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囝仔人有耳無嘴?18歲將能投票,你不再能忽視這50+萬青年軍!

文 / 邱于瑄    
2020-05-11
瀏覽數 9,950+
囝仔人有耳無嘴?18歲將能投票,你不再能忽視這50+萬青年軍!
圖/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延宕十多年的18歲選舉權修憲案,可望於今年完成三讀,未來交付公投。當青年參政已成時勢所趨,這50多萬名18、19歲的青年,將為台灣帶來什麼改變?

一連串的青年參政活動,上演中。

高中生們脫掉一件件制服,在教育部面前訴求服儀全面解禁;大學校園內一面面的連儂牆,以及學生自辦的快閃講座,表達出對反送中議題的看法;「力挺同婚學生陣線」從2011年開始持續參加同婚遊行…

近幾年,社會運動在校園內遍地開花,學生們積極參與,年紀最小僅有國小,無疑讓政策制定的過程,有了更多的聲音。

如今,學生和青年參政與國家的距離,又靠近了一步。3月底,立法院一讀通過國民黨所提的「18歲選舉權,20歲被選舉權」憲法修正案。各黨派紛紛表態支持,並草擬各自版本,18歲即擁有投票權的憲法修正案有望在本屆會期完成三讀,未來交付公投。

隨著投票門檻下修18歲,青年選票將大增近50萬張,未來青年參與政策研擬,將不再僅侷限於創業、教育,而是能夠在所有議題上都有討論空間。

「18歲修憲這屆就實現」記者會照,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林彥廷為手拿麥克風者。林彥廷提供圖/「18歲修憲這屆就實現」記者會照,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林彥廷為手拿麥克風者。林彥廷提供

青年熱衷公民運動  翻轉「小孩不懂政治」印象

過往,大人們總說「囝仔人,有耳無嘴」,不要介入政治。然而,近年來青年積極投身社會運動,已顛覆大人們的刻板印象。

2014年太陽花學運,掀起青年、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熱潮。到了2015年,由學生發起的反課綱運動成功廢止課綱微調,更讓課審大會增列學生代表,年紀最小的僅國中二年級。不僅如此,就連小學生也在課堂上大聊政黨,高中生連署訴求服儀解禁等,都可以看到這批國家新生力軍的身影。

「現在的青少年因為網路,比起過往有更多機會參與政治,」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以下簡稱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指出,作為數位原住民,青少年乃至國中小學生都透過網路接收資訊、連署和串聯活動。

台少盟自2014年起,開始舉辦全國青少年投票日,讓16歲至20歲的青少年透過模擬投票參與選舉,而青少年的投票結果皆成重要的選舉分析依據。2014年縣市長選舉就看出這個趨勢,當時民調公司因難以捉摸的青年選票而預估失準,相反的,青少年的模擬投票卻精準命中當選結果,可見青年族群的投票意向已成不容忽視的政治風向球。

根據台少盟調查,民眾過往認為青少年不宜介入政治,2004年僅有兩成民眾支持下修投票年齡門檻。但隨著網路普及,青少年在各式議題的表態與運動,支持的民意到今年已逆轉為九成。

929台港大遊行。林彥廷提供圖/929台港大遊行。林彥廷提供

高齡政府缺乏青年觀點  年輕人是解決問題的鑰匙

「我們要做的是讓政府政策都納入青年意見,」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林彥廷說,2018年公投年齡門檻已下修到18歲,青年的公民參與逐漸受到重視,希望藉由下修投票門檻,讓50多萬的18、19歲青年人口一同參與政治,使青年有更多發聲機會。

過去,由於青年政治參與率低,且政府官員多由50歲以上者擔任,在政策制定上常忽略青年觀點。像是與學生最切身相關的課綱審查,會議裡面有校長、老師、專家甚至是家長等,但一直到2017年才有學生代表可以加入。

「世代間在許多議題上可能持有不同觀點,但學生的聲音始終被忽視,」林彥廷舉例說,在台灣認同方面,學生們希望強調本土觀點,然而在2014、2015年課綱微調卻爭論是否要中國化,但學生完全無法發聲。直到發動反課綱運動,學生上街抗議之後,終於才能加入討論。

民法下修18歲公聽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中)、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林彥廷(左三)。林彥廷提供圖/民法下修18歲公聽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中)、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理事長林彥廷(左三)。林彥廷提供

林彥廷也指出,許多青年政策多半圍繞著青年創業、就業等,但政府卻忽略每項政策,其實都需要考量青年角度。「像是在高齡社會中,除了幫助長者外,也需思考青年們的需求是什麼,」林彥廷舉例。

目前就讀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碩一的林彥廷,就曾率領自己籌組的青民協與其他青年團體,籌辦了2020總統候選人的青年論壇,讓三位總統候選人與學生們討論政見,包含能源、十二年國教等。林彥廷說,「透過對談,讓他們知道原來這些政策年輕人也在關心,這就是很重要的第一步。」

當18歲投票成真,青年參政已是時勢所趨。地方、中央政府已因應趨勢,紛紛成立青年諮詢委員會或青年局,邀請青年一同討論政策。「年輕人是可以成為解決問題那把重要的鑰匙,並不只是一個需要被保護的人,」葉大華相信,年輕人並不再是刻板印象中的trouble maker(麻煩製造者),而是能帶領我們解決青年集體困境的重要角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青年參政選舉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