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桂綸鎂:愛情是很盲目的,但也是因為這種盲目才讓愛情更珍貴

《腿》/桂綸鎂、楊祐寧專訪(上)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0-12-15
瀏覽數 15,250+
桂綸鎂:愛情是很盲目的,但也是因為這種盲目才讓愛情更珍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腿》是部由金馬名導鍾孟宏監製、《陽光普照》編劇張耀升首度跨界執導的電影,演員黃金陣容更集結了金馬影后桂綸鎂與陽光型男楊祐寧,他們這回化身銀幕情侶檔的愛情荒謬喜劇,勾勒無數黑色幽默的笑料。

「人生如果能夠倒帶,愛情會不會重來?」

續下篇:《腿》/桂綸鎂、楊祐寧專訪(下)

故事描述,錢鈺盈(桂綸鎂飾)的丈夫鄭子漢(楊祐寧飾)在腿部截肢手術後不幸離世,她想拿回丈夫被截肢的腿,卻被醫院百般刁難、互踢皮球,於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奪腿計畫」就此展開……而這段充滿黑色幽默的尋腿旅程中,也穿插著錢鈺盈與鄭子漢從相識、相愛到相互虧欠的過往。

桂綸鎂的加入 才讓電影順利開拍

桂綸鎂和楊祐寧被導演形容是最門當戶對的搭配圖/桂綸鎂和楊祐寧被導演形容是最門當戶對的搭配

桂綸鎂分享,其實一開始,劇組所選定的演員並不是她,直到開拍前鍾導著急的聯絡,「我是憑著對導演的喜愛和義氣就答應。」

但她說,其實自己的內心是非常忐忑不安的,正也因為是喜劇,更是個陌生的表演領域,很怕演多了搞砸、情緒不到位又落於俗套,所以是跟導演張耀升討論了好多次電影背後的細節,才慢慢塑造出這個角色。

「那時候剛拍完《南方車站的聚會》,我覺得自己是應該先進入一個休養期,雖然知道短時間必須苦練國標舞、也不知道自己辦不辦得到,但若不參與的話,電影會無法如期實現,最後就想嘗試看看。」

運動細胞再好 楊祐寧也很難駕馭舞蹈

楊祐寧本來自信滿滿覺得自己能輕鬆駕馭舞蹈圖/楊祐寧本來自信滿滿覺得自己能輕鬆駕馭舞蹈

而楊祐寧分享,他是從《停車》開始就已經是鍾導的粉絲,所以接到邀約時,自然是很希望可以演出,「雖然鍾導這次沒有自己執導,但身為攝影的他,其實對片場的我們幫助很大。我每部鍾導的電影都有看,真的非常喜歡他。」

雖然在開拍前,他就知道國標舞會是這次很大的一個考驗,但從來沒有一絲遲疑,結果發現實際在上舞蹈課以後,才發現那挑戰有多麼巨大。

「我本來以為我運動細胞很好,所以要跳舞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後來發現其實根本是兩回事!」楊祐寧笑說,剛開始在練時,甚至完全搞不清楚每一個舞步的意義是什麼,且從一個人獨練到兩人開始要互相培養默契的過程,更徹底是不同的挑戰──特別是男生必須在華爾滋中成為主導,在不斷旋轉的過程中感受節奏的曼妙。

私下不聊天 桂綸鎂喜歡「抱一下」 

兩人的好默契其實是靠著練舞來達成圖/兩人的好默契其實是靠著練舞來達成

有趣的是,桂綸鎂和楊祐寧這回是初次在大銀幕上的合作,但其實兩人並沒有特別為了這次的演出培養默契。

「我們私下幾乎是完全不聊天的耶!」桂綸鎂笑說。

她說,這次因為彼此一起練了很長時間的舞蹈,早已在練習的過程中慢慢累積默契,「大家一起瞎聊,有時候也不會深入角色,而要拉近關係,其實肢體的碰觸絕對最快的,所以我往往如果要跟不熟的演員要對親密的戲,我常會主動跟對方要求要抱一下。」

桂綸鎂說,像是國標舞、華爾滋這樣正統的舞蹈,表演的過程中眼神其實不能看對方,少了視線的交流,只能相信身體,一個人要帶、一個人要跟,要相信對方、知道對方要去哪裡,這需要非常大的默契和不斷的練習。

苦練再苦練 桂綸美壓力大到吐

桂綸鎂每一個舉手投足都是戲圖/桂綸鎂每一個舉手投足都是戲

在這段把自己逼到極限的苦練過程中,桂綸鎂還練到自己頸椎都出了問題,「我還去買了頸椎枕!」她笑說,因為練舞的過程中必須全程保持頸部45%彎曲,這不是兩三下就能練到肌肉可撐住的。

「因為在華爾滋中,沒有獨舞的空間,這個舞主要是男生必須做中軸,推動力道並感知彼此,它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舞蹈,要很信任對方、打開感官最細部的敏銳。」而桂綸鎂在練到最痛苦的時候,甚至還壓力大到吐了。

在那密集一個月特訓、每天至少五個小時練舞的狀況下,楊祐寧形容「好像小腿整個炸掉,根本不是自己的腿!」但他自信地笑著說,「練到最後,其實已經把整個舞蹈的精髓融入自己的血液裡面了。」

續下篇:《腿》/桂綸鎂、楊祐寧專訪(下)

(劇照提供:甲上)

數位專題
金馬57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馬獎電影桂綸鎂楊祐寧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