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謝欣穎:感情不應該只看結果,而是看每一段相戀的過程,教會了你什麼

謝欣穎專訪/《怪胎》最令人讚歎的亮眼表現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0-08-14
瀏覽數 28,150+
謝欣穎:感情不應該只看結果,而是看每一段相戀的過程,教會了你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愛情裡面,每個人都是自己獨立的個體,會有很多在乎的眉角,但不應該有人去刻意要制衡另一半……

一直以來,強迫症就是個神祕又難解的現代文明病,它不代表一個人在痊癒前會影響健康,但背後影響生活的程度,卻往往是外人難以想像的制約──曾幾何時,如果這樣的病症碰上了同樣情境的戀人,那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不為人知的發展和情愫,又會有什麼樣意想不到的變化?

這是《怪胎》的動人故事。這部扣人心弦的作品由廖明毅執導、林柏宏與謝欣穎主演,全程使用iPhone拍攝,更是亞洲首部以手機攝影的劇情長片。票房至今已開出破千萬的亮眼成績,而謝欣穎的亮眼表現更令人讚歎。

故事描述,陳柏青是一名嚴重神經性強迫症患者,有非常嚴重的潔癖,非不得已要出門時都是全副武裝,在一般人眼中,他就是個異於常人的怪胎;每月的15號,是陳柏青唯一一天出門採買的日子,就在某個命運那天,他遇見了與他「同病相憐」的另一個怪胎—陳靜。

陳靜除了跟柏青一樣有嚴重的潔癖之外,她的皮膚只要在家以外的地方就會嚴重過敏。原本以為自己要永遠孤單活在這世界上的兩人,老天爺卻讓他們相遇,發展出一塵不染的愛情。然而,這段看似命中註定的關係,卻在柏青的強迫症突然消失後,漸漸的變了調……愛情的承諾,真的能永保新鮮嗎?

愛情的溝通和改變 

謝欣穎在《怪胎》中的表現討喜又令人讚歎圖/謝欣穎在《怪胎》中的表現討喜又令人讚歎

謝欣穎分享,這次自己對電影的期待度,和過去的程度差很多,以往可能收到劇本時會花好幾天的時間才看完,但這次接到《怪胎》劇本後,則是很快速的就吸收所有內容,「導演的劇本很厲害、閱讀很流暢,和以前看過的劇本非常不 一樣,整本看完後很純粹,而且其實有很多值得人們反省和深思的點。」

她說,在愛情裡面,每個人都是自己獨立的個體,會有很多在乎的眉角,但不應該有人去刻意要制衡另一半,而是在自己心甘情願下,試著跨出第一步、迎合對方的期待。

「我自己在愛情裡面,也是如果對方不喜歡,就會試著改變和溝通的那種類型,這樣的程度可以依事情的大小作變化,也能夠漸漸地幫助自己成為更好的人。」但謝欣穎強調,「如果改變的是小事情且能避免爭吵,那一定會改,若是太過分的要求,就不會輕易的被左右。」

獨特拍攝體驗 讓排戲成了完美關鍵

排戲讓謝欣穎也對角色詮釋爐火純青圖/排戲讓謝欣穎也對角色詮釋爐火純青

她分享,這次iPhone拍攝的經驗,和傳統上的拍攝有非常大的不同,它最大的優勢就是體積小、機動性高,許多在大型攝影機內不好呈現的鏡頭,手機都能輕易解決,像是要拍冰箱內的鏡頭,過去必須做個假冰箱從後方挖洞拍攝,但iPhone可以直接擺在冰箱裡、洗衣機裡、櫃子裡,應用範圍很大。

不過謝欣穎笑說,正是因為iPhone拍攝的問題,它未必能有好的固定焦距,所以常常會失焦,有時候一個鏡頭就必須拍好幾次、找到最正確的位置,才能讓畫面的美感呈現最完美的氛圍。

為了這部戲,導演廖明毅要求演員們都必須完成非常周全的排戲,在最密集拍攝前的那段前置時期,除了讀本外,就是一天花上8個小時,每天一直練、一直演、複習走位,近乎是把整本劇本拍了三到四場,「所以我們實際到了拍攝現場,就幾乎沒有再排戲了。」

依據過去的經驗,謝欣穎偶有會覺得自己怎麼樣都拍不好的狀態,但這次因為排戲的關係,所以每到片場都有一種已經磨練過的感覺,雖然每個人的狀態並不一樣,但這樣的過程,確實是讓自己對角色更加得心應手。

詮釋強迫症患者的極致

謝欣穎演出陳靜獨一無二的魅力圖/謝欣穎演出陳靜獨一無二的魅力

這種特殊的排戲方式,顛覆了謝欣穎以往在演戲上的習慣,「導演用很有說服力的語言告知我們排戲的重要性,包含兩人的節奏感必須一致、鏡頭的角度和敘事感覺,這需要非常多的練習才能夠完成。」

她分享,「導演沒有懷疑自己、更不會讓演員有動搖或不安心的感覺,這也讓演員對自己的表現更有自信。」

謝欣穎笑說,因為自己沒有強迫症,所以在詮釋強迫症患者的狀況下,她最需要掌握的就是背後的節奏感,好比說講話很快、凡事只求重點──畢竟,強迫症就是不去弄它自己就會不舒服,而如何讓觀眾也有設身處地的感受,就是最關鍵的重點。

感情要長久 關鍵在於互相成長

謝欣穎:感情千萬不能只看結果圖/謝欣穎:感情千萬不能只看結果

強迫症在陳柏青和陳靜兩人之間的關聯,正是因為他們的同病相憐,兩個很相似的人會讓彼此覺得對方是世界上唯一和自己一樣的人,這容易讓感情更堅定、不會輕易地放手。

然而,愛情的開始,不論對方的優缺點,一切都好美,可是經過了時間、磨合,這道光不再燦爛之後呢?如果兩個人失去了共通點,還有可能再相愛嗎?

謝欣穎說,如果她是陳靜,她不會選擇放手,「兩個人沒有了共通連結,還是可以在一起,未必要因為自己『好了』,就決定去做別的舉動。」

她認為,感情能夠穩定的基礎,關鍵在於兩個人能否互相成長,而彼此更應該有個共同目標來努力,「這個目標未必要很具體,只要不是變壞、沉淪,都可以讓感情持久和堅定,就算這樣努力到最後卻沒有結果,對自己也是無愧於心。」

「每一段感情,不管有沒有走到最後,絕對都不是浪費彼此的時間,感情不應該只看結果,而是看每一段相戀的過程,教會了你什麼。」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一路走來,謝欣穎從平面模特兒出身,到國際大導演侯孝賢發掘出道,2011年更破例以《命運化妝師》、《消失打看》兩片獲得第13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

她說,這些年來的演戲和表演過程,對她的吸收閱歷非常巨大,因為每一個角色、不同的戲碼,一定都是自己平常不會接觸到的事物,「我很喜歡這段過程,因為每一次的經驗,都像是活了不一樣的人生。」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怪胎》劇照圖/《怪胎》劇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影評國片金馬獎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