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回到災難現場:311地震後,福島被凍結10年的荒蕪歲月

攝影師記錄下的真實面貌
文 / 魯皓平    
2021-03-11
瀏覽數 59,950+
回到災難現場:311地震後,福島被凍結10年的荒蕪歲月
再也等不到屋主回家的房子。James Delano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即便是現在,在災後至今,日本政府依然未完全開放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20公里的撤離區的村落和城鎮……

2011年3月11日所發生的日本(Japan)東北大地震,迄今已屆滿10週年,當時地震規模9.0、震央為宮城縣外海130公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之地震,讓整個東北地區都承受了嚴重的海嘯衝擊,悲劇令近2萬人罹難與失蹤。

震波所引發的巨大海嘯導致了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的發生、財物受損嚴重,家破人亡的慘劇更有如人間煉獄般哀戚──使得該震災成為日本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經濟損失最嚴重的自然災害之一。

在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日本政府曾三度發出撤離命令,令半徑20公里內居民撤離,影響17萬至20萬居民,政府建議在疏散區之外10公里生活的民眾盡量待在室內,避免出門。

頹敗中的房屋。James Delano攝圖/頹敗中的房屋。James Delano攝

如今,攝影師詹姆斯德拉諾(James Delano)在事故發生10週年之際,跟著當地居民小林智子回到了災害發生前的現場,記錄了那在災變發生後,儼然停留在10年前的時光記憶。

即便是現在,在災後至今,日本政府依然未完全開放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20公里的撤離區的村落和城鎮,縱使這樣做,許多當地區民也沒有計畫搬回的想法。

而福島第一核電站的運作,也永久報廢。

一些冒險返回家園的人認為,回家便是要承擔剩餘的輻射風險,而且這是值得承受的,有些人還有生意要做。經營旅館的小林智子就說,「我們有理由回來,並且有辦法做到這一點,回到這裡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

被蔓草蓋過的腳踏車。James Delano攝圖/被蔓草蓋過的腳踏車。James Delano攝

在浪江町,福島核災後最嚴重的區域之一,願意回來的人寥寥無幾,雜草在柏油路上蔓生、荒蕪的公寓外牆儼然死城的模樣,那種拍電影般的末日感,無論看幾次都讓人怵目驚心。

對於少數願意返回家鄉的人而言,遷移是個重新發現熟悉回憶,卻又充滿敵意的過程。

小林智子說,「我總是被問到,『你為什麼回去?』、『又有多少人回去了?』」但我的問題是,「那個地方究竟意味著什麼?我們熟悉的家園早已不復存在了。」

現在,就讓我們一起透過照片,回到這塊彷彿時光被凍結的土地。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在浪江町隔壁的葛尾村,土地上堆滿了充滿放射性物質的土塊,上面再以綠色隔離材質覆蓋,乍看之下,甚至會以為是兒童放在米色地毯上的塑膠玩具。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而在雙葉町,佛寺的地面上依然殘留了地震後的殘骸遺跡。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當地的許多房子,後續都因為輻射污染而被拆毀,只留下空蕩蕩的馬路、荒涼的地基。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曾經生產南瓜、蘿蔔和蔥的鬱鬱田地裡,卻休耕至今無法再耕作。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在托兒所內,雨傘至今10年未動,彷彿孤單的在等待主人,將它開啟擋雨的那天。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一間因地震而倒塌的房子,依然停留在原地。

James Delano攝圖/James Delano攝

長得比車子還高的荒煙漫草,也注定再也沒有可以發動的那天。

當地的路燈依然照耀,只不過很少人車會經過。James Delano攝圖/當地的路燈依然照耀,只不過很少人車會經過。James Delano攝

在地震發生前,小林智子就已經在福島當地經營一家歷史久遠的旅館,這間位於南相馬市的旅社在家族的經營下已經好幾代,她就說,「我也不期待這邊的遊客未來會激增,我只想為那些想回到家鄉,但卻沒有地方住的人提供服務。」

數位專題
請問總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日本地震核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