近期也感受到人員分流的不便,「一件衣服的完成,需要很多軟體、技術、機器和手工,所以分流的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汪俐伶說,「我的工作室和家是上下樓層,所以工作室就是我的家,但在工作室和夥伴一起工作還是要全程戴著口罩,員工也要準備分流回家工作,但是一件衣服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分配任務和交接是一個很頭疼的過程。」

「許多業務以及窗口我都需要在外工作,所以在家工作的壞處可說是不勝枚舉。」AllenKo3創辦人柯瑋倫表示,「被迫在家中工作、業務精簡化的情況下,只能去發想一些能做的行銷素材,希望這段期間品牌的社群仍有作品可以產出,也可以趁機喘口氣,思考品牌的下一步、下一季。」

AllenKo3主理人柯瑋倫。(圖/AllenKo3)圖/AllenKo3主理人柯瑋倫。(圖/AllenKo3)

柯瑋倫在家工作時期,主要都在專想行銷點子。(圖/AllenKo3)圖/柯瑋倫在家工作時期,主要都在專想行銷點子。(圖/AllenKo3)

共體時艱:被打斷的計畫、無法營業的門市

防疫警戒升級,對多數人來說或許只是生活要面臨更多不便,但對於品牌主理人來說,門市無法營業所帶來的損失也是難以估計。

「我想大家應該都因為防疫升級被重擊了。」INF主理人郭瑋表示,「對經營實體店面的人來說,這可能是沈痛的第二次,但確實下半年的一些活動企劃、跨產業合作等都一一推遲或取消觀望中。」

郭瑋透露,在疫情升級前,INF品牌內部原本正在規畫擴展營運的計畫,但由於大環境情勢不明,目前任何計畫都必須重新評估或擱置。

AllenKo3主理人柯瑋倫也表示,在警戒升級後,品牌的銷售端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其中又以「台北時裝週之後開始的銷售端受的影響最大。」他說,「在共體時艱的情況下,我們也在生產端先停止產線,避免工廠的夥伴們為了趕單而有暴露在任何風險的情況。」

2020年成為首個進駐麗晶精品台灣品牌的Wangliling,近期也感受到門市人流銳減、營業時間縮短的影響,「我們的門市業務量有受到影響。」主理人汪俐伶說,「不過其他的工作還是一樣在進行,今年上半年有幾件制服和合作案還是持續進行中,慶幸還是很忙。」

不僅品牌門市經營受影響,實體活動、展演也面臨被迫延期甚至是取消的命運,李維錚表示,在警戒升級前,品牌正在積極準備名為《JENN LEE 21FW Love Planet Immersive Exhibition》的跨界展覽,本來預計5月底亮相,但疫情升級後只能延期。

「我們在場地、展品以及印刷花了很多預算,一切都籌備好了,贊助商也都投入了,但疫情一來也只能延後。」李維錚說。

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穎也指出,在疫情升級前,原本他們有在討論紐約、巴黎、上海等國際時裝週數位展演的計畫,但在防疫警戒升級後,都只能先暫停,此外,許多實體活動更相繼被取消,不過好在Just in XX是以販賣創意概念與品牌跨界合作為主,因此短時間內銷售層面的影響較小。

「我最慶幸的是,5月8日《先驅者沙龍》的秀有如願完成。」周裕穎說,「現階段Luxxury Godbage永續改造的系列,因為是沒有辦法畫設計圖的,版型結構都需要當面跟版師以及樣品師溝通,因此在家工作會比較困難去執行。」

反向思考:把握時間,迎接WFH潛力商機

門市無法營業,並不代表生意要就篇沉寂,由劉子超、劉燕純、林宏諭三位設計師創立的時裝品牌UUIN就透露,目前他們正在積極進行線上門市的架設,以及思考疫情期間以及過後,消費者會需要什麼樣的服裝。

「由於WFH的關係,我們開始思考在家上班需要的是什麼樣的服裝。」UUIN主理人之一劉子超說,「我們想要提出有別於居家服,更為輕鬆實穿的設計。」

UUIN設計師之一劉子超。(圖/UUIN)圖/UUIN設計師之一劉子超。(圖/UUIN)

享受宅居,專注於自己

不過,防疫期間雖然有許多工作上的不便,但對於生性原本就較為內向的人來說,減少外出或許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例如if&N主理人蔡宜芬就透露,其實她平時是個生活作息非常固定的人,「每天就是公司、住家兩點一線」,因此防疫升級對她的生活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平時我可以週休兩天都不出門也沒關係,而現在網購非常方便,食物充足情況下,防疫宅居似乎只是延長不出門的天數。」蔡宜芬說,「不過這對我家的五隻貓來說,可能是件開心的事,因為不時就有主人來為他們按摩服務。」

同樣享受在家與毛小孩相處的,還有Just in XX主理人周裕穎,「在家工作的好處就是,累了可以無時無刻抱抱~騷擾小狗!也可以節省會議通勤的時間。」周裕穎說。

周裕穎表示,若是在平時,週五晚上他經常會有聚餐,與志同道合的朋友聊近況與新的想法,現在因為防疫升級,雖然必須早早回家,卻也正好可以紓解先前辦秀累積的疲勞。

「我應該是全台北最宅的時裝設計師吧?」周裕穎說,「我非常愛在家看書,或者是看YouTube吸收有趣的知識,宅居會是我非常喜愛的日常。」

周裕穎愛犬白寶。(圖/Just in XX)圖/周裕穎愛犬白寶。(圖/Just in XX)

周裕穎與愛犬白寶(左)、蹦迪(右)合影。(圖/Just in XX)圖/周裕穎與愛犬白寶(左)、蹦迪(右)合影。(圖/Just in XX)

「在家工作,算是在商業化後鮮少能進行個人創作的機會,而藝術創作一直都是我維持熱情的方法之一。」AllenKo3主理人柯瑋倫說。

柯瑋倫分享道,平時他每星期都會花很多時間運動、打籃球,或是去走訪品牌選貨店,因此無法出門對他來說十分難受,不過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最現實的飲食。

「我是個完全不會下廚的人,但這個禮拜開始從網路上找資料學習下廚,不敢說真的很好吃,但覺得自己進步了不少!」他說,「現在我能做出來的料理還很少,如果還需要長期宅居,我必須加緊腳步多學學其他料理了。」

無法隨意外出,對我的影響還好,因為我非必要其實本來就很少出門,喜歡待在工作室。」汪俐伶說,「但現在晚上不能出去河堤散散步,騎腳踏車,覺得有點鬱悶,而我工作室附近美食都沒有開門,最近一週我已經吃了快六天的滷雞腿午飯,都跟我助理說我快吐了。」

儘管外出、用餐不方便,汪俐伶對於留在家中防疫,其實並沒有太多不習慣的地方,「我平時自己逼得太緊,難得可以放空一下。」她說。

向來十分重視生活品質的Austin W.主理人吳日云也分享道,目前因為工作室的業務要避免與人接受,因此許多服裝的製作、樣品確認都改為物流配送,或是E-mail照片確認,時尚活動、展演也都延期或取消,而這也讓他有更多時間專注於自己。

「獨處的時間增加,讓人更能感受到自我身心的需求,在每一個感官上需要獲得滿足,不論是飲食、氣味、音樂,甚至喝一杯水的速度,都較日常更緩慢下來了。」吳日云說。

與其他設計師不同的是,吳日云因為還有實踐服裝設計系講師的職務在身,因此在大學停課後,還必須額外準線上教材來進行遠距教學,並且督促學生作業。

吳日云除了擔任Austin W.主理人,也是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講師,因此在家辦公期間仍然線上授課。(圖/Austin W.)圖/吳日云除了擔任Austin W.主理人,也是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講師,因此在家辦公期間仍然線上授課。(圖/Austin W.)

用小小的力量減少群聚

來自台南的oqliq,雖然遠離疫情較緊張的北台灣,但主理人林家豪與洪琪,仍然決定讓公司的設計部門改為遠端上班,洪琪幽默地表示,這讓原本朝夕相處的工作夥伴,忽然間變成網友的關係,令她感到十分有趣。

「以前的會議還會有車程緩衝時間,但現在可以無縫接軌了,可能上一個會議還在討論財務報表,下一個視窗一來就切換成非常感性的明年春夏新款設計。」洪琪說。

洪琪表示,台灣現在所經歷的,其實就是國外去年的生活,疫情升溫對我們來說相當於延遲響起的警鐘,因此雖然台南的情勢沒有北部嚴峻,oqliq仍然決定在家辦公,用小小的力量去減少群聚。

(原文刊載於《BeautiMode》;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距防疫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