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和平醫院翻版?從集中「隔離」變「感染」,南韓療養院慘遭政府拋棄

文 / 陳慶德    
2021-01-08
瀏覽數 26,850+
和平醫院翻版?從集中「隔離」變「感染」,南韓療養院慘遭政府拋棄
圖/僅為情境配圖。Flickr by Republic of Korea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南韓一家療養院配合「集中隔離」政策,收容需要隔離的確診者,結果卻釀成「集中感染」、醫護人員不幸染疫身亡,還慘遭封院,可說是「韓版和平醫院」! 

南韓第三波疫情爆發!即使政府採取各種亡羊補牢手段,在病毒活動力最強的冬季,仍迎來嚴峻的寒冬疫情考驗。

去年(2020年)12月,南韓興起了第三波疫情,近日又陸續發現新冠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變種病毒入侵,疫情發展急轉直下。南韓政府已雷霆風雨地祭出眾多防疫手段,包括6日起首爾地區維持第2.5階段防疫政策,其他地區則是維持在第2階段防疫,且持續兩週(至1月17日止)。

同時,南韓也宣布全國禁止五人以上聚會,許多活動空間如演唱會、工作坊、展覽,甚至結婚典禮等,也限制入場人數為49人以下。而入場的民眾更是得強制戴上口罩、保持社交安全距離,避免造成疫情擴大 ,但疫情發展仍然堪憂。

然而,更為嚴峻的考驗還在後頭。

這一波南韓疫情再起,先是傳出演藝圈多名藝人不幸染疫,已造成粉絲恐慌。這些演藝人員為了生計抑或演藝事業,必須繼續演出,可說是暴露在高度接觸民眾的環境下,一個不小心,恐又釀成防疫破口。

相反的,萬一有粉絲沒做好自身的健康管理,抱病前去參加活動,恐怕也會使得這些藝人遭殃。然而,演藝人員或粉絲生病,若是經紀公司處置妥當,當下停止宣傳活動,或要求自主隔離,倒是可以控管後續疫情擴大之風險。但萬一疫情發生在政府缺乏配套措施的「隔離密閉空間」內,那又該怎麼辦?

療養院配合「集中隔離」政策,染疫者卻暴增20倍

南韓《中央日報》 於1月3日披露,位於京畿道富川市的孝普拉斯療養院(효플러스 요양병원),就面臨上述窘境。該院驚傳配合南韓政府所提出「集中隔離」染疫病人之要求,廣納來院患者,結果導致院內群聚感染悲劇,且後續事態讓人擔心。

據當地報導指出,孝普拉斯療養院去年(2020年)12月11日院內的確診者僅六位,因應政府提出集中隔離防疫要求,要求該院收容「絡繹不絕」從外地所湧入的隔離患者,導致院內醫療能量一下子吃緊,且疫情來得又急又快,結果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截自1月3日止,院內染疫人數暴增二、三十倍,迄今共160人確診,47人死亡,且院內群聚感染、醫療資源該如何補強等問題,目前仍是無解。

孝普拉斯療養院院長受訪時,也只能搖搖頭地無奈說道,「國家根本就沒有(防疫)概念,在缺乏配套措施情況下,提出『集中隔離』政策,我們院內馬上就擋不住『絡繹不絕』送來該院的隔離患者。」  

療養院宛如一座孤島,要求分開職員慘遭回絕

而原本政府打好算盤的「集中隔離」治療,豈料竟在一夕之間,造成該院病床不夠、防護措施不足情況下,導致醫療體系崩壞,反而發生了「集中感染」。療養院屢次向南韓防疫當局求救,請求將採檢陰性的職員另外分開來,卻慘遭回絕,隨著院內病患不斷交叉感染,更慘遭封院。  

更慘的是,有醫護人員因院內人力不足,自願留下來幫忙,結果因為「集中隔離」政策,不幸染疫喪生。「療養院宛如一座孤島,」院長氣憤填膺地直言,「殺死人的恐怕不是疫情,而是缺乏配套措施的政府!」

孝普拉斯療養院的悲劇,也讓台灣民眾有「既視感」,想起2003年爆發SARS疫情的慘痛經驗。當時被下令緊急封院的和平醫院,因隔離決策不夠完善、缺乏配套措施,最終造成和平醫院57名員工感染、7人死亡,而院內民眾有97人感染、24人死亡。  

面對第三波疫情來襲,文在寅政府的防疫政策失利,加上為人詬病的打房和外交政策,已讓國民對政府與總統的信任度像溫度一樣直線下降!

本週(1/6)的民調數據顯示,文在寅支持率仍持續低迷,並創新低,跌落至36.6%;而國民認為他執政不力的指數,更逼近六成,高達59.7%,看來任期僅剩一年五個月不到的文在寅,恐怕已提前面臨執政跛腳窘境。

(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數位專題
疫苗終局之戰!台灣如何拚群體免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在寅和平醫院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