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苦日子要過去了嗎?

文 / 蕭維文    
2002-02-01
瀏覽數 15,050+
苦日子要過去了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前經濟部長林信義宣稱「台灣將要開始過苦日子」後的一年,林信義日前再次公開宣稱「苦日子過去了」。

苦日子真的過去了嗎?

經建會所制定的景氣對策信號領先指標,已連續三個月翻揚;股價指數也從去年10月起迅速反彈,一舉收復去年911事件時的指數水準,並向去年初的高點邁進;企業對景氣的預期也轉趨審慎樂觀。

這些經濟領先指標在斗峭的經濟寒冬中依稀透露著暖意,更讓一年前還在以「苦日子」警告國人的林信義,在一年後大膽宣稱告別苦日子。

不過檢視經建會最近公布的去年11月份領先指標的七項構成指標,「告別苦日子」的說法卻似乎不那麼理直氣壯。領先指標連續翻揚主要在於股價指數變動率及貨幣供給額變動率的大幅揚升;而代表製造業景氣的新接訂單及海關出口值變動率仍持續惡化。

中央銀行去年以來前所未見的降息速度及幅度,所營造的寬鬆貨幣環境,為台北股市堆砌出一波又快又急的資金行情,但在沒有基本面的背書下,卻又顯得漲得有些心虛。

經建會顧問葉萬安說,「林前部長所告別的苦日子,應該是指企業已嗅到景氣復甦的味道;老百姓的苦日子恐怕還沒結束。」

最明顯的指標就是失業率,這項「痛苦指數」的主要成分,是最常被拿來檢視「日子甘苦」的指標。而這項指標從去年1月的3.35%,一路節節攀高,到10月分達到5.33%的單月歷史新高,11月微幅回降至5.28%,12月再降至5.22%,雖然12月的數字已出現回穩,但每一個百分點,代表著十萬個失業人口,甚至是十萬個無業家庭,因結構性失業,絕大部分無法再重返職場。

台大經濟系教授吳忠吉分析,過去台灣的失業率多屬「有工作卻還沒找到工作」的摩擦性失業,因此失業率很少超過2%;即使是七○年代面臨全球性石油危機所造成的循環性失業,也甚少超過3%。但近年來產業結構轉變及區域經濟消長所造成的結構性失業,卻使得國內失業率節節攀高。

結構性失業,主要是技能的限制、性別限制、年齡限制及區域性限制所造成。

打擊民眾消費信心

葉萬安觀察這一次的高失業潮,主要是四十五歲以上的高齡人口,這類人口的失業率是過去正常時期的一倍,而這類人口正是一般家庭的主要收入支柱。葉萬安說,「由於企業主為避免退休金的支出,以及技能轉換的限制,使得這群人口成為就業市場的孤兒。」

「在未來二、三十年間,台灣社會高齡化的趨勢將愈加明顯,結構性失業只會惡化,不會好轉,」葉萬安說。

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說,產業加速外移也增加了就業市場媒合的區域限制;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在國外進口產品的衝擊下,在傳統產業及農業部門還將掀起另一波失業狂潮,甚至蔓延至白領階級。他說,「這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現象。」

當經濟景氣蕭條的循環性失業碰上了逐漸攀高的結構性失業,就撞擊出「坐五望六」的高失業率數字。

較諸歐美及鄰近國家的失業率,葉萬安說,「我們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前行政院院長張俊雄便經常拿台灣的失業率,與德、法等先進國家相較,認為我們的失業率遠較德、法的9%、8.9%為低。葉萬安即指出,歐美國家的失業率雖高,卻是持續往下走,台灣卻是一路走高。

苦日子的陰影揮之不去,高失業率已嚴重打擊民眾的消費信心,不同於過往商品消費市場隨著股市活絡而水漲船高。這波股市反彈,並沒有在消費市場激起太大漣漪,市場反而是低價商品當道,從1元商品、國民便當、國民旅遊,掀起了一陣低價消費旋風。主計處就分析,民眾對失業的疑慮未除,使得消費者物價得以維持低水平。

儘管失業率是經濟成長的落後指標,隨著景氣復甦,失業率將跟著回跌,但結構性失業卻沒有循環性的週期,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改變。最新公布的去年12月失業率雖然出現回跌走勢,景氣復甦更形明顯。不過經建會參事劉玉蘭說,「即使經濟復甦,台灣的失業率也很難再回到3%以下,4%~5%的失業率將成為常態。」

就像台灣經濟在八○年代正式告別經濟兩位數的高成長,走入中度成長時代一樣,台灣的就業市場也在九○年代,告別了低失業率,正式走進高失業率時代。過去十年經建會的經建目標一向以3%做為失業率的上限,未來失業率要想回復到3%以下,恐怕已成為不可能的任務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