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吳慷仁: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是人生最快樂的事

專訪/《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體悟嶄新人生觀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1-02-06
瀏覽數 28,100+
吳慷仁: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是人生最快樂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9年的金鐘獎,吳慷仁為了《斯卡羅》電視劇精壯、極瘦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而在2020年4月時開拍的《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吳慷仁又再爆肥到十分臃腫、人生最高峰體重的模樣……

提到吳慷仁,你一定對他多變且精湛的演技印象深刻,不論是《下一站,幸福》的花拓也、《麻醉風暴》中的葉建德、《一把青》裡頭的郭軫,還是《白蟻:慾望謎網》詮釋之白以德,甚至是讓觀眾充滿共鳴和體悟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王赦,他總是能從不同的角色中激盪扣人心弦的震撼。

過去曾獲得金鐘男配角、男主角獎殊榮的吳慷仁,也在台北電影節抱回最佳男主角之肯定,他總是能活出不同角色的深意,熟稔劇本並在專業發揮下綻放光彩──非科班出身的他,正用不同階段的人生底蘊,演繹出澎湃的感動。

延伸閱讀:導演徐譽庭專訪/好好分手,才能好好再愛
延伸閱讀:女主角艾怡良專訪/在每一段愛情裡,都應該好好地說再見

在《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有著全新的戲劇體驗

演技多變的吳慷仁挑戰新的面貌圖/演技多變的吳慷仁挑戰新的面貌

吳慷仁的最新作品,是由徐譽庭、許智彥兩位導演所全新打造的電影《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這是他們繼金馬作品《誰先愛上他的》後,再度觸動人心的溫暖巨作。電影由吳慷仁、艾怡良、傅孟柏與9m88攜手主演,以最寫實甜蜜的愛情故事,大談戀愛中的喜怒哀樂。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劇情從「Facebook的封鎖名單」展開,探討封鎖一個人,是因為一時任性?還是徹底不願再得知對方的任何消息?封鎖之後,就真的可以忘記嗎?吳慷仁更在戲中扮演吊兒啷噹的風流男子,還為戲敬業到讓自己胖到90公斤。

吳慷仁分享,這次拍攝的經驗,是他前所未有的感受,特別是殺青後的那種回饋,是他當演員至今沒有體悟過的感動。「因為在拍攝的過程壓力極大,期待合作的心情加上導演對自己的了解、給了我一個這樣的角色,雖然這段過程非常辛苦,但真正幸福的是,整個劇組帶來的收穫。」

他說,其實在電影開拍前,徐譽庭就有給每位演員一封信,裡面寫了滿滿想說的話、對角色的想法和期待,以及希望合作後產生的火花,因此就算導演在拍攝過程中不停的兇他、永遠覺得他表現不夠好,對他來說都是心甘情願的溫暖,「在現在這個階段,能找到一個還能否定自己的導演,那是最感動的事。」

吳慷仁詮釋出以往從沒有過的角色面貌

吳慷仁曾對徐譽庭毛遂自薦想要演出她的戲劇圖/吳慷仁曾對徐譽庭毛遂自薦想要演出她的戲劇

吳慷仁自爆,對於徐譽庭的崇拜,早在2014年便開始了,那時看了她的偶像劇編劇作品《妹妹》後,便私訊她、毛遂自薦想要演出導演的作品,他笑說那時候膽子比較大,自己也很想要有不同的嘗試,因此能在那之後牽線、認識、進而促成這次的演出,其實有種實現夢想的感覺。

吳慷仁在《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中,飾演的角色是位瀟灑、風流倜儻、不拘小節的隨興男子,他戀愛經驗豐富,卻沒有一個可以定下來的對象,這種誇張的反差表現是他從未有過的角色特質。

徐譽庭就說,「吳慷仁很早以前就已經想合作,但他經常演一些嚴肅角色,這次就想讓他挑戰皮一點,像是快40歲了還是個頑童、他越認真人家越覺得他在玩,他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

徐譽庭逼出吳慷仁最原始的模樣

吳慷仁坦言拍片的時候壓力非常大圖/吳慷仁坦言拍片的時候壓力非常大

在這次截然不同的挑戰中,吳慷仁坦言拍片的時候壓力非常大,「那是緊張、是焦慮,是每天都會有人跟你說自己表現不好的折磨,其實這樣被講一個月,心情當然會不好,但我也想要沉澱自己,就算不斷的重來,我也不會有太多的情緒。」

像是在表演時,導演會給他非常多的方向,這些目標打破了他過往的經驗法則與直覺,更何況是經驗這麼豐富的他。「我已經是個很有想法的演員,但導演反而想要找回我最原始的東西,那是私下的我、導演看到的我,她希望看到一個不要用技巧,甚至是修飾過的表演,這樣很『吳慷仁』的感覺是我自己沒試過的。」

他強調,這次的演出經驗,那種收穫跟體悟是很大的,這幾年自己心境的改變,也和以前差很多,「不是一定要追求什麼樣的獎項,而是用心的做一件事情、不要想太多,那種不用假裝自己很厲害的心情是很踏實的。」

超級敬業!58公斤到90公斤的體重挑戰

你一定沒看過這麼胖的吳慷仁圖/你一定沒看過這麼胖的吳慷仁

如果你還記得,在2019年的金鐘獎,吳慷仁為了《斯卡羅》電視劇瘦身成幾乎「國父」般的模樣,那精壯、極瘦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而在2020年4月時開拍的《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吳慷仁又再爆肥到十分臃腫、人生最高峰體重的模樣,猶如「吹氣球」般的體重變化,讓人讚歎那敬業的程度。

吳慷仁分享,這中間的體重變化,是58公斤到90公斤的差別,當中整整落差達32公斤,而之所以願意這樣挑戰自我的極限,其實未必是全是導演的要求。

「我自己都沒辦法接受自己不為角色做準備。」

好比說,在《斯卡羅》中,他詮釋的就是那個年代的平埔族,所以自然膚色要黑,加上當年有飢荒,體型本來就應該更纖瘦;而《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則是導演希望他以胖的模樣讓整個人的態度更「鬆」一點,結果他胖到超乎導演的想像。

當時為了瘦,他每天跑步、吃得非常少,「就算餓也是忍耐,我意志力可是很強的。」

殺青後努力瘦身的他,馬上又回到最完美的狀態圖/殺青後努力瘦身的他,馬上又回到最完美的狀態

不過,從2020年2月拍完《斯卡羅》後,他開始在短短的一個月內讓自己爆肥,「我每天吃個五到六餐、滷肉飯、熱量超高的食物,就算不餓還是要吃,吃到非常非常的痛苦,體型變胖最大的挑戰是根本綁不到鞋帶,就連擦屁股也不好擦,移動困難、對健康也傷害很大。」

最厲害的是,他在殺青一個半月瘦回來,回到現在標準的72公斤。

吳慷仁笑說,為了這種忽胖忽瘦的身材變化,他都必須先談好各種商業拍攝,也許是提前拍好、或協調廠商是否能等他回到標準的身材,「還好大家都願意等我。」

吳慷仁:知足是人生最大的樂趣

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是人生最快樂的事圖/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是人生最快樂的事

回過頭來,吳慷仁說他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也很喜歡現在工作的狀態,他也提到剛出道那幾年比較混沌,「那時候很辛苦,要求自己要做到、永遠保持正向並不是件那麼容易的事情,加上別人對我的期待很高,也把自己逼得很緊。」

不過,隨著時間的歷練、他形容自己是長大了、更有自信了,特別是當自己心裡的話跟做出來是一樣的時候,知足是種很大的樂趣,「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是人生最快樂的事。」

未來,吳慷仁希望從演員的身分,帶給觀眾更多的收穫和感動,「期待自己老的時候,大家會對我有什麼樣的評價,而要當活在觀眾心裡的演員,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我相信堅持著表演的熱忱、持續細水長流,那是最感動的事。」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劇照圖/《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劇照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劇照圖/《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劇照

(部分劇照提供:華納兄弟)

數位專題
金馬57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金馬獎影評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