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街口再槓金管會!一次看懂顧立雄不爽什麼?

這次胡亦嘉踩了哪四條紅線?
文 / 林讓均    攝影 / 蘇義傑、池孟諭、林讓均
2020-01-09
瀏覽數 79,500+
街口再槓金管會!一次看懂顧立雄不爽什麼?
圖/街口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胡亦嘉(左)、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右)。池孟諭、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行動支付龍頭「街口」又踩紅線?2020一開年,街口支付就與金管會再度槓上,雙方攻防在本週進入白熱化階段,金管會證期局不僅於本週一到街口集團旗下的「街口投信」進行突襲檢查,週二甚至撂下狠話:「最嚴重可撤照!」

事件主角就是話題人物:街口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胡亦嘉。導火線則是街口醞釀多年,即將推出的「台版餘額寶」──街口託付寶。

昨天(1月8日),胡亦嘉舉行託付寶發表會,因為日前爭議,吸引電子與平面媒體蜂擁而至。胡亦嘉則有老爸、前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胡定吾出席助陣,不僅以行動力挺,還對媒體喊話:「年輕人不創新、金融業有何希望?」「政府要有肚量、勿阻攔創新!」

然而,看在金融圈眼裡,許多人頻頻搖頭。一位投顧董事長就直言:「民不與官鬥,街口行事太魯莽了!」

前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胡定吾(右)出席街口託付寶發表會,用行動力挺兒子胡亦嘉(左)。池孟諭攝圖/前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胡定吾(右)出席街口託付寶發表會,用行動力挺兒子胡亦嘉(左)。池孟諭攝

街口踩了哪四條監管紅線?

究竟這次街口又踩了哪些紅線?分析起來,街口讓金管會不爽的爭議點,主要有四個:

首先,產品還未核准上市,廣告就高調上架。

2020一開年,由張鈞甯代言的街口託付寶廣告,就高掛各大捷運站等醒目地點。1月3日,街口集團發出新聞稿,興沖沖表示要推出「託付寶」;胡亦嘉也在個人臉書上預告上線日期為元月13日。

街口大動作宣傳「託付寶」,但金管會還未批准,也還未掌握託付寶所連結的基金商品、保證收益機制的內容細節。

「先上廣告是不得已,但我們的確預估錯誤!」胡亦嘉昨日坦承,早已預訂好廣告上架期程,一延再延,就為了等金管會點頭。後來可能礙於合約,實在不能再延,因此在內部判定並不違法的情況下,先讓廣告上架。

由張鈞甯代言的街口託付寶廣告,高掛各大捷運站等醒目地點。林讓均攝圖/由張鈞甯代言的街口託付寶廣告,高掛各大捷運站等醒目地點。林讓均攝

第二條紅線,就是「保證收益」,而這是金管會最在乎的一點。

先打廣告的判斷,讓街口繼續踩了第二條紅線。因為,廣告看板上出現「1.5%年化收益率」「隨時提出免手續費」等敏感字眼,胡亦嘉臉書上更直接寫出「保證收益1.5%」。

依投信法規,投信不能約定或提供特定利益、對價或負擔損失來促銷基金;而從事廣告促銷,也不能有提供保證收益的話術,不管是直接或間接。

或許正因如此,在街口打出首波宣傳後,金管會證期局隨即在本週一率員到街口投信訊問相關人員、搜查事證。胡亦嘉大感震驚,當晚即發出聲明,嚴詞表示證期局的突襲檢查是「獨裁」、「令人無法接受」,並撤換集團指派街口投信的法人代表,以至於董事長高武忠喪失董事身分,無法擔任董事長,最後由本是街口投信副董的胡亦嘉親自代理董事長。

街口託付寶打出「保證收益」的廣告踩金管會紅線。池孟諭攝圖/街口託付寶打出「保證收益」的廣告踩金管會紅線。池孟諭攝

這一步,又踩了第三條紅線──公司治理。

週二,證期局副局長張振山曾說明,投信更換董事長必須開董事會決議,但街口投信並未召開董事會,就由胡亦嘉片面撤換母公司法人代表、代理董座,顯然內部正式流程都沒走完。

對此,已經在本週二拜會過金管會的胡亦嘉,態度顯得低調。

「金管會總是要給我時間找人吧!」他指出,最快將在本週五召開街口投信董事會,至於是不是會選他當董事長,他並不強求。事實上,就算街口投信召開董事會、選出董事長人選,也還要將結果送至金管會,由金管會認可董座的適格性,之後才正式准駁。

最後一條紅線,則是「負責任的創新」,胡亦嘉與金管會對此的認知,顯然沒有交集。街口的託付寶能否上路,很可能得先通過金融監理沙盒的考驗。

去年12月,金管會開放電子支付機構可以代收付、投資於基金商品,等於是打通了「線上金流」與「金融商品」的串接,這也正是中國螞蟻金服旗下餘額寶,之所以成為全球最大貨幣市場基金的關鍵。

託付寶兩大創新機制,恐須進入監理沙盒驗證

胡亦嘉對發展「台版餘額寶」充滿企圖心,也一步步實現夢想。去年3月入主華頓投信25%股權、去年5月將之改名為「街口投信」。到了11月,索性將原本的母公司名稱從「街口網絡公司」更名為「街口金融科技公司」,由街口金融科技投資「街口電子支付公司」、「街口投信」。(延伸閱讀:「台版餘額寶」未出生就陣亡!金管會勒令撤廣告

託付寶的運作,就是由具電支機構身分的街口支付連結銀行帳戶,用戶可直接透過託付寶將支付帳戶中的錢,拿來申購街口投信所管理的固定收益型基金;用戶也可隨時贖回基金、將錢即時轉回支付帳戶中。

但爭議在於,胡亦嘉訴求用戶可有1.5%的年化收益率,同時有下檔保護。為了同時做到這兩件事,他創造了兩個機制:「託付寶服務託管專戶」與「自動退場機制」。

所謂專戶,是由街口提撥2億資金至專戶,以確保投資收益不足時,仍能付給用戶1.5%的年化收益率;同時,投資績效超過1.5%的盈餘部分也會回到專戶中,擴充資金池。而自動退場機制,則是指專戶水位低於託付寶基金規模的0.5%時,就啟動自動退場機制,屆時用戶可拿回本金與1.5%收益,託付寶則營運暫停。

「街口要這樣搞託付寶,風險太高!」投信界高層分析,市場資金太寬鬆、街口又保證收益率,託付寶的基金規模要衝破400億元並非難事,然而,一旦超過400億,專戶水位就會低於基金規模的0.5%,不就要一切暫停、重來?況且,一家投信的資本額門檻也不過三億元,「有辦法應付規模這麼龐大的即時申贖嗎?」

胡亦嘉大膽創新的風格,多次觸犯金管會天條。池孟諭攝圖/胡亦嘉大膽創新的風格,多次觸犯金管會天條。池孟諭攝

胡亦嘉的「創意」,金管會還未買單,強調街口投信必須修改基金信託契約,才能與街口支付串接金流。此外,街口託付寶機制必須經過金融監理沙盒或試辦等方法來驗證,倘若貿然上路,最嚴重就是對街口投信撤照。

「不夠創新的事情,街口不做!」把這句話掛嘴邊的胡亦嘉,從2015年創辦街口支付以來,的確不時有大膽創新,但也不只一次觸犯金管會天條。前年就因為打廣告宣稱保證收益,被金管會警告;去年3月,胡亦嘉想兼任街口投信執行長,被顧立雄否決;去年11月,街口甚至被金管會一口氣裁罰三個案子,共罰180萬元。

胡亦嘉宣稱2020年將是街口集團的「金融科技生態元年」,但能不能做到?勇於破框卻給人「暴衝」印象的胡亦嘉,或許得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不踩紅線的創新與溝通之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街口支付金管會行動支付金融