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22年合作經驗開花!遠東生技攜手長庚「新冠肺炎新藥」實驗告捷

文 / 蔣濬浩    攝影 / 蔣濬浩
2020-12-02
瀏覽數 30,200+
22年合作經驗開花!遠東生技攜手長庚「新冠肺炎新藥」實驗告捷
圖/左起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長庚大學校長包家駒、遠東生技董事長闕鴻達、生策會執行長錢宗良、遠東生技研發部副總經理陳亦翔共同參與新冠肺炎新藥成分發表會。蔣濬浩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事抗毒藥物開發20多年的遠東生技,攜手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研發出新冠肺炎新藥,預計2021年第三季通過二期臨床試驗,最快第四季上市。

12月1日,從事抗毒藥物開發20多年的遠東生技與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共同宣布,發現過去曾用於流感藥物的成分,於細胞實驗中,能夠顯著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活性,且此抑制模式,有別既有新藥,堪稱「全國首創」。

遠東生技董事長闕鴻達比喻,「病毒需要打開宿主的細胞大門,登堂入室到細胞內部繁殖,」而這關鍵藥物成分就像是塞子,能夠直接將細胞大門的鑰匙孔堵住,讓新冠病毒無法進入!

至於這個扮演塞子的藥物成分,其實是來自一種微藻的萃取物。由於此微藻已於地球生存達30億年,因此演化出許多能抵抗病毒與細菌的特殊分子。

現在加入新藥戰場,猶未晚矣

不過,令外界好奇的是,比起國內外大廠早早投入新藥研發,遠東生技遲至今年11月,才終於發表此新機轉模式,難道不會太晚?

面對疑慮,遠東生技研發部副總經理陳亦翔表示,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雖然陸續有瑞德西韋、氫氯奎寧、血漿療法等治療手段通過美國緊急使用授權,但近來,其功效也都在臨床上陸續遭到醫學界質疑。

「因此,新冠藥物的戰場仍處於百家爭鳴,」陳亦翔強調。

與遠東生技共同合作實驗的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則表示,面對詭譎的新冠病情,應採用「雞尾酒」療法,即針對病情不同階段,使用不同的療法。

以國衛院與國鼎生技正開發的藥物為例,其藥物功效主要為降低病毒複製、合成,阻止器官組織受破壞;而遠東生技與長庚合作的新機轉模式,為避免病毒入侵細胞,以及防止病毒擴散,兩者在治癒病毒的機制上並不衝突。

此外,陳亦翔也表示,坊間知名藥物選擇,如如羥氯、法匹拉韋、瑞德西韋,其實皆為小分子藥物,容易產生抗藥性;而遠東生技目前開發的新藥,則是罕見的大分子結構,不僅穩定性高,且分子結構更耐熱、耐酸鹼。

遠東生技與長庚大學攜手抗病毒合作22年。遠東生技提供圖/遠東生技與長庚大學攜手抗病毒合作22年。遠東生技提供

快速進入二期臨床試驗,最快明年第四季上市

至於新藥最快何時能夠上市,董事長闕鴻達表示,明年第一季就能向美國FDA提出二期人體臨床試驗申請,並預計在第三季通過二期臨床試驗。

若到時實驗結果出色,且優於美國市面上已知藥物,最快明年第四季,遠東生技的藥物就能順利上市;換言之,雖然遲至年底才布局新冠藥物市場,遠東生技卻有望與國內其他藥廠的上市速度並駕齊驅!

能夠在短短不到三個月內,就迅速申請進入二期臨床,關鍵就在於遠東生技與長庚醫療團隊長達22年的超前部署。

原來,早在1998年,遠東生技與長庚大學就已展開對「藻類萃取物」的細胞實驗,並先後在2003年、2013年、2015年,分別證明了不同藻類萃取物,對腸病毒、流感病毒、伊波拉病毒的有效抑制。

其中,因流感病毒細胞實驗成功,所取得的美國臨床IND(Investigational New Drug),由於藻類萃取物成分與此次抑制新冠肺炎的成分相近,竟意外成為了能在美國快速進入二期的關鍵。

闕鴻達笑說,雖然過去在抗病毒的實驗上獲得成功,但由於病毒多半迅速獲得控制,因此來不及將實驗成果化為新藥;「堅持了22年,終於遇到新冠肺炎這個大魔王,能夠讓遠東生技的抗病毒技術有所發揮」。

與「藻類萃取物」實驗共同走過22年的施信如則表示,當前細胞實驗雖然首戰告捷,但仍有許多機轉細節有待釐清,在二期臨床試驗結果公布之前,仍需對此抗病毒技術的成效保有調整空間。

數位專題
疫苗終局之戰!台灣如何拚群體免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技醫藥藥廠藥品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