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疫情超越日本、反中情緒升溫 韓國搭上屍速列車的三大破口

文 / 鄧麗萍    
2020-02-24
瀏覽數 42,400+
疫情超越日本、反中情緒升溫 韓國搭上屍速列車的三大破口
圖/韓國基督教徒於教堂為疫情祈禱。達志影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冠肺炎重創韓國,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確診人數已逾700例,成為中國以外最慘的疫區。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已把韓國疫情警示提升至第三級,和中港澳同列「警告」。五年前有過MERS教訓的南韓,為何這次防疫再度出現破口?

國人旅遊最愛去的日本及韓國,目前皆面臨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危機。正當日本疫情升溫之際,南韓的防疫防線也宣告瓦解,短短數日確診人數逾700例,已超過日本,成為中國以外疫情最慘重的國家。

隨著韓國確診病例激增、出現社區傳播,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於24日將韓國疫情警示提升至第三級:「警告」(Warning),提醒國人非必要時避免至韓國旅遊。而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已宣布將國家警戒調至最高等級,這是韓國繼防範H1N1病毒以降,近11年來首度出現紅色等級的國家警戒。

冷清的首爾塔。受訪者邱先生提供圖/冷清的首爾塔。受訪者邱先生提供

如今,南韓知名的觀光景點如首爾塔,變得冷清人稀,繁忙的仁川機場也有點空盪盪。剛從韓國旅遊回台的年輕人邱先生說,「當地人抱怨韓國政府防疫慢半拍,但對於疫情爆發的原因沒有很清楚。」

慶幸自己已返抵國門的邱先生說,當初原想取消韓國旅遊,但礙於家族旅遊、不忍爸媽失望,他只好硬著頭皮陪同,「我們抵達當地時,已發現情況不太妙,手機的警示簡訊不斷傳來,無奈我看不懂韓文,只想回家。」

「現在當地人對中國很反感,看見我們貼台灣貼紙時,態度才180度大轉變,」邱先生發現,隨著疫情大爆發,韓國人的反中情緒也開始升溫,愈來愈多飯店和餐館開始「自發性」限制中國人進入,計程車司機也拒載陸客。

韓國疫情的手機警示簡訊。受訪者邱先生提供圖/韓國疫情的手機警示簡訊。受訪者邱先生提供

反中情緒高漲,70萬人連署要求禁止中國人入境

旅韓作家、南韓首爾大學博士陳慶德指出,已有多達70萬人上青瓦台網站連署,要求政府禁止所有大陸人入境,這是文在寅上任以來第三多的連署,惟目前仍未見文在寅回應民意。

「過去中國政府祭出『禁韓令』,禁止陸客赴南韓旅遊、封殺韓流明星等措施,曾引發韓國人反感,但為了觀光和經濟,他們還能忍耐,」陳慶德指出,這次疫情卻是跟每個人切身安危有關,已點燃新一波反中情緒。

「疫情剛開始時,文在寅就宣布豪捐200萬個口罩給中國,結果現在韓國人也開始買不到口罩。」陳慶德指出,2月20日文在寅透過電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熱線,強調「中韓兩國共同防疫,中國的困難就是韓國的困難」,生氣的韓國人把它改成「中國的病人就是韓國的病人」,還把文在寅的名字改為「文罪民」(諧音),指責文在寅過於親中。

韓國疫情從2月21日開始瞬間飆升,新增確診病例每天以超過百例的速度攀升,截至2月24日,確診人數已破700例,死亡病例增至7宗,中韓兩國已成難兄難弟。(延伸閱讀:劉黎兒/日本疫情升溫、民眾反彈聲浪高漲,東奧停辦並非不可能!

有別於日本僅出現零星的不明感染源,韓國是大規模群聚感染,其中大邱的新天地教會成了超級傳播源,其次則是與清道大南醫院有關南韓記憶體大廠SK海力士、三星等大企業也出現員工相互感染,導致停工隔離。

韓國總統文在寅。取自@TheBlueHouseENG twitter圖/韓國總統文在寅。取自@TheBlueHouseENG twitter

全國淪陷,教會、醫院、軍營都爆群聚感染

2月23日,疫情更進入軍營感染!南韓國防部表示,確診軍人增至11例,共有7700餘人被隔離。據統計,韓國全國17個行政區都已出現確診病患,可說是全國淪陷。

過去的SARS對日本和韓國社會幾乎沒有什麼影響,面對新冠病毒疫情,韓國社會最容易聯想到的是2015年的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事件。

五年前,南韓就曾陷入MERS疫情,當時一名韓國人自中東返國,數十日後確診MERS,開啟了當地疫情,短短一個月內,死亡人數即高達31人,成為全球MERS病死率第二高的國家,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有了MERS前車之鑑,為何南韓對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失去掌控?

政大國關中心亞太所研究員蔡增家指出,疫情失控可歸納出三個破口,首先是,韓國並未禁止大陸觀光客。相較於台灣對中港澳採取嚴格的禁止入境措施,韓國面對疫情不斷升高,卻僅小幅度限縮陸客,埋下防疫漏洞。

其次是韓國各式大型地方教會林立的文化因素使然。這次的超級感染源是大邱的「新天地教會」,目前確診人數約458人,近萬名教徒被迫自主隔離,已有1200多人出現新冠肺炎症狀。有媒體擔憂,已爆發群聚感染的大邱可能會成為韓國的「武漢」。

蔡增家指出,韓國信奉基督教的人數在亞洲首屈一指,而韓國人在引進基督教義之後,卻融入了韓國薩滿教及朝鮮巫教的內涵,再加上韓國人的團體主義文化,每次聚會人數動輒上萬人,在狹窄的空間近距離坐在一起做禮拜逾一小時,已釀成疫情大爆發。

目前,韓國政府已要求大型教會停止聚會,改採網路聚會的形式進行。由於新天地教會被視為異端,導致許多人隱瞞自己是教友,更可能讓當局難以掌握疫情的擴散狀況。其中,大邱西區衛生所感染預防醫學主任23日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才坦承是新天地教會信徒身份,導致衛生所工作的50名職員立刻返家隔離,可能導致地方防疫工作出現漏洞。

2015年MERS疫情下的韓國街頭。達志影像圖/2015年MERS疫情下的韓國街頭。達志影像

團體文化盛行,大家輪流喝一杯酒、撈同一碗湯

第三個防疫破口則是韓國人的團體主義和飲食文化。蔡增家分析,「韓國公司的員工總是吆喝一起去吃飯,再加上韓國人的喝酒文化,常會輪流喝一杯酒,在疫情蔓延時,共用酒杯恐造成病毒快速擴散。」

事實上,過去南韓對MERS失去掌控的三大關鍵原因,包括韓國政府缺乏警覺性、資訊不公開,以及沒有對高度疑似病例做好嚴密管控,幾乎在這次的新冠病毒防疫中重蹈覆轍。陳慶德指出,「很多韓國人都在罵,為何政府沒有強制讓那位61歲的阿珠媽進行檢疫。」

事實上,直到2月23日,文在寅才宣布強化各項應對措施,必要時將下令各級學校關閉、禁止集體活動等。「原本我今天要飛到首爾參加畢業典禮,結果現在也取消了。」剛拿到博士學位的陳慶德指出,即將到來的3月開學季,有高達近7萬名中國籍留學生從中國返回開學,也將成為韓國政府一大挑戰。

目前韓國宣布各級學校開學日從3月2日推遲至3月9日,從中國返回開學的留學生,將強制進行14天的隔離管理,降低可能對校園與鄰近社區的影響。同時,南韓教育部也將勸導目前不確定何時可返回南韓、在南韓沒有住所,或無法取得簽證的中國學生,先行休學一學期。

面對每天飆升的確診病例數字,南韓的防疫漏洞究竟能否堵得住,避免搭上失控的屍速列車,恐怕全世界都在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韓國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口罩MERS日本中國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