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武漢人成全民公敵!恐慌蔓延助長霸凌,醫療人員、居民瀕臨崩潰

文 / 聯合新聞網    
2020-02-03
瀏覽數 51,850+
武漢人成全民公敵!恐慌蔓延助長霸凌,醫療人員、居民瀕臨崩潰
圖/一名武漢醫生在前往醫治病患前與妻子分離的畫面。取自@Imranba54120323 twitter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背負著吃野味爆發疫病罪名,全大陸都罵活該,死亡人數最多,第一個被封城,沒有足夠的醫療人員和物資,省市官員昏潰無能,定點醫院處處屍袋,馬路上有倒斃者,原本叫「九省通衢」的湖北省武漢市,現在靜得像個死城,近千萬人充滿著不安和焦燥。

封城前離開 500萬人變瘟神

1月20日武漢封城,在這之前,有500萬人隨著春運大軍流向各省。伴隨著疫情的加劇,他們成了一群「不被歡迎的人」。這個春節,武漢人經歷了歧視、拒絕、訊息洩露、舉報、甚至被驅趕、網路暴力,雖然也有善待,但更多的是冷漠和排斥。

一位武漢的小學老師連續3年去廈門過年,但這個春節,她因為感冒發燒,也因為來自武漢,整天拉著行李箱在廈門尋找可以收留她的酒店,即使醫院開具的診斷證明證實她得的不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還有從武漢去三亞旅遊的一家人,因為酒店不讓續住,大年初二那一天,他們除了在肯德基休息外,一下午都待在車裡,哪裡也去不了。

大量離開武漢的人,最深刻的三句話分別是「我們不是有意出來的,離開武漢時,我們並不知道疫情會這麼嚴重。」「我們也是受害者,我們只是想回家。」「武漢人的心理創傷,令人擔心。」

來自武漢的民眾門窗被鐵條封死。 取自twitter圖/來自武漢的民眾門窗被鐵條封死。 取自twitter

想回歸不得 被拉進流浪者收容中心

據《今天頭條》,武漢人朱迪1月15日去歐洲旅行,1月25日回大陸之後,武漢機場已關閉了,她坐了10幾個小時的火車,26日凌晨4點半趕到江西九江,想先住一晚,再通過長江大橋回武漢,但大橋已封閉。

沒想到接下來的七八個小時裡,被九江旅館一一拒絕。朱迪出不了城,也進不了店,只好向警察救助,警察帶她去了醫院,醫生證明她沒有染上「武漢肺炎」。最後,她被拉進了收容流浪者的收容中心。30多個小時後,武漢的朋友開車來接她,結束了悲催的流浪。

沒病硬被隔離 家門竟有車監視

23歲的吳晴是醫學系學生,當她於12月31日看到李文亮醫生微信截圖,以及感染肺炎病人的動態CT的片子,自己就開始戴口罩。但李文亮被官方通報批評了。直到1月19日,醫學院裡討論,哪個醫院很多病人高燒,醫護人員感染,很恐慌,自己就在醫院拍了CT,沒有任何問題。

回到山東老家,她聽到一些醫生被感染的消息,23日,她去了縣醫院做體檢。醫生聽說是從武漢回來的,量了體溫,是37.2度,立刻叫她隔離,在病歷上寫了「發燒」。

封城下的武漢。圖/封城下的武漢。取自Chris Buckley 储百亮twitter

就在吳晴自我隔離時,萬萬沒想到的是,後來,他的個人資料被泄露了。在一表格裡,有幾百人的訊息,從武漢回來乘坐哪趟車,身分證號,住址都寫得清清楚楚,包括姓名和電話。當天,有許多人要求加她微信,她害怕得報警。警方沒有來,警察怕自己被隔離。但她家門口多了一輛監視的車。她的感覺是,「自己被犧牲了」。

27歲的婷婷,19日去雲南旅遊,武漢封城後,她被當地接團的導遊丟包,經歷各種旅館的拒絕、漲價,一共打了115通電話,才找到落腳處。她說,別人對武漢人冷漠,我可以理解,有人在網上罵「武漢人去死,活該」,那只是少數。希望這種對立不要繼續下去,武漢人和其他省市人不要在恐慌中惡言相向。

大量接觸病患 武漢醫生情緒快崩潰

留在湖北的人,也不好受。孝感衛生所的李醫生已經快要扛不住了。李醫生12月21日接到通知,要對發燒病人進行特殊對待,自那時起他就一直處在焦慮中。最近一週他接觸到了大量從武漢返回孝感市的病人,醫院裡的醫生只有口罩,其他的物資都非常緊缺。外界嘈雜的訊息持續干擾,加之對未來的擔憂,李醫生每天都睡不著覺,「看不到前途」。

心理疏導志願者朱琳表示,很多武漢人目前都處在焦慮、恐慌的狀態中。因為在家無法出門,只能通過網路獲取外界訊息,大量訊息轟炸之後,尤其是夾雜著很多謠言和中傷,很多人長期處於精神緊繃中。醫護人員更是在對抗疫情的前線,工作負擔重、工作時間長,情緒被刻意壓制,無處宣洩。

武漢醫生在接觸大量病患後,情緒快崩潰。圖/武漢醫生在接觸大量病患後,情緒快崩潰。取自Imran baig白乐朋 twitter

心理援助團隊出手 提供免費遠端服務

朱琳和身邊的朋友一起組建了一個心理援助團隊,現在有大陸國內志願者600多人,海外志願者40多人,全天24小時在線,為武漢地區一線醫護人員及家屬、確診及疑似患者及家屬提供免費遠程心理疏導服務。

心理諮商師Joshua也表示,目前接觸的案例中,大多數求助者來自大型醫院的醫療人員,他們超負荷運轉,身體和心理持續處在強大的壓力之下,情緒失控甚至幻覺。也有因為看到了太多其他人的絕望和無助,自己也受情緒影響,也有人產生了某種絕望。

心理疏導志願者稱,不少求助的,都是一線的武漢醫療人員,他們持續處在強大的壓力之下,情緒失控甚至幻覺。摘自天天要聞網圖/心理疏導志願者稱,不少求助的,都是一線的武漢醫療人員,他們持續處在強大的壓力之下,情緒失控甚至幻覺。摘自天天要聞網

恐慌心理蔓延 抵抗疫情雪上加霜

身體疲憊、物資緊缺、情緒蔓延,很多人甚至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再加上災難面前,患者整體的恐慌苦惱、醫病之間的緊張關係,讓整個醫院氛圍趨向於極端。對於心理求助者來說,這些狀況營造出了「類似於末日的感覺」。

「過度的恐慌心理,會讓人原有的個人心理失去秩序,產生除了恐慌心理之外的其他的一些亞情感,很多負面情緒都會被激發出來,這些情緒反而會給抵抗疫情帶來副作用。」Joshua說。

疫情之下,在病毒蔓延的同時,負面情緒和心理問題也在蔓延,如果沒有專業輔助和救援,相關群體的心理創傷可能會永久留下。

本文轉載自2020.2.3「聯合新聞網」,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國壓力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